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关于英国的采访,有三个重要的博物馆在我们的拍摄内容之列,尽管我们提前了半年开始预约,可是问题似乎总是在临出发前的那几天冒出来的:大约是出发前一周,三个博物馆几乎不约而同地要求我们把一份保额500万的公共责任险传真给他们,有了这个,再加上每个博物馆各自的拍摄合同,他们才能为我们最终确认具体的拍摄时间。

    天啊!什么是公共责任险?去年在伦敦的时候我们也拍摄了博物馆,却并没有遇到这个问题。当组里的英语外联董俊把一封封言辞越来越紧迫的邮件转发给我,并且警告我说,如果不能及时将公共责任险传真对方,对方会拒绝采访的。公共责任险如何购买?需要多少预算?博物馆可不可以代购?不知是不是为了避免广告嫌疑,对方全不作答。只是固执地坚持,我们必须将保险传真过来。

    我打电话问过了中国的几大保险公司,没人知道这是什么;问外资的保险公司,他们也答不出个所以然,我甚至问了瑞士再保险公司的朋友,朋友经过调查后明确告诉我,中国境内的所有保险公司都不能替你做这个保险,你必须在当地购买。

    出发的时间一天天临近,我们与旅行社共同设计好的行程路线基本敲定了,这时候,如果拍摄计划再有一点点变动,相应的酒店、其他的采访内容都将随之改变,而英国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改变计划。如果发生改变,可能意味着取消。

    英国的博物馆一天天地催促着我们,公共责任险却实在难以落实。伦敦博物馆甚至已经答复我们:计划的拍摄时间已经很近了,因为你们不能传真公共责任险,我们已决定不安排此次拍摄。

    中国人的道理在老外那似乎难以讲通。眼看着伦敦博物馆的采访就这样泡汤了,后面的两个也是岌岌可危。大伙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总导演祁少华在微博中感叹:我们太缺少境外拍摄的专业人才了!我看了,点感到惭愧。嗨!不知该怎么办也得办啊!

    急忙之中我忽然想到了经济频道的《货币》剧组,导演李成才老师曾经是《大国崛起》、《华尔街》的主创者,他在国外拍过很多内容,一定有经验。一通电话过去,我从李成才老师那得到的信息是:在国外,公共责任险确实是拍摄文物级的内容所必需的,人家即便没有要求你都必须要买,原因是我们的拍摄设备复杂沉重,操作过程中稍有磕碰,人家的东西我们根本赔不起。至于这公共责任险到底多少钱,在哪买,李老师也说不清。因为资金力量雄厚,他们有专业的国际制片来做这件事,这事在国际制片那根本就是件跟出差买火车票一样简单的事,用不着总导演操心。李老师告诉我,他大概记得曾经在英国拍摄一个名人故居,类似于城堡一样的大庄园,大约拍摄了七天的时间,上了2000万英磅的公共责任险,保险费用约合人民币两万元。

    董俊在那些日子,每天打开邮箱的时候都战战兢兢的,关于公共责任险的事情她不敢给人家正面的回答,但又怕拖着不答复,人家会干脆拒绝我们的拍摄。每次收到这样的邮件,她都会打电话问我如何答复,我想出各种拖延的理由,尽我所能地拖延一天算一天,但心里又像悬着个定时炸弹一样,担心某一天,人家明确拒绝我们的拍摄要求。

    那一周,我使劲搜索脑海中所有我认识的可能有涉外拍摄经历的人,廖晔老师有幸成为我的第二个指路人。打电话给廖老师,廖老师也说,公共责任险是境外拍摄必须的,上次拍摄没有被查到纯属侥幸,我们不能做守株待兔的事。廖老师给我推荐了一个在北京工作的国际制片。董俊联络之后的答复是,因为任务相对简单,对方的工作以小时计费,每小时一千元人民币,保险费另计。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对方答应替我们购买境外公共责任险,他的工作酬劳是2500元人民币。

    不知是幸或不幸,也许因为时差的关系,反正在出发前我们没有再收到拒绝采访的通知,怀着忐忑的心情,我在微博上留下一条“公共责任险尚未搞定,我们出发了……”,就准备出发了。

    登机之前,正准备关机,董俊来电话了,国际制片说,公共责任险约合7万人民币,如果我们同意购买,请立即付钱给他。

    我记得李成才老师告诉过我,他拍摄那个名人故居的保额是2000万英磅,保险费用约2万元人民币,这7万元的保费跟我们预想的相差实在太大了!但是如果我们不买,博物馆就不能拍摄,还是损失!我也不知该怎么回复。我告诉董俊,不要回复他我们是否购买,就说我们已经登机了,手机关机呢。

    嗨!7万元的保险费严重超预算,我们因此放弃拍摄吗?

    纠结啊!

    ……

    飞机达到希思罗机场的时候是当地时间星期天下午四点半,一下飞机,我就向导游咨询公共责任险的问题。也许因为专业性太强,导游并不清楚这项保险,他把他为游客购买旅游安全险的保险公司推荐给我,让我问问。偏偏这是周日的下午啊,在英国,没有人在这个时间办公。我请翻译帮我浏览了相关保险公司的网站,没有获得我们需要的信息。

    难道我们苦心等待半年之久的采访真的要泡汤了么?

    夜不能寐。

    第二天,是英国的周一,我们原计划的拍摄内容是伦敦博物馆,但出发之前遭拒。如果后面两个博物馆也遭拒的话,整个英国的拍摄内容将减少一半,那我们花那么多钱来英国干嘛呢?我不成了浪费组里的经费的罪人?责任太大,心里实在忐忑!

    祁导永远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要不是在微博中看到他的感叹,我还以为什么事都不会让他着急呢。

    这时候,他有点像战场上的将军,不慌不忙地说,反正来了,我们还是按原定计划去伦敦博物馆看看,佳能5D相机可以帮我们完成一部分拍摄,同时袁博和翻译杨悦抓紧落实公共责任险的事情。

    整个上午,祁导和摄影师王琥用佳能5D完成了部分拍摄,我和翻译杨悦留在车里不停地打电话询问公共责任险的事情。看来这个保险真的很小众,大多数的保险公司都不知道这个险种。还是翻译杨悦比较有办法:她先上网检索英国最大的保险公司,然后打电话咨询,这样,五六个电话打下来,居然有了眉目。在对方的指导下,我们找到了相关的网页。我跟杨悦说:“这是急事,咱们问问他公司地址,直接上门办理吧?”

    杨悦摇头,“在英国,即使保险公司就开在你家隔壁,人家也不接待你上门购买的,必须通过网页下单。”

    这时,董俊的越洋电话打来了,伦敦时间上午十点,大约是北京时间下午五点吧?董俊焦急地跟我说,那边的国际制片下了最后通牒:如果我们不在二十分钟之内付款给他,他不再负责帮我们办理这份公共责任险了。

    这时候,我的感觉轻松多了,二十分钟,我这边差不多也可以办理了,先不回复!

    再次通过电话咨询了相关问题之后,我们下单了,最后居然是用我的中银信用卡结账付款的,整个保险费用约合人民币不到5000元! 回溯整个过程,其实也完全可以在国内购买的,只不过我们在国内的时候没有想到用这个办法来找保险!

    完成付款后,我的心情无比阳光灿烂,短信回复董俊:“可以不理他了。”

    祁导得知我们终于以不到十分之一的价格完成了这份让人睡不着觉的公共责任险,还是一副不显山不露水的模样,淡淡来了一句,“回国后,我们可以代理国内所有境外拍摄的公共责任险。服务费一万。”

    算是一个小小的胜利么?现在还不敢享受这份好事多磨的喜悦,没有最终落实好接下来的那两个博物馆,还是不踏实啊……

    现在,《环球》组的境外拍摄已告一段落了。回想整个过程,从着手准备出国开始,到在完成拍摄回国,每一天,几乎都有我们不曾预想到的情况发生,一件事情的变化,可能要牵动相应的一堆事的变化,稍有考虑不周,就可能酿成大错。就像是摸石头过河,反正这河,被大家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过来了。 所有应对得了和应对不了的问题,都被我们一一应对了!

    剧组像贝壳里的珍珠,在磨砺中渐渐绽放出光彩。而每一位编导,在自己所经历的挫折与收获中渐渐积累出经验。愿在不久的将来,随着国内纪录片题材的国际化,我们的这些涉外拍摄经验仍能够有机会被其他的同事们用上、被他们丰富,被越来越多的同事,越来越多地用上、并越来越多地丰富。(袁博)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