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库专题央视精品顶级首播走近真相纪录30分CCTV9

透过艺术的三棱镜看《神鹿啊,我们的神鹿》

孙曾田纪录片名人工作坊 央视网 2012年02月27日 10:36 A-A+ 二维码
扫一扫,观看精彩纪录大片

原标题:

吕新雨对话孙曾田                         

 (一)
吕:从你在大会上的发言看,发现你原来是个很谦虚的人,你看书的面似乎很广,对现在电视圈里很多人不太关心的事有自己特殊的兴趣:关于世界文化的问题,关于文化命运的问题。
所以你做纪录片一直有这样的大的文化背景在里头,从《最后的山神》到现在这个《神鹿啊,我们的神鹿》。

孙;我以为纪录片人最重要的素质就是有社会责任感,文化责任感。现代商业社会让人过多地关心身边的蝇头小利。纪录片人应该关注与思考那些人类生存与文化命运的大问题。其实它与每个人都有关。拿你掌握的纪录片表达自己的思考。纪录片不但要“真实”,更要深刻。
     
这个“神鹿”的片子就是我思考的结果,、思考的表达。题材是一个鄂温克女画家从山林里走出来,考到民族学院学油画=然后到出版社当编辑,觉得溶不进汉文化圈,就辞职回山:林了,我就从这里开始的。

吕:就主题来说,如果仅仅是表现一个人的奇特的命运,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意义:而现在片中人物已经不仅仅是她个人的命运,而是一个民族命运的象征和折射。

孙:对。我对朋友说,如果说一个女人感情坎坷,嫁得不好,这大多了,有的比她悲惨得多了。而她的命运不是个人悲剧,反映了一个民族文化的悲剧。她这个人本来属于自己的民族文化圈,进入城市后又进入汉民族文化圈,文化不同造成一种灵魂失去家园的命运悲剧。:整个人类文化现在都有这种征兆,所以也想通过鄂温克的小文化来放大文化的问题。神鹿是一个文化符号,是一个象征,神鹿最后死了,象征文化的没落。

    我实际上是关注这个鄂温克部族,比一个民族小,比一个部落大。我是把它作为一个人类学、民族学的文化单元来看的。我实际上拍了三部曲,头部是《老人与鹿》,表现老一辈人的。民族本身的文化形态;第二部就是这个“神鹿”’,表现这种文化形态受到外部冲击时的心灵痛苦;还有一部表现他们民族里出来的一个作家,通过他来阐述面对大文化对小文化的覆盖与冲击所持的态度。三部曲之后,我还想接着拍下去,取了一个总名字,叫“一个部族的最后历史”,我关注的是文化生态。这个词是从自然生态借用过来的,自然生态里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应该有称为生物的多样性,有青松也有小草,大自然才是和谐美好的,我们都认识到要自然生态,但是没认识到要保护文化生态,保持文化的多样性,现在的趋势是大的文明在消灭小的文明,现代文明就是这样的。有一天世界都成一个模样,都吃快餐,开汽车,打电脑……就可悲了,我觉得纪录片应该成为人类的自省,文明的守望者,提醒人类思考怎么样向前走。

  • 央视纪录片
  • BBC 专场
  • 美国国家地理专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18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