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库专题央视精品顶级首播走近真相纪录30分CCTV9

《最后的山神》的创作谈:从题材到主题的提炼与升华

孙曾田纪录片名人工作坊 央视网 2012年02月27日 10:40 A-A+ 二维码
扫一扫,观看精彩纪录大片

原标题:

      《最后的山神》的创作,从选材到确定主题到最后编辑成片,有一个由浅入深,提炼和升华的过程。

      刚开始报选题的时候,我是抱着猎奇的心态。从小在北方牧区长大,又因为从小学画画,对于少数民族的生活有着特别的欣赏。 这时我对题材的认识还是停留在想象层面。

      到了拍摄地,随着前期采访的逐渐深入,我了解到更多的情况。我发现,事实与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所想象的是他们过去在山林里游猎的生活,甚至是艺术化了的生活。但现在鄂伦春民族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政府为鄂伦春民族安排了定居,鄂伦春的年青人都下了山,开始了和我们没有多大区别的现代化的社会生活。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开始有些慌乱,继而考虑:是继续表现猎奇的内容,单纯地展示他们的民族风情,还是去表现我所看到的这些更真实的现实呢?这时,我意识到,作为纪录片创作人,必须面对社会的真实!思考再三,我认为应该去纪录真实的生活和社会变迁。这样,我的创作意识从之前的想象层面进一步推进到了纪实层面。

      随着前期采访的逐渐深入,我又再次面临选择:老一代与年轻一代鄂伦春民族对定居生活的态度截然不同。我看到了老一代人热爱山林生活,年轻人则放弃了原有的山林生活而向往现代化的生活。创作的常识告诉我,对于这两种状态 ,在对照表现时,不可能平均篇幅的表现。那么,哪一头应该作为重点呢?如果作为新闻,我认为应当以表现面向未来新的一代为重点。但我还是选择了以老一代的鄂伦春人作为表现主体,年轻一代作为辅助对照。主要是基于以下几点考虑:第一,老一代的生活将要消失,因此纪录老一代更有珍贵性,而纪录片有义务把行将消失的东西纪录下来;第二,我个人也对民族传统的生活与文化有天然的兴趣。

      到这一步,我的思路从最初的简单的想表现这个民族的民俗风情,深入到表现这个民族所面临的变迁和矛盾。再进一步想,表现鄂伦春民族在时代里的变化,也不能是表面的纪录变化,应在更深层次上,进入精神和文化的层面。鄂伦春民族的文化传统、文化精神包括很多方面,但我选择哪个方面?哪个角度呢?最后,决定表现老一辈鄂伦春人敬畏自然的精神。很多观众大概会认为,狩猎民族是猎杀动物,那就是破坏自然。但实际上他们是敬畏自然,他们狩猎像农人种地,取得衣食,同时也保持了自然的循环,他们绝不会像商业社会一般贪婪无休止地狩猎。比如,鄂伦春民族从不打怀孕的鹿,多年来,他们也从来不因篝火而造成山林火灾。他们居无定所的游猎方式也使他们的打猎不至于造成局部环境失衡。

      事实上,选定敬畏自然这样的主题,我有一个考虑:影片要有当代视角,要与今天的社会现实相对照、相呼应。主题要具有普世价值。那么,哪些东西是今天人类最关心的课题呢?我想,今天全人类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正是环境问题,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这个“敬畏自然”的主题恰恰是我们社会所面临的重要课题,能够与今天的人类生活达到很好的对接——人类不可能不索取,索取是必然的,但是索取一定要在平衡的基础上进行良性的循环,这才是正确的发展道路。

      纪录片拍出来,不是为了放到博物馆,而是要传播,让今天的观众看到片子有所触动、联想,只有这样才能使观众产生共鸣。

      因此,《最后的山神》的创作过程,我最大的体会就是题材本身是客观存在的,但纪录片创作者一定要主动去开掘影片的主题。同一个题材,可以开掘出的主题会有很多种。《最后的山神》不是重大前沿题材,但这部片子之所以能有幸在国际上获奖,受到广泛的好评,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正是影片的主题——影片所表现的生活是边缘的、陌生化的,但是影片表现的主题并不边缘,而具有普世价值,它与全人类面临的困惑的命题相关。影片的主题表达超越了题材本身的纪录。换句话说,就是生活是原始的,主题是当代的,生活是昨天的,主题是今天的。

      当然,纪录片的创作,实际上是一个动态的对于生活的认识、学习、思考的过程。思考的阶段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同,对影片题材的理解和把握也不同。题材仅仅是材料,是开掘主题的材料,是一块未雕琢的石头。创作者最重要的工作是对于生活的认识、思考,提炼主题,表达思想!

     

     

  • 央视纪录片
  • BBC 专场
  • 美国国家地理专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18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