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库专题央视精品顶级首播走近真相纪录30分CCTV9

《幼童》背后的故事:两个家族的百年友谊

胡劲草纪录片名人工作坊 cntv 2012年03月06日 10:36 A-A+ 二维码
扫一扫,观看精彩纪录大片

原标题:

  亨纳斯(HINNERS )是我们至今为止寻找到的惟一一位当年幼童在美国时寄住家庭的后裔。他的外曾祖父叫尤金 哥登尔(EUGENE GARDNER),是麻省春田一位著名建筑设计师,当年中国留学事务大楼就是由他设计的。寄住在GARDNER 家的幼童是唐绍仪和梁如浩,他们后来一人成为民国第一任总理,一人成为铁路总长。

  2000年,HINNERS 在美国出版了他写的一本书《唐绍仪和他的家人》,他是美国家庭主人的后裔,他写的却是一本关于在他的外曾祖父家寄住过的中国孩子一家的故事,两家的友谊可谓渊源。而这张全家福照片就是两家不同凡响关系的佐证。

百年友谊

  张照片中间的长者就是尤金 哥登尔EUGENE GARDNER, 在他右侧的小姑娘就是书的作者HINNERS 的母亲 安ANNE。尤金 哥登尔EUGENE GARDNER 只有一个儿子,就是站在他身后的男子克莱仑斯CLARENCE ,当年中国幼童住在这里的时候和他年纪相仿,他们是要好的玩伴。克莱仑斯生有三个女儿,尤金 哥登尔先生有三个孙女,他们是亨纳斯的两个姨妈:依丽莎白姨妈和海仑姨妈。

  照片上帅气十足的五个中国小男孩是谁呢?他们各有一个英文名字,分别叫做:MANLY, PAUL, YOUNG,HUGH, PHILIP。他们是1903年唐绍仪送到美国去的自己的五个侄子。那时的唐绍仪自己尚没有儿子。同样经过留美教育,唐绍仪思想开放程度显然不及自己的同学温秉忠(第二批赴美幼童),温秉忠可以把自己的三个外甥女霭龄、庆龄、美龄带到美国,唐绍仪在自己生有几个女儿的时候,就只能考虑把自己的侄子送出美国接受教育。这是插话。

  1903年,唐绍仪把自己的五个侄子再次送到美国“春田”,送到自己曾经寄住过的尤金 哥登尔家,继续了20年前的那个幼童留美故事。

  亨纳斯的海仑姨妈写过一篇生动的回忆文章,记述这五个小伙子来到她们家的那个时刻:

  “我们全家都聚在一起,等着父亲去车站接他们回来。

摄制组在华盛顿采访HINNERS

  最后我们听到了马的嘶鸣声。我们都站了起来,相互看了一下,走到了前厅。又有出租马车关门声,接着台阶上来许多脚步声,前门开了,我父亲的声音,“请进,”我们古老熟悉的前厅里进来了五位中国男孩。尽管他们身穿英国学校的校服,深蓝色细条纹的外套,短裤,宽白色翻领,他们看起来还是更像外国人。最高的一个用非常清晰的英语说道,“我叫PAUL。我是代表,”然后,在我父亲的帮助下,我们做了相互介绍,包括我们家的猫“咪特姆丝“也大声地发出咕噜声,给我们年轻客人们一个微笑。从此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几年开始了。

  他们习惯在浴室问候,在我们家的三层高的房子里,他们五人共享一间二层的一间。那里也是他们社交中心和“打闹”场所。GARDENER家里一刻也没有停过这些中国学生制造的声音:楼上楼下疯狂地奔跑,砰的关门声,要进浴室而急促的敲门声和用中文的呼喊声,泼水声,漱口声,重击和撞击声以及不停的谈话和兴奋争吵的声音,通常是用中文,但偶尔也会冒出英文句子,例如“你敢,我会告诉GARDENER先生!”

  他们英文的进步速度惊人,下面是一封海仑文中引用的其中一位小伙子刚来的时候给她的小妹妹安的信,那时她才6岁,他们刚刚开始学习英文:

  I hope you are very well.because yesterday I been to your room I saw you in the bed I was very sorry.but yesterday we had a very nice day.been to out doors&slid. In the morning we went to Chicope to skate, too.but you was lost a beautiful time. Now is Sunday I hope you will be go down stair to take out lance with us. ….Now I have no news to tell you.So I say good bye. I send my compliments to you very kind birds in you window, &yourself. Your truly friend…

  海仑评价说,信中充满了幽默和热情。随着他们英文水平的不断进步,用词越来越准确,但他们的信中始终充满了挚爱和愉悦。

  回忆童年和这些小伙子在一起的生活,最快乐的时候恐怕就是当他们收到来自中国的包裹。多数时候是唐绍仪叔叔寄来的,全家人围着这个巨大的,用马口铁制成的箱子,它或者厚厚地用绳子捆着,封着,或者是一个小小的但是很沉的羊皮箱或柳条筐。里面有华丽的奢侈品,例如一卷卷的丝绸,墙上的挂饰,景泰蓝瓷器和其他精美的瓷器,茶叶,毛皮和刺绣纺织品,以及给哥登尔一家其他的礼物。海仑至今清楚地记得他们都渴望当包裹打开时从散发出的东方气味里猜测里面装的是什么。

  尤金 哥登尔说, “当这些孩子由孩童长成青年时,他们成了我们家庭中的一员。如果他们是近亲或是同一种族的,他们将不会如此亲密地生活在一个家庭中。而现在一个有趣的结果就是这种亲密的关系使我们成为一个密切的整体,一个完整的,儿子的,男人的整体。在他们的工作时,游戏时,开玩笑时,不悦空虚时,在他们的感情脆弱时,在他们大声宣布他们的需求,尤其是本能地要求公正和公平游戏时,他们个个非同寻常。”

  从此开始,唐家和美国春田的哥登尔两个家庭之间开始了他们长达一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的交流。中间历经战火、运动,两个家族的联系几乎被彻底隔断。1972年前后,在尼克松访华后不久,一封来自MANLY 的儿子JIMMY 唐鸿光的信让两个家庭从此再一次联系在了一起。1987年,安的儿子亨纳斯退休了,似乎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让他觉得他必须承担起重新寻找中国的唐绍仪家庭后裔的重任,1987年,他到中国进行了为期三周的访问,拜访了在珠海唐绍仪故居居住的唐鸿光。

珠海采访唐绍仪侄孙唐鸿光

  现在八十多岁高龄的亨纳斯一人住在华盛顿的公寓里,卧室墙上挂着家传的当年唐绍仪寄来的礼物--丝绣的壁挂,还有一个铜制的茶几。不大的两间公寓房中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文件、图片。亨纳斯自己没有结婚,他说他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些流传在家庭中的故事传下去了,他也是目前哥登尔家族惟一一位精心收集这些史料并且对此怀有极大热情的人。

  (感谢旅美华人学者高宗鲁先生,留美幼童后裔詹同济、梁赞勋、顾菊珍、RICHARD LEE 钟安民、DANA YUNG 提供照片)

  (网站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央视纪录片
  • BBC 专场
  • 美国国家地理专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18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