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库专题央视精品顶级首播走近真相纪录30分CCTV9

在日本查资料

《甲午》幕后 央视网 2015年08月11日 11:54 A-A+ 二维码
扫一扫,观看精彩纪录大片

原标题:

薄涛 ( 家在东京 )

【《甲午》总导演胡劲草:住在东京的薄涛是《甲午》摄制组微信群“日语翻译小组”的核心骨干。有了她在手机中的存在,就是随身带了本日语翻译字典,我们只需随手一拍,“波涛妹妹,这是什么意思?”瞬间我们就会收到答复,“稍等,马上把翻译发过去。”同时,她还提供高效的史料查询工作。“波涛妹妹,可能要麻烦你再去一趟东京国会图书馆,找一本书,翻拍第几页,再翻译过来⋯⋯”。好了,听波涛给我们讲在东京查资料的故事。】

1、特别史料获取的程序

史料获取过程中,特别想向大家汇报的是:查找一些不完全公开史料时,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在手续上的特别之处。

国立国会图书馆为方便我们现代人查阅百年前史料,已经把当时的书籍、杂志、历史人物的官方文书、私人信件、作品、照片等等,采用现代技术或是制作成幻灯片、或是影印、或是整理翻印成书籍了。

像《伊藤博文关系文书》、《齐藤实关系文书》这样的书籍是收藏在宪政资料室里。这里是收藏近代日本政治家、官僚、军人的相关文献,包括文件、个人著作、书信,日记,照片等等。除了日本的宪政资料,还有日本占领关系资料和日本移民关系资料。公开状态属于不完全公开。

 薄涛没有留下工作照,特提供一张摄制组工作照,在日本外交档案馆拍摄《马关条约》原本 

进入这个房间查阅资料,要出示身份证明并填写申请书。当时我提交了在日本的驾照和外国人在留卡(外国人混在日本的两个重要身份证件)。工作人员复印了上述两个身份证件,留下了我的电话和家庭住址,并询问了查找目的。我回答说:“为写论文收集一些资料。”在申请书上,这位工作人员让我填写了:论文研究。(我不是要故意隐瞒摄制组,我是觉得:无论是谁,能查到这里,绝对是一些真心学以致用的人,以摄制组目前涉及资料的深度,不比资深专业研究人员的学术论文差,所以,我也就理直气壮地说了这个理由。)

宪政资料室的东西只能在这个小房间里查阅,不允许拿到图书馆的阅读区去阅读,而且,不是所有资料都可以复印带走的。很庆幸,我们的资料属于可复印范围。另外,允许个人读者翻阅的资料也不是原版,而是原版资料的幻灯片或是影印版,或是由专门部门整理后的版本。

当时,工作人员给了我三卷胶片,询问我会不会用眼前的这个机器。我说,没用过。看机器上的英文,我也只能叫它胶片扫描机了。他便一边讲解一边示范起来,帮我找到具体卷宗的大概页码附近。这位工作人员是位块头很大的男士,整个接待中略带着浅浅的微笑,细声细语,态度谦虚。

在日本下关“日清议和馆”拍摄马关谈判会场陈列室

在日本下关“日清议和馆”拍摄马关谈判会场陈列室

在翻译过程中,有古文看不懂,找日本朋友帮忙,因为他们知道我平时翻译的大概领域,也有家庭之间的私交,就直接问我为啥突然翻译这个(我觉得,他们很敏感)。一番解释后,他们开始担心:如果我再多跑几次宪政资料室,恐怕要被怀疑收集情报(他们认为,查个资料要备案身份证和家庭住址,有点恐怖!)最后,建议我少去几次。这种程度的调查研究,不会涉及任何国家秘密的,我知道这仅仅是出于一份朋友的关心。日本人之间的交往都是君子淡如水的,更何况对我这个外国人呢,能给我这个建议,也是一片真心,谢过他们。至今《甲午》摄制组的进展我也一直与他们分享着。不过,从这件事上,我也真正觉察到了:我的这两位日本好友不愿触碰战争历史,哪怕仅仅是文字上的。

2、 找寻《军舰松岛之纪念》的查找过程及心境变化:

因为它是1912年出版的,已经过了保护期,国立国会图书馆也已经在网上公开了。只是公开版本的清晰状况,实在不能让摄制组满意。无论是文字也好,插图也罢,不清楚的地方太多。特别是插图,黑乎乎一片,根本看不清。所以,摄制组想继续寻求原版,期待能入手彩色印刷版。

 黑乎乎的《军舰松岛之纪念》影印版

黑乎乎的《军舰松岛之纪念》影印版

于是,按照摄制组的指示,我又跑到东京国立国会图书馆,向工作人员提出,我需要翻阅一下电子资料的原本!接待我的工作人员态度很亲切,立刻帮我做进一步的细查,看看这本书如何借出,让我稍等片刻。

稍等片刻的结果是,我需要到另外一个楼层的一个专门的询问处,去咨询一下!(我真是心里窃喜呀,都网上公开了的电子版的东西,我还要翻看原版,手续再繁琐一些,也是情理之中啊,能够受理我的请求,就是好兆头!!)

随后被告知:这本书的原版被保存在京都府的关西分馆里面,但也不是不可以借的,一般情况下图书馆会负责把书从京都调配到东京来,发生的费用由图书馆负责,我只需等待几日。(此时开心的不得了)

负责跟京都分馆联络的工作人员立刻往京都打了电话。询问结果让我们失望了:这本书实在已经不适合借出了,1912年出版的书,纸张状态、装订的情况都经不起折腾了。我又很不舍这个机会,继续跟他闲扯了几句,问了问,在图书的管理上,这类书籍,会怎么处理?(有点儿夸张地秀出一副相当关切的样子,其实,也是真心关心)这位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会像保护出土文物一样,做一些技术上处理,这些书籍是留给后人的财富!那凝重认真的表情,顿时把我打回小学生坐在课堂里听老师讲课的样子。我也谦逊地回复他:谢谢你,今天真的让我长见识了。

临离开时,他一直表情歉疚地跟我说,“对不起、不好意思、谢谢我理解他们工作”之类的话,你可以理解为业务性微笑、程序化语言,但是交谈中的几句话,让我心生几分敬意。

2014年12月2日,翻了一天的资料,从国立国会图书馆出来,瞬间满眼的蓝天、金灿灿的银杏叶,舒服啊!更开心的是,包包里那份入手的资料。

国立国会图书馆门前的银杏树

国立国会图书馆门前的银杏树

 

 

 

  • 央视纪录片
  • BBC 专场
  • 美国国家地理专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CCTV.com - ERROR

Բ𣬿ԭ޴ҳ棬Ժԡ

ҳ3֮󽫴صҳ

CCTV.com - ERROR

Բ𣬿ԭ޴ҳ棬Ժԡ

ҳ3֮󽫴صҳ

CCTV.com - ERROR

Բ𣬿ԭ޴ҳ棬Ժԡ

ҳ3֮󽫴صҳ

CCTV.com - ERROR

Բ𣬿ԭ޴ҳ棬Ժԡ

ҳ3֮󽫴صҳ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