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库专题央视精品顶级首播走近真相纪录30分CCTV9

高峰:关于电视纪录片20年回顾

高峰纪录片名人工作坊 央视网 2011年10月20日 15:22 A-A+ 二维码
扫一扫,观看精彩纪录大片

原标题:

  开始之前,先讲一个故事。在世界史上有一个非常著名的"马欧之谜",它是一个大概70年代的谜,现在它是1999年刚揭开。也就是说在1924年一个剑桥大学的教授马洛里,还有一个牛津大学的三年级学生欧文,作为英国第三次珠峰探险队的主力队员,后来就没有回来。一直在探讨谁第一个登上了珠峰,以及登珠峰的过程,在历史上说是"马欧之谜"。后来我们中国勇士王富洲、贡布、屈银华登上了极顶之后,在世界上发表了论文,引起了"马欧之谜"。因为英国报纸说这张照片是虚假的,我们这三个运动员所拍的地方不是顶峰,而是海拔8700米的地方,引起了一些争论。当然有实际情况,但是我们这三个运动员登上山顶以后,当时天很黑,是早晨4:00的时候,他们把一个毛主席像埋在那里,还有一个笔埋在那里,等到凌晨快到光明的时候到了8700米,这牵扯到一个真实的纪录,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本来是真实的变成了虚假了。后来随着一代一代运动员的探索,到了1975年,我们又有9个勇士登上去了,特别是在大家在争论的第二台阶这个地方,是否谁能登上去。后来我们特意在那里找到了我们那三个人曾经登上顶的时候,凿的那个洞,作为"第二台阶"。另外,我们中国人这次登的时候弄了一个中国人的梯子,今后所有人登顶都从这个梯子上爬过去,叫中国人的梯子。后来美国登山队也是由于中国队的梯子登上的顶峰,后来也找到了欧文和马洛里的尸体,确实是中国人先登上了顶峰,证明历史是失实的,证明马洛里无法登上顶峰,这告诉我们一个真实,其实为什么欧洲人在山上发现梯的位置,因为他们已经7次进攻这个高点都没有拿下来,都到8700打下来,也就是在第二台阶。但是又有很多人从北坡、南坡各个坡都登顶,说明第二个问题,我们在攀登一个高峰的时候,我们在进行一个学术研究的时候,那个路不止一条,它有很多条。我们中国的西藏有西北坡,在尼泊尔境内,还有很多的路线。 我今天就想拿这个开个头,一个是希望我们攀登这个峰顶应该多样化,二个也是阐述一下我的观点,对于纪录片来说,纪录非常重要。因为欧洲有一个哲学家赫尔森说过,历史没有剧本。纪录片也没有剧本,纪录片是纪录历史,但是纪录片是没有剧本的纪录历史的。所以,我想以这个作为一个引子。

  第一个主题,文化意识的觉醒

  我也是考证了一下,我们电视的第一个纪录片,应该是1958年5月1日,中央电视台的前身北京电视台开播以后,在7月份的时候,由孔令铎和庞一农拍了第一部片子--《英雄的信阳人》。这是第一部片子,后来也出现了很多当时的优秀的作品,比如说《红旗渠》,还有《周总理的办公室》等等。我就把20年的开头,把第一个主题"文化意识的觉醒"放在1979年,原因是三点:

      第一,1979年4月,中国第一部大型纪录片《丝绸之路》开始和日本合作,这是5月上旬,日本广播协会《丝绸之路》摄制组五井勇夫等一行六人抵行。1979年中国纪录片发展的开始。同时1979年是思想解放的理念,1979年的1月1日,中央电视台头一次开始使用CCTV的台标,也就是在这个1月1日的前一个星期,中央刚刚结束了历史性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所以说接着在它就有一种思想的解放,2月份邓小平访美,也就是在2月份,中央电视台对现有节目中突出宣传个人、神话领袖以及所谓"配合政治任务"的标语口号式的内容,进行了清理。4月5日,播出纪录片《扬眉剑出鞘》。一直到8月份,播出了"美国副总统蒙代尔在北京大学演讲"的新闻,紧接着出了一个北京王府井停车场见闻,等等一些思想解放都是在1979年开始,也就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的。

      第二,观念的解放。

  1,我们打开了视野。从1979年开始,中央电视台办了两个栏目。第一个是一月份办《外国文艺》,在那时候开始是外国纪录片和电视剧开始。

  2,调整了它的服务方向,开办了第一个有主持人的栏目化的节目--《为您服务》。中央电视台办电视的服务性加强了,有了新的观念。

第三,也是在1979年,在8月份,召开了一个全国的会,第一次就电视节目进行专业研讨的会,是在北京召开的。1979年所有的迹象给我们电视纪录片的时代,打下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当然,1979年也是时代的要求,当然改革开放大的形势大家都很清楚了,它有一种文化的回归。在文化大革命,这种对文化的压抑,所以,它有一种文化的回归感。

第四,文学的作用,在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国的文学界、戏剧界、电影界都有了一个大的发展。那个时候文化对电视纪录片是产生了一个最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今天上午看了《雕塑家刘焕章》,以及后面我们要评出的很多很多片子,都是这种文学所起的极大作用。它首先给我们几点启示:

  1、视觉空间的扩展。在短短的几年当中,出现了很多这一类的节目,比如说像《黄河入海处》、《哈尔滨的夏天》、《长岛拾零》、《九寨秀色》、《荷叶颂》、《镜泊湖》、《漓江水》一系列的风光纪录片。以1983年为例,除了《话说长江》中的《峨眉凌云》、《庐山独秀》、《佛教圣地--九华山》、《飞虹滴翠记黄山》等专集外,又播了《泰山》、《长白山四季》、《井冈山》和《梵净山》共十三部长系列片,几乎平均20天就有一集中国名山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2、审美情趣的提高。也是通过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发生的形势的变化,这种审美情趣的提高。

  3、文学意识的增强。文化艺术在文化大革命当中是有一种断档,除了一些个别的有些好的作品以外,但是像我们这一代人,的确是在这种空旷的旷野中长大的,这种氛围长大,没有太多非常系统的文学艺术的熏陶,远不及我们的先辈们。过去的电影比如《魂断兰桥》、《旷古幽兰》,这些电影在30、40年代,有非常高的文学的造诣。比如《魂断蓝桥》,是翻译出来的,感觉到我们的前辈,对于电影电视非常有文化造诣。而且我们这一代的确出现了一种断档,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确给大家一种新鲜的活力,所以说,在文学性上,它表现得比较突出。像《长白山》展现了长白山四季自然景色的变化。《春赞》、《夏赏》、《秋颂》、《冬咏》,比如童国平的《松》等等。这一系列的都给人一种极其美的享受。当然在这种文学的表达,最终它出现了一个里程碑的作品就是《话说长江》,《话说长江》的出现,给这个时期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因为《话说长江》的确有很多突破:第一,第一次设置系列节目主持人,主持人以第一人称话说的角度说话。另外,他是用章回的方法体现了民族性,等等等等,我在这儿不多说了。 总之,我给第一个概念划一个段落。在这个时期,从1979年到1983年这个时期,我们主要的节目都是在一种释放的,在文学、思想上,或者是在思想上受到压抑一种空前的释放,这种释放基本是对风光的歌颂,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把这种释放的能量,大概都是通过我们以往的看到的,从83年以前的这些艺术形式得以表达的。通过《话说长江》以后,《黄河》的制作,《唐蕃古道》的开机,以至到《话说运河》,一直到《万里海疆》,中央电视台纪录片的制作,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时期,而且这个时期的确给我们像高鑫老师这样的年龄,包括我们这样年龄的人,给人印象非常深刻。而且这个印象深刻甚至超过现在。

      第二个主题:知识领域的开拓和第三个主题:拍摄风格的演变

      联合起来说,在中国电视史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片子许多人没有看过,但我看过,就是1984年中央电视台和英国陵洋公司合拍的纪录片叫《中国人》,后来也翻译成叫《中国龙》,这是我所见到所有的纪录片里最早的一个,也就是纯纪实状态的纪录片。后来让我们研讨过这个片子。《调解》,三台摄影机,整个把声音布置之好以后偷拍的条件下,一个南京市的调解员说和,是一个非常完整的过程。当时在中国历史上已经有,这是我最早看到的是《调解》。1985年,我认识了一个拍纪录片的人叫韩冰,嫁的美国丈夫叫富贵,富贵不会中国话,但是俩人配合非常默契,拍了一个《小喜》,因为富贵是白求恩一辈的,在张庄搞土改,生了大孩叫大喜,生了女孩叫小喜,在美国得了纪录片大奖。这些历史资料我们应该都把它翻出来,作为对中国的一个电视纪录片历史,都是很有作为的。刚才我问韩冰,富贵不懂中文怎么拍,她说话很真实,"我在后面一点他,他就开机,我一画圈就关机"。后来他们两口子拍了《天安门》,比较真实的一个系列片。那个时候对中国的纪录片,特别是对年轻一代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我感觉到它的影响一共有三点。从历史上说,我必须点到1989年1月的地方台《50分钟》栏目的建立,也是全国第一个以播纪录片、专题片为主的一个专门栏目,做出了一系列的片子。当时这个栏目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作为我来说,我是中央电视台一个纪录片的爱好者,我拍的纪录片没有栏目播出,我拍了4个纪录片,都是挂着地方台的名义,地方台50分钟,后来变成30分钟播出。作为纪录片的创作人员,中央电视台的确还没有自己一个真正的栏目。那时候有一部分人有几个特点,在文学界,这种文学的发展,在电视上是滞后的,因为不管"上颌文学"也好,还是黑色幽默也好,在那个时候是非常时髦的,但是电视是没有涉猎的。1979年某月某日写,一个大型的油画,现在是油画的经典,那个时候对视听艺术来说总是比文学,比戏剧,比电影稍微迟一些,尤其是到了1988年和1989年,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那个时候对电视纪录片的追求有几点。

  1、寻找平民视角。这个视同崔永元说的《天安门》,我是印象最深的。因为《天安门》这个节目是在1988年到1989年期间拍的,当时时间找我给他写《天安门》的歌词,当时歌词也是一种新青年的感觉,那种跟天安门较劲的。但是这个节目没等播出,因为你想从内容,不可能《天安门》这个名字管6个口的本爷,北海后院最后一个太监,这样一种概念,审片人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概念出现,而且对这种非常留意,非常随意的拍摄状态,也无法苟同,这个片子在中央电视台没有播出,它的信息是一批人在寻找平民视角,追求《调解》、《小喜》这一类纪录片的追求。

  2、关注特殊群体,一些所谓非主流的群体,我们是在家里录像带看过吴文光的《流浪北京》,包括时间的《天安门》,一个是寻找平民视角,一个是关注特殊群体。

  3、直接面对苦难。特别是我自己跟康健宁一块儿拍得《闯江湖》,这个片子也比较古老了,直接面对苦难这是真的,不管拍得好坏,拍摄的年代我也很吃惊,1989年的10月,就是"六四"平乱,播出的时候就打电话了,说这个片子没有问题。后来咱们台出的《诱惑与回想》的时候,范老师说,你这个要出第二次得改,我说不用改了,所以后来《纪事》里面没有解说词。在那个时候敢于承认自然条件对于人类命运具有重要的把握性,黄土高原是大西北的阴影,是中国的阴影,它下面可以这么说,"我是一个极其贫乏的人,不懂天文不懂地理,我不想妄自菲薄,不想使自己的日光月华到那里不算权威的资料里去"。解说词敢于这么说,敢于不改。我觉得你已经受过不同的程度,心脏波动的声音细微到波动器不能检测到的东西,简单的一系列的生命形式,在黄土高原存活了多久,还准备存活多久。也许现在我们可以嘲笑这种文学性,但是那个青年敢于直接面对苦难,敢于说出这个话,而且敢于说我不敢,这都是可贵的。平民视角,关注非主流群体,直接面对苦难,就有了一系列在创作态度上的探索。当然,这是属于早期的探索。这种纪事性的创作状态,从《天安门》开始。我记得童宁在找于和仁的时候,那种流畅的采访也是受到抨击的。当时说你这么随意的采访,但是一直到最后,在我们创作风格上一个重要的片子,就是大家承认的《望长城》的出现,都是有原因的,都是有一些年轻人的追求。其实《望长城》拍摄中自始至终非常矛盾,是在一种斗争中产生的。而且大家应该记得《望长城》最初的构思不是这样的,是由4个军旅作家写的《东方老墙》,是一个绝对老传统的纪录片。但是由于在拍摄当中,《望长城》的拍摄,我们必须得承认是向日本学习的。当时我们主要的编导,比如说魏斌,这是一个编导,另一个是崔立乞平,这两个编导琢磨着外国人怎么拍摄,许经元怎么拍着后脑勺的镜头都进去了,这都曾经是他们探讨的原话,我们的主持人得给他一个正面的说话,后来发现对声音的处理,后来我发现王一平对声音的处理,对纪实性的把握是功不可没的。我最初见到王一平是在1984年,我们的组长王娴拿一个片子让我给他配音乐,王一平那人特油,我们刚到电视台,这边是开盘带,这边是录像机,找一盘音乐,这边推着这边走,这音乐就走到录像带一直这么走,其实音乐真是从头灌到尾。84年,王一平跟我说你们应该给我一个片子,一点儿音乐都不要,那你们就厉害了。我觉得这种话现在都不用说了,但是确实在1984年王一平跟我说了,他对整个声音的设计很到位的是《望长城》,正好是极其专题化的这一段,充满了拍摄的矛盾。在运用主持人方面是向日本学习,极其生活化的。但是专题的拍摄,对《新长城》的描写,一起对栖霞出土文物绝对唯美的纪录,光线的运用推、拉、摇、移,是一个矛盾体,纪实风格开始尝试,把过去我们追求唯美的东西也做到了极致,但是《望长城》使我们看了耳目一新,有了新的方法,特别是对主持人的运用,不像长江,也不像运河,一直到长城尽头,的确有一个非常大的突破。当然,对纪实性的探讨,从此也就开始了。

      第三个主题:创作队伍的壮大

      我们是在纪录片创作观念的演变的过程,其实挺有意思,我们在这儿谈纪录片,谈什么是纪录片,这个时候我就发现,在那个时期,人们还没说纪录片,还没说呢。也就是说,以几个例子为证,1992年出版的《诱惑与回响》,朱羽君和高鑫写了两本书,你可以翻一翻,哪一个文章说有纪录片?都没有,都说是专题片。1993年我们创办的中国纪录片学术委员会,我们说叫专题片学会好还是叫纪录片学会好,的确在探讨,叫记学会吧,那是1993年的事情,这也是事实。那么就是说,所以说面对事实,我们也就姑且,那就是说这个名称的转变,它是否叫与不叫,这是次要的,关键纪录片是干吗的,我们把它闹清楚,只要它是一种纪录就是了。你说纪录泰山的云海它不是纪录吗,就是纪录,当然是纪录。纪录海市蜃楼,难道不是纪录片吗,非得有一个人的故事就是纪录吗?人在宇宙当中究竟有多么大,科学已经证明了,地球、宇宙演变已经是150亿年了。150亿年,如果我们把它压缩成地球旋转的365天,把这150亿的年,压缩成365天,那么人类什么时候诞生的,是在第365天,也就是12月31号上午10点30分诞生的。人类的文化什么时候形成的?是最后的10秒钟。它有一种观念的纪录,对于其它人以外的生活的纪录,不能说它不是在纪录,只要你用它纪录下来,不能说它不是纪录片。这是我的观点。纪录片和专题片的区别仅在一点,专题片是表现理念、思想的,纪录片是塑造人物性格的。创作队伍的壮大是1992年,咱们必须想到咱们中国的纪录片第一次在国际上获奖--《沙与海》,这是一个标志,使我们中国的纪录片走向了国际,的确是第一次冲出去了。现在看来还是很亲切。当然那时候的创作观念,就是在那种没有纪录片创作观念的时候,就是系列片创作观念形成的。最初《沙与海》还有一首歌,我帮着来写的。"东边是沙,西边是海,风浪说来它就来"。我说先把这个歌拿掉,这个歌就拿掉了,就感觉好多了,越来越觉得像纪录片了。纪录片队伍的壮大有两个标志,一个是1993年记学会的成立,但是不知道是纪录片还是专题片,后来叫纪录片。当时那天成立,晚上我们共同欣赏了一个片子叫《深山船家》,那是四川电视台王海兵的一个片子,挺随意的,也是在1993年的上海,《纪录片编辑室》的建立,1993年到1994年上海《纪录片编辑室》的建立是栏目化,已经是第一个打出了纪录片这个口号和概念。就在上海,出现了一些在创作观念上,从现在看来是比过去新的一批作品。《德兴坊》、《15岁的初中生》、《半个世纪的乡恋》、《十字街头》、《妈妈不在的冬天》、《毛毛告状》、《茅河沿的船夫》、《远去的村庄》,一系列的作品。第一个它是以纪录片工作室为口号,而且特别是在93年,它的收视率曾经创高,在周一晚上8:00播出的,创造了整个上海电视台收视率的第一名,真是挺可喜可贺的。当然最近,这是成也箫何,败也箫何,成也是纪录片,败也是纪录片,现在有些变化。但是话说回来,能够在几年之内高居不下,而且在中国的电视纪录片的领域里能够占有地位,已经是很不易的。第二股力量就是北京,也就是以中央电视台,特别是《东方时空》为主体的这么一个纪录片的制作方式,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第一个提出了一种口号,假如上海市提出了纪录片的概念,这是提出了一种新的理念、一种口号。这是1993年5月1日开始的《东方时空》,当时是《生活服务》,到了10月8号那一天,生活空间定位于讲自己老百姓的故事,也就是在半年的磨合定位是讲述老百姓的故事。 通过讲这些小的故事、小的人物,来体现社会大的背景,实际上它也是在书写历史。当然我绝不赞同,有人说生活空间关注了边缘人的什么什么,我绝对不同意。什么叫边缘,他说是弱小的,非主流的要消失的,我说什么都要消失,所有的都要消失,对纪录片来说,首先你要再谈到什么边缘人来说,已经是违背了纪录片自身的概念,这个事不应该再提。但是现在很多的论文,特别是电视研究,我经常看到对边缘人怎么怎么,好象是一种突破,首先对纪录片本身这种理念是缺乏认识的。北京的这个创作群体,的确又出现了很多,比如说继《沙与海》、《最后的山神》的出现,孙增田的成功取决于他的文化认识,他本身是学美术,喜欢画油画,而且他这两个片子是受了一些他所结交的人的影响,比如说无论是《最后的山神》,还是《神鹿》,都是乌热尔图的启发,当时是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他连续三年获短篇小说一等奖,什么《七岔角的公路》等等,这种文化的影响是分不开的。有了这种文化影响才能真正到鄂温克、鄂温村这个部族拍摄。在拍摄山神之后谈到溜巴的家族,像鄂尔图也是在写家史,这三代人是没有男人,第一代人是中俄冲突被打死。第二代人实际上是在文革当中,在冲突当中被打死。是很悲壮的史诗,这是纪录片的弱点,乌热尔图可能是写出静静的顿河,这是纪录片的弱点,无法展现出如此庞大,像静静的顿河一个民族性的史诗,写了三代女性,这个感觉一定是代表了整个鄂温克人的发展史,这当然是我们纪录片的局限了。总之,这种文化的感觉,这种文化的熏陶,使他们得以成功。 当然还有在中央电视台的《远在北京的家》、《大三峡》、《姊妹溪》,这是魏斌的《龙脊》。我觉得拍摄《龙脊》的时候,就是想说明我们的纪录片人拍摄意识已经到了一个成熟的阶段,真的是这样的。往前看,总是一种大家说的专题色彩或者是一种什么色彩。到这个状态已经很成熟了。因为什么呢?他们的那种拍摄意识,首先他们到这个村里,住下以后,先拿着摄像机去到处乱拍,其实到处乱比划,村里老老少少对摄像机已经不在乎了,觉得就是锄头,就是镰刀子,这些人就是村里的"村民"了。而他们就在老乡那儿生活,这种跟拉百姓的那种共同生存的一种友情,是有意识的一种追求,南方夏天中暑的时候,吃那个饭糊的,大家也都不习惯,闹肠胃炎,大家一起来不是说吃了吗,而是说拉了吗,拉了,闹肠胃炎。整个录像的状态,双机拍摄的录像的状态,声音的处理,我们有了一种自觉状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逐渐进入了一种自觉的状态,以至于以后的很多片子,的确有一种自觉的状态。包括张洁拍的《第二次生命》,就是中央电视台拍摄的这些片子都有自觉的状态。在这之前北京台也有一批人,就是说像大力这些人,还有像拍摄《寻找楼兰王国》这一批人,还有我们在北京生活的一些自由职业者,这些人都在有一种追求。 在外地,王海兵、梁碧波。在宁夏康健宁拍的《沙与海》之后,进入了一种自觉的状态。还有帐本反映着他们的生活的流水帐,如猪肉16斤、土豆50斤、鸡蛋200多个、油类20多斤。这个剧组就在这个窑洞里过上日子了,以至于拍摄的人对他们的熟悉程度,就是可以在镜头面前睡着的,真的睡着了,不是假的,突然一醒,"哦,这还拍着呢"。这种纪录状态的确发生了很大变化,而且创造了很多风格。比如都市题材,比如北京电视台《芝麻酱还要慢慢调》,另外比如说湖北的张以庆,就是拍故事题材,他说我永远要拍城市,就拍城市,除了《舟舟的世界》以后,还有《英和白》,就是拍城市。像梁碧波,他是农大毕业的一个纪录片人,他就是拍农村。《三节草》、《婚事》、《冬天》,都是一个一个获大奖的。象郝耀俊如果他不从事纪录片创作,他是从事人类学的,可能不会出现了一批一批这样的人才,使我们的队伍逐渐地走向成熟。

      第四个主题:文献纪录片的价值

     文献纪录的价值可能大家有一个初步的了解,这是我的一个认识。无论如何,中国需要思想,这是前提。何苏六说的责任,不管是什么思想,中国的确需要思想。但是也有人说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我把民族的特点端给世界,可能是最有世界的。我从来不承认这个观点,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凭什么?比如说你承认了卢旺达这个国家的那些邪教,它也是民族的,比如承认索马里的一些民族化的东西,你特别热爱,当然,纪录片也可以拍摄,它拍摄的目的是它不承认,我是那么看的。我觉得应该是越是有思想的就越是世界的,应该把这个话倒过来说,应该是越是思想的,就越是世界的。亚洲人走向世界,从文学的几次得了诺贝尔奖的那些人的感受,他们之所以受到世界的认可,还是体现他的思想,跟世界的一种相合的那种思想。最早的老泰戈尔,那就是一个诗哲,他所体现的思想就是表达人类共有的,对人、对大自然的爱怜,闪烁着东方思想智慧的光芒,比如大地,我到你岸上的时候是个陌生人,住在你屋里是一个宾客,离开你门的时候是一个朋友,所以他打动世界的心。再比如川端康成是以打动人心擅长的。再到中国的高雄健,不管有人能不能看得懂,最可贵的是人性观和人权观,这是世界上最关注的两个点。它的思想取胜,中国的确需要思想。我们有一个思想光辉的时代。我们从迎接一些挑战开始,闪烁着一些有思想光辉的这些理论片、文献片,它也是纪录的一种思想。我更正,我承认这些都是纪录片。迎接挑战,特别是到了让《历史告诉未来》,它产生了一种理论片的高潮。而且它告诉我们文字纪录也是一种纪录手段。镜头纪录是一种手段,文字纪录也同样是一种手段。"1950年6月25日,朝鲜半岛发生战争,两天后,美国海、空军武装入侵朝鲜。第七舰队逼近台湾海峡。7月2日第一批端着卡宾枪的美国士兵就踏上了朝鲜国土。三千里江山陷入浓烟烈火之中。"为什么就不是纪录呢?电视是神话艺术,声音的艺术就为什么不能是纪录呢,我觉得它同样是纪录。1950年6月25日朝鲜半岛的第七舰队、美国士兵,这些概念只能靠文字来纪录。武王伐纣,包括每天每月都是被考证出来,都是一种纪录。它告诉我们文字纪录也是一种纪录。同时又说到河殇,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事件。出现了大型的人物的传记片,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张闻天以及孙中山等等,还有其它一些理论篇《解放》、使命、胜利一些片子。简单说有几个特点。这些理论篇也好,这些大型的纪录片也好有几个特点。一个是纪实因素,开始进入了一个纪实因素,使我们看这个片子更加有意思,更加活跃。第二,它能够不像过去那样包大全,总是要以小见大。第三个特点,它有强烈的揭秘性,真是有纪录片的特点,这些片子都是有强烈的揭秘性,总是想通过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有一些强烈的揭秘性,陈晓卿搞刘少奇有一些揭秘性,有一些内容被枪毙了,但是原版看有一些历史价值,有一些揭秘性。第四是注意多角度。第五,多种结构形式。这是很直白的东西。我第六个感觉是纪录片的一个全新形态的探索。我们姑且不去探索什么是纪录片和专题片,但是至少我们以文学为例,还能够感觉到有两个长河,一个现实主义,一个浪漫主义。我们以法国16世纪为例,雨果在一个浪漫主义国家,他写的是《悲惨世界》巴尔扎克是个现实主义作家,他写得是《人间喜剧》,一个非常现实,一个非常浪漫,可是内容又相反,结构方式和它所涉及的内容又完全不一样。只要是纪录片,只要是好看,它在纪录一种形象,在反映一种思想。在形式上,我发现最近这几年有一种追求:第一种追求是一种新的形态就是口述语的纪录片。这种口述语的纪录片的概念也是注意清晰的。实际上《三节草》是一个典型的口述体的纪录片。口述体是以中央电视台社教中心为主要的发展趋势,它在做相当多的口述体的纪录片。比如说《半边天》做了一个20世纪中国女性史,而且他们讨论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说我们就打出一个口号,那时候就把它叫出来了。一直于后来的《小芳的故事》,还有《荡涤尘埃》和《一百年的笑声》。口述历史的特点就是在寻找历史上可能更珍贵,更有价值无法拍摄的东西。还有一种方向,是以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为创造主要力量的《真实再现》,当时一帮人一直在嚷嚷搞真实再现,就是纪录片的一种手段,比如《记忆》,大规模的记忆还真是出现了那么多。像晏阳初、梅兰芳等等一系列的都出来了。

      其实这在国外也有先例,1995年的时候我在国际部工作,那时候我引进了《失落的文明》,后来就在环球演播,而且整期播。《失落的文明》八集,我们把主持人去掉了,就是完整地播了《失落的文明》的片子,给我的感觉就是在演绎历史,又给中国的创作者一种启发,以至于现在社交中心做的中华文明大型电影,是12部的大型电影,每一部投资360多万,将近400万,正在做节目,再现历史,就是纪录片。第一是英雄的时代,第二是青铜的光辉一直往下做,到清为止。现在已经做了4部了,打算6月在北京首映式开始,先播封建社会这一段的4集。都是用杜比立体声,宽荧幕制作的,是纯真实再现的、电影。纪实是一种风格,反纪实也是一种风格,我们纪录一些其它的观念和思想,同样是一种纪录。就像苏东坡"概其变者而观之",人生很渺小,我们反映一种思想,同样也是一种技术,他说的蓝色天空是一种技术我承认。我有一些感受,特别是那一年我到葡萄牙参加大西洋电视节,当时得大奖的片子是智利的《流沙》,因为智利的海岸线非常长,沙雕艺术非常好,但不是纪录一个雕塑家怎么刻划形象,一个维纳斯,一个城堡,不是这样的,是反映一种观念,就是这些美好的景致,流沙所构成的物件,被黑暗、被海浪侵蚀的过程,是纪录这个过程,是反映人生的一种思维方式,一种理念,完全是一种理念的纪录。另外还有一个片子叫《时间》,这是瑞典的一个摄影师在北冰洋,把自个儿的一艘船给冰封了以后纪录这个,在北冰洋的时间跟陆地的时间不一样,这也是一种纪录片,是一种观念。我现在想做一些反纪实的片子,但是我发现反纪实的片子更难。我们在构思《黄河渡过》这个片子,6集,这是一种观念,比如这一集叫《我在这里》,第二集叫《请呼我》,纪录一种观念,把黄河沿岸的旋转方式的纪录,行走方式的纪录,主要还是纪录一种思想的意识。人的行为是可以纪录的,人的思想也是同样能够纪录的。我感觉到现在有些片子,包括张以庆的《英和白》,同样有一种反纪实的感觉在里面。当然这是一种创作倾向,我就是把这种感受先端出来,希望大家讨论。

     第五个主题:全新的探索,面对市场的前景

     纪录片怎么走,怎么办?刚才我说了一些新的探索,当然,这些探索都是在创作观念上一种非主流的,比如真实再现,口述、反纪实,它是一种非主流的状态,是一种现象,作为现象提出来。作为主流的东西,毕竟还是接近真实,严格追求真实的状态去继续中国,记叙历史。纪录片的发展到了一个值得我们探讨的阶段了。上海的两个朋友是纪实频道的,上海这一点真是应该大加赞赏。第一个作为纪录编辑部、编辑室这个栏目出现在上海,现在纪实频道也出在上海,就像"三个代表"出现在上海一样,毕竟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先进的,但它也面临着很多困难。我听说纪实频道广告费是三千万承包了,现在也面临着发展的空间和发展的前景,无论如何我们在这么走。相信各个频道和各个台都有很多纪录片栏目的兴起,也有衰落。比如说山东的没有了,但是有些城市,比如陕西、铁岭、锦州开办了电视纪录片的栏目,有一定好的前景。从中央电视台来说,不管怎么样来说,现在是专业电视纪录片栏目至少有三个,至少有专门的纪录片,有《探索发现》、《人物》,至少社教中心有三个日播的纪录片栏目存在,这都是可喜可贺的。面临如何与世界接轨,如何真正使中国的纪录片走向世界,应该探讨几个问题。

  1,创作观念老化问题。我想提出来探讨。

  2,新的创作队伍的形成。很多人觉得电视门槛高,把一些年轻人排除在外,觉得纪录片是一种空中楼阁,是一种什么状态,这个也需要开创,如何培养新人。纪录片。无论如何,面对WTO也好,面对国际的市场化也好,我们首先要承认我们已经走在高速公路上,所以应该遵守秩序,我们已经走到这个高速路了,但是在这个高速路上怎么行走还是提出三点:各交其友,各行其道,各得其所。

     各交其友。我们应该认清纪录片不是给所有的人看的,让全球的每一个角落,为了电视的某一个镜头或者某一个行动,全球同时雀跃,那肯定不是纪录片,这是世界杯决赛,或者说你在地铁里、公交汽车上、办公室里,为电视里播出的某一个信息,让他足足地去谈论一天、两天、十天,那肯定是"9.11"或者是空难,肯定不是纪录片。的确,纪录片不是给所有人看的。搞纪录片的人首先应该认清这个道理,要让广大的电视观众都喜欢你,像一百元的人民币,得到全国人民每一个人的喜欢,或者像美元,得到全世界的每个人喜欢,这是不可能,我们应该认清自己我们做的事情。

     从世界的范围来讲,当然我们列举了很多发达国家的纪录片,但是纪录片在国家的比例相比,也不是占绝对优势的。首先应该各交其友,我们认清自己,我们在做什么样的事情。这一点很重要,我们是谁的,当然是为时代,也为喜欢你的观众,也为你自己。的确,我们纪录片的观众群也在壮大,不是在缩小。随着我们这么多年的培养,包括你承认不承认,泰山、话说长江、丝绸之路一代一代走过来,对纪录片有一个越加清醒的认识。但是我们现在没必要探索,那些太古老了,因为我们坐在咖啡馆里喝咖啡的时候,我们没有必要嘲笑我们的先辈喝白开水的日子。随着纪录片的培养,就是一代一代队伍的壮大,观众一代一代也在广大,所以要各交其友,交好自己的朋友,不要把纪录片做成纯粹是为观众鼓舞,讨好观众,把这个纪录片真的像娱乐化或者是一种什么感觉也好,去一味地追寻观众的效益,我们应该把握住各交其友。 各交其道。纪录片的人应该走自己的路。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纪录片人员的专业化的道路,专业化的人才,我们目前还极少。专业化的人才有了一点萌芽,比如我说到梁碧波了,他已经意识到了我拍农村,因为我是学农的,他是农业大学毕业的,尽管他现在在得了那么多世界奖,被请到纽约呆了一年,回来他也还是说我就拍农村,因为我是学农的,他昨天还在说。张以庆说我就拍城市,因为我在农村找不到感觉,我就拍城市的新鲜事,抓到前卫的概念做事情,这个挺好。这些纪录片的人才就逐渐清晰了,不像我们走过来将近20年的路,这是支离破碎的路,比如我们今天搞一个节目,当然领导派我们搞一个什么节目和我们在想一个什么节目,但永远不是我们要所表现那个节目类型的专家,永远不是。我在国际部期间,引进了一个外国片,拍马的内容,在非洲高原,这个事我们真是没有办法跟英国比的。为了拍,在非洲整整拍摄了25年。他为什么能在非洲呆25年?我们是不是没有这个精神?不是。他之所以能够生存,是因为他是动物专家,得到了电视资金,也得到了动物方面的基金,才使他在这里呆了25年的专家。因为他在这里永远不厌其烦地工作,就像一位专家研究贾宝玉不厌其烦到死,因为他是专家,我们现在不是专家,我们拍完一个片子不知道在拍什么,我们应该鼓励年轻人,我们不行了,老了,但是我们年轻人应该是想到自己有一个好的定位去做什么。那一年我在葡萄牙认识一个朋友,瑞典的摄影师,专门拍海洋的,他自己做了一艘船,长4米宽,和他爱人一起驾着船在海上飘了22年,因为他是海洋的专家,除了拍海洋的纪录片,还得到了海洋的数据。《小宇宙》得到了"凯撒"电影奖,也是用了20年的时间拍摄,但他不是摄影师也不是导演,是昆虫学家,用20年的拍摄成果,研究成果,得了这么一个片子叫《小宇宙》。在国家需要专业人才,我们尤其需要纪录片的专业化人才。什么样是专业化人才?我个人觉得电视纪录片的经验,加上它所熟悉的生活,再加上他的概括能力,再加创作性思维,这样我们的电视的专业化人才就能够产生了。首先我说电视纪录片经验,我们应该去吸取经验,拍鸟怎么拍出来,应该向国外的大师吸取经验。国外在拍电影,我们在打机关枪,镜头是颤动,中国导演就颤动不起来。有一个笑话,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上山下乡的时候,老百姓看着知青刷牙,说你这刷牙是头动还是手动,实际上头也不动,手也不动,大地在动。拍战争镜头的时候,有无数个钻孔在钻,让大地在动,拍出真实的颤动的形象才能出来,这就是经验。我们为什么不吸取这种经验?我们现在好多电影、电视,反映列车的镜头都是不动的,都像办公室一样,在飞机上。这种经验的探索是无穷的。另外是生活。生活就是当自己对表达对象的熟悉。第三,概括能力。概括能力很简单,就是把一本厚书读薄就是概括,能够把原来长的东西变短了,这就是概括能力,我是这么看的。 还有一种叫创造性思维。什么是创造性思维?就是新鲜独特。当然,仅靠新鲜、独特是不行的。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神经病人的原因就是新鲜独特,他总是想正常人想不到的。仅靠新鲜独特,他肯定做不到。所以,还要加上概括能力,他的生活和纪录片经验。 专业化人才各行其道,这是非常重要的。下一步就应该是各得其所,应该充分发挥民间学会的作用,采取各种经营手段。现在的确有不少人在做这个事情。比如张以庆拍摄幼儿园,他已经是有老板投资了,就是有人投资了。我相信只要你是一个专业人才,是会有人投资的。这样各得其所,也用不着跟新闻争什么,去跟文艺争什么,还是一个中国传统的哲学观念,我们永远是A而不B的状态,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纪录片就是要的这种状态,不走极端。既然已经走到高速路上了,就要遵守这种原则。我看了胡智锋的一本书,他是这么写的,电视大概有信息传播、生活纪录、艺术表现功能。新闻是属于信息传播的,文艺是属于艺术表现的。纪录是不是只是纪录呢?不是,它是融信息传播、纪录和表现功能于一身的表现形式,所以,纪录是无法被别的样式取代的电视形式,所以它的确比电视复杂,比文艺复杂,这就是纪录片。现在既然他是这么一个可爱的事物,所以我们大家都应该去遵守。人总是想走出自己敢想的空间,哪怕是最富有的人,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的王子寻找美人海伦,要找金苹果;哪怕是最轻松的人,就像花果山上的孙悟空要大闹天宫,过九九八十一难;就像是《红楼梦》中的顽石,要走出大观园,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一片,电视纪录片正是表现这种人和人共同的生命形式和体验形式。

  电视纪录片可以摆脱一切功利色彩与人相同,在当今的时代与当今的社会,还有什么比与人相同更有意义呢?

 

  • 央视纪录片
  • BBC 专场
  • 美国国家地理专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860010-1118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