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高清纪录片检索 更多
按类型检索

人文历史 | 人物 | 军事 | 探索 | 时政 | 社会 | 其他

个性小分类

历史秘闻 | 考古发现 | 皇陵 | 古迹 | 大清 | 慈禧 | 传奇人物 | 军政名人 | 武侠 | 将帅 | 二战 | 战争 | 宇宙奥秘 | 地理风光 | 自然 | 灾难 | 动物 | 科技 | 灵异未知 | 奇闻异事 | 揭秘 | UFO | 悬案 | 文物 | 航空航天 | 建筑工程 | 抗日 | 文明 | 事件 | 外交 | 文体明星 | 社会名流 | 体育 | 女性 | 娱乐 | 青少 | 改革开放 | 文化艺术 | 农业 | 经济 | 宗教 | 西藏 | 民族民俗 | 百姓故事 | 刑侦 | 庆典 | 经典纪录片   | 毛泽东 | 周恩来 | 邓小平 | 宫殿 | 民国 | 世博 | 干尸 | 希特勒 | 古墓

按来源检索

央视特别节目 | BBC纪录片 | 新影纪录片 | 央视栏目 | 探索发现 | 美国历史频道 | CCTV9特别呈现 | CCTV9历史传奇 | 经典人文地理 | CCTV9发现之路 | 地理中国 | 可凡倾听 | 音乐传奇 | 军事纪实 | 看见 | 深度国际 | 百战经典 | 第10放映室 | 见证 | 这里是北京 | 档案 | 行者 | 百战经典 | 经典传奇 | 记忆 | 重访 | 华人世界 | 走遍中国 | 老梁故事汇 | 真相 | 国宝档案 | 绿色空间 | 人物

按字母检索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

频道纪录片

央视精品纪录片 | CCTV-1 | CCTV-2 | CCTV-3 | CCTV-4 | CCTV-5 | CCTV-6 | CCTV-7 | CCTV-9 | CCTV-10 | CCTV-12 | CCTV-音乐 | CCTV-新闻

按年份检索

1949-1978 | 1979-1999 | 2000-2005 | 2006 | 2007 | 2008 | 2009 | 2010 | 2011 | 2012

热纪录排行 更多

陈庆港:镜头里慰安妇讲述的血泪史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03日 11:02 | 进入纪录片论坛 | 来源:

苦难的中国慰安妇

    在2005年首届国际新闻摄影比赛上,有一张照片描绘出了这样一幅场景: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双手遮着脸,满是斑点的两腿交叉而坐,我们看不到她的神情,看到的只是她的白发和细得惊人的四肢。这是以中国慰安妇为题材的照片中的一张,它在比赛中脱颖而出,获得社会生活新闻金奖。

    它的作者叫陈庆港,目前是杭州一家媒体的视觉总监。

    为了拍摄这组照片,陈庆港做了充足的准备。2004年一年,他都在全国大海捞针似地寻找幸存下来的慰安妇,请她们站出来讲述历史,并用自己的镜头为她们记录下生存现状。目前,陈庆港正要把其中的故事汇集成书。八月初,这本名为《血痛》的描述中国慰安妇经历和现状的书,将现身于全国各大书店。

    7月29日上午,陈庆港接受了周末报记者的采访。

“我能等到他们道歉的那一天吗?”

    采访之前,记者收集了一些陈庆港的资料。在拍摄慰安妇之前,他曾经用很长的时间拍摄过一组照片《无法愈合的伤口——侵华日军细菌战遗祸调查》。他向记者述说了拍摄慰安妇的初衷:“两三年前我就已经做了大量准备,那时我就在琢磨,她们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呢?她们的生存现状又是怎样的呢?很多问题围绕着我,我决定走近她们。”

    “我通过一些途径拿到了曾经当过慰安妇的妇女的名单,看着那串名字,我的心里有着一种无法言说的痛苦。”陈庆港坦言道,“我去了好多地方,都是当年遭日军铁蹄践踏的城市或者偏僻乡村,像海南、上海、江苏、湖北、山西……最后,我把目标定在了山西和海南,因为那里的慰安妇愿意站出来诉说她们的苦难。”

    对于寻找慰安妇的过程,陈庆港并不愿意细说,他只是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困难当然是有的,难度和内容都超过了我的想像,但是这些都不重要,最后结果是找到了。”

    “她们的平均年龄在八十五岁左右,小一点的七十五六岁,基本都患有疾病,除了妇科病,就是伤残病,病重的也没钱治疗,就只能在家等死。她们有的结婚生了孩子;有的就是一个人,因为身体受到摧残不能生育,就领养了孩子养老。”

    “在她们十几岁正当青春年华的时候,非常不幸地被日本人抓去,沦为倾泄性欲的工具。白天她们被逼着在慰安所干活,晚上日兵就跑来轮奸她们,最多时一晚要接待二三十个日兵。由此,她们伤痕累累。”陈庆港的声音越发低沉,他点燃了一支烟。“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几乎所有的老人都一边讲述自己的苦难,一边用干枯的双手擦拭眼角的泪水。而后,她们都会拉着我的手问:‘他们什么时候能向我们道歉?我还能等到那一天吗?’听到这些话,心里确实难受啊。”陈庆港深深地吸了口烟,沉默了起来。

评 论

登录 | 注册 我要评论

内容 

验证码: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