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库专题央视精品顶级首播走近真相纪录30分CCTV9

任学安:别奢谈跨越 别轻言中国模式

任学安纪录片名人工作坊 人民网 2011年11月08日 15:44 A-A+ 二维码
扫一扫,观看精彩纪录大片

原标题:

  “尽管中国很多人通过公司赚了钱,但并不清楚公司是什么,而现在他们又面临着传承问题,有人就非要把公司传给自己的儿子,但基因可以传,才能怎么传啊?”纪录片《公司的力量》总导演任学安接受记者专访时说。

  2010年8月23日,《公司的力量》在央视2套黄金时段播出。该片的制作团队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到了欧亚美8个国家,深入50余家世界级公司,采访了170多位资深学者和商界领袖,以影像讲述了“公司”这个组织的前世今生。

  美国经济学家德隆的一项研究表明:人类97%的财富是在过去250年——也就是到公元2000年以前的250年间的0.01%的时间里创造的。

  带来这250年财富迅速增长的机制,就是市场经济。而公司组织,正是市场经济的基本细胞。

  “中国的现代化历程是从1840年之后开始的,真正走上市场经济轨道也就是最近的30年,但这个过程在英国跨过了300年的历史。所以中国现在是先进与落后,自发与自觉的混杂状态。当我们还不清楚公司是什么的时候就已经在办公司了,现在应该回过头来补上这一课。”该片制片人周艳说。

  学习避免前人的错误

  在世界各国的公司高速发展的19世纪末到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正值战争和政治运动频仍,公司的命运不断夭折,直到改革开放才步入正常,1992年中国确立市场经济的体制,199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颁布,公司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主体的法律地位才得到保障。

  记者:在中国,公司的命运多舛。

  任学安:中国公司的发展坎坎坷坷,那我们呼唤的是什么呢?是别瞎折腾,一心一意地往前走。首先公司要有一个稳定的土壤,然后是有规则的土壤,才可以进行充分地自由创造。

  记者:今年富士康公司连续十多名员工自杀的事件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你觉得公司在进化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可以避免吗?

  任学安:在西方,公司早期原始积累已经付出了代价,人类已经交过学费了。就是我们片子第四集《进步之痛》中所反映的,在库尔曼镇,公司让员工都住在一起,没日没夜地加班,但是工人活着不是为了工作,工作是为了更好地活着。那个时候的企业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结果引发了一系列的冲突事件,付出了血的代价,之后才慢慢建立各种保障制度,让工人的生活更有尊严。如果我们今天的公司还要走那种原始的道路,再犯同样的错误,就是无知了。连历史都不尊重的企业家能成就伟大的企业吗?只有充分尊重员工的企业,才有希望。把员工当奴隶,当雇佣机器,怀揣这样心态的公司,是没有希望,没有创造力的。

  别奢谈“跨越”

  “一个过分受到国家保护的经济,是不能得到持续发展的。”法国里昂第二大学教授皮埃尔·道克斯对着纪录片摄制组的镜头说道。

  1991年,拥有众多产业门类的芬兰百年老字号诺基亚公司曾陷入危机,濒临破产。然而10年后,它却成为年销售额超过300亿欧元的世界知名企业。这个骄人业绩得益于1993年芬兰政府宣布取消对外国公司的持股限制。经过一系列股权转让,到2007年时,诺基亚的股权结构中芬兰只占了9%,诺基亚不再属于芬兰,却为芬兰贡献了国民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

  一个经济体,究竟应该多大比例地开放市场?从计划和管制中走出来的新兴市场国家,各自小心翼翼地寻找着那个平衡点。

  记者:全球化的进程在加快,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民企和国企应该怎样去应对?

  任学安:股份制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我们的国有银行改革也吸引了全球的资本。比如工行、北京银行、农业银行,H股和A股全球同时发行,吸纳了国际资本。

  国资委的一个副主任接受我们采访时就说,国企改革有一个目标就是投资主体的外部化,就是要让外国的资金能够进来,打破原有的一股独大。我们现在正在做,还是一个时间问题。

  记者:你在拍摄过程中接触了很多国内和国外的公司,会不会感觉两者差别很大?

  任学安:福特公司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经历这次金融危机,差点倒下去,但一头倒下的大象,仍然是伟大的。当我们去接触丰田公司的时候,觉得面临这么大的一场危机,它可能不行了,但它居然能挺过来。而现在中国的企业,如果没有政府强有力的支持,哪家能承受这样的危机?问题的实质是什么呢?成就一个伟大的公司,是需要时间的。“快速发展”,“跨越式发展”,我们前几年看这样的报道太多了。但真的能“跨越”吗?现在来看,那些追求“跨越式发展”,“高成长”的行业,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不能太急功近利,别奢谈跨越。就像最近报道的紫金矿业,当初是爆炸性的成长,但最终报复性地出现问题。

  记者:中国的很多公司还是小作坊式的吧?

  任学安:对,我们有很多发明,就攥在自己手里,不能变成生产力。抱在怀里永远只能是你的,创造不了什么价值。但是如果你开放了,它就不只是你的,也是社会的。公司这种组织的优越之处在于,集中社会资源,所以要让这些创意通过公司来实现,它能把陌生的人聚集在一起,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奋斗。

  记者:公司作为一个利益组织,如果我们去公司工作,即使不是股东,也是这个利益组织的一部分?

  任学安:对。公司是人的组织,每个人都是这个组织的有机部分。人的才能和积极性不能调动起来,这个组织就是僵硬的,没有前途的。

  别轻易谈“中国模式”

  记者:做财经这么多年,你认识很多做公司的人吧?

  任学安:对,一些开公司赚了钱的老板并不清楚公司的前世今生。连公司是什么都不知道,突然就面临着公司传承,怎么传?有人非要把公司传给儿子,那就世袭嘛,能传几代?财富可以往下传,公司的管理权却是不能往下传的,这是常识。500亿的公司给哪个儿子是你的权利,但也要考虑他有没有驾驭这500亿的能力。

  记者:你指的是民企还是国企?

  任学安:中国民企国企都存在这个问题,只要有绝对的权力,就敢去办绝对的事情。

  (制片人周艳补充道:我们采访福特公司,他们说家族传承是他们的传统,保证了这个品牌的忠诚度,但他们和所有的企业一样,都需要现代化。虽然是家族企业,但很早就引入了经理人制度,随时可以更换CEO,福特家族有人才也可以去做CEO,没有就从外面引入。也就是说,虽然是家族企业,但已经拥有了现代企业制度,这是最重要的。)

  记者:片中好像回避了2008年经济危机,这次危机中国不少公司企业能躲过去,有人认为是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优越。

  任学安: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中国躲过去了,一定有独特的条件和环境。但是就此就说谁比谁优越我觉得有点早。很多人包括国外媒体都在鼓噪“中国模式”,但是中国的领导人非常清醒,就是不接招,不谈“中国模式”。

 

 

  • 央视纪录片
  • BBC 专场
  • 美国国家地理专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18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