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库专题央视精品顶级首播走近真相纪录30分CCTV9

寻找《苦干》:一部抗日的纪录片

抗战纪录片《苦干》 北京晚报 2015年09月20日 11:01 A-A+ 二维码
扫一扫,观看精彩纪录大片

原标题:

 

获奥斯卡奖后《苦干》遗失

罗宾龙是夏威夷华裔移民家族的第四代,她在名字里用“龙”来表达自己对于身世的识别和认知。比罗宾龙年长半个多世纪的李灵爱同样是一名生活在夏威夷的华裔女性,出生于不同时代的两个人从没有见过面,甚至6年前,罗宾龙对李灵爱一无所知。罗宾龙寻找李灵爱的经历,也给罗宾龙的人生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当时的罗宾龙已经是一名电影制作人,先后制作了“夏威夷最后的女皇”、“美国女众议员”等女性题材,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她逐渐发现,虽然夏威夷的人口构成大部分是亚裔,但是却很难接触到关于亚洲的书或电影,亚裔女性尤其是华裔女性的故事更是很少被关注或讲述。由此,她萌生了做一部关于华裔女性影片的想法。

“李灵爱”这个人适时地出现了。罗宾龙和她的一个朋友都很喜欢悬疑推理小说,那个朋友告诉她,有一本创作于1940年的小说,描写了一位中国女侦探,她独立、智慧而性感,生活在夏威夷和纽约。更重要的是,罗宾龙读了之后,觉得这样的一个女性并非虚构,而是建立在真实人物的基础之上。罗宾龙决定找到这位真实的女性,了解她有趣和独特的个性。这个人叫李灵爱。

她找到了李灵爱的一本书《生命是长久的》(Life Is For A Long Time),只不过,那本书中,李灵爱着重讲述了自己家族从中国移民到夏威夷的历史,对她自己却介绍不多。尽管如此,结尾处的一句简短的话语还是吸引了她。李灵爱提到了自己曾在二战期间与一名叫雷·斯科特(Rey Scott)的摄影师合作,拍摄了一部记录中国抗战的纪录电影《苦干》。

接下来的发现,让她欣喜若狂。有资料记载:1942年2月,第14届奥斯卡电影节正式设立纪录片奖,两部反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纪录影片被授予纪录片荣誉奖,一部是电影《苦干》,还有一部是英国新闻部制作的"Target for Tonight"。斯科特也是获得该项奖的第一个美国人。

罗宾龙开始了寻找李灵爱以及纪录片《苦干》的旅程。

尽管这部电影在当年公映之后,它成为许多民间团体帮助中国获得外援支持的宣传片;很多美国青年受《苦干》影响,加入陈纳德的飞虎队;时任美国总统的罗斯福在观看电影后不久,还亲笔题写《致重庆市民的纪念状》卷轴赠予重庆,“此种为争取自由表现之忠实,将鼓舞来世而不朽。”但她所遇到的困难远超她的想象。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这部影片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了,不但从来没有在电视上放映过,甚至连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资料库里都找不到这部影片的收藏,在资料目录中,它被注明为“遗失”的影片。

“消失”的主创

连同这部纪录片“消失”的,还有它的投资策划人李灵爱以及摄影师雷·斯科特。这也意味着罗宾龙要想走入李灵爱的世界并寻找《苦干》,是个艰苦而漫长的过程,“了解李灵爱非常困难,没人给她写书、拍电影,连她的亲戚对她的经历也了解不多。”

罗宾龙从李灵爱的那本《生命是长久的》开始,梳理关于她的一切。

李灵爱,1908年生,父亲李启辉是夏威夷名医,曾与孙中山是同学,在当地创办了明伦中文学校;母亲江隶香是一名产科医生。在九个兄弟姐妹中,李灵爱排行第六,两个兄长和一个姐姐都成为医生。在明伦学校,她学习了语言、舞蹈和音乐等知识与技能。此后,她还曾就读于夏威夷一所私立学校“普纳荷”(Punahou)。多年之后,这所学校走出了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

在茫然中,也总会有一些意外之喜。在那个时代,虽然生长在美国,但华裔的身份让李灵爱他们始终受着二等公民的待遇,出国旅行都要接受移民局的审查。罗宾龙为此特意到美国移民局,找到过一份当年李灵爱接受入境盘问与调查的记录。在这份记录中,罗宾龙看到了李灵爱的证件照片:穿着中式丝绸衣服、脖子上挂着珍珠项链,嘴唇上浮现出略带骄傲味道的笑容。罗宾龙感觉她正一步步走近这个冥冥中指引着她的仪态万方的女子。

资助斯科特赴华拍片

2009年罗宾龙开始寻找《苦干》时,李灵爱已去世近十年,所幸的是,她找到了一段1993年拍摄的采访李灵爱的视频,时年85岁的李灵爱,面对镜头侃侃而谈。李灵爱的身世之谜以及《苦干》的若干细节开始浮出水面。

李灵爱十分关注中国人在美国电影中的形象,但当时美国的主流电影中,华人面孔大多以负面形象出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中国孤军抗战,国际社会当时对此却并不了解。李灵爱想让国际社会看到一个真实的中国,看到中国人的正面形象,呼吁国际社会帮助中国抗战。于是她想到了拍纪录片,便来找会摄影的夜班编辑雷·斯科特参与这项工作。

此时上海被炸的消息传来,李灵爱和斯科特正在进行第一次会谈,“我给你介绍信,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去报真实的故事吧。星期五就有船,你去不去?”

斯科特摇摇头,没有答应。

“虽然我是一个黄皮肤女人,但你内心却是一个胆小鬼!”李灵爱使出激将法。

最终斯科特“接招”,离职准备出发去中国。

李灵爱动员祖母变卖了首饰,凑集拍摄资金。在她资助下,从1937年到1940年,斯科特扛着一台16毫米摄影机,历经千难万险,四赴中国。在那段战火漫天的年代,他的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行程长达三万多里。

李灵爱的故事找到了,但是关于《苦干》的纪录片的寻找却迟迟没有进展。后来,罗宾龙了解到美国国家档案馆保存着一部只有35分钟的《苦干》片段。找到后,她惊喜地发现,这部分影像竟然非常清晰。

在罗宾龙开始寻找《苦干》的同时,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工作人员也在寻找完整版本的《苦干》,同罗宾龙一样,他们也一无所获。

沉睡在地窖里的《苦干》

线索再一次中断。罗宾龙想到了另一个途径——寻找摄影师斯科特。

2009年开始,罗宾龙不停地在网上找关于斯科特的信息,偶然间发现一个特殊的网站:墓园网站。它是由一些志愿者发起,为寻找逝去的人而创办的。它由美国各地的志愿者拍下不同的墓碑碑文,标上具体地点,上传到网上,因此,墓园网站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罗宾龙从讣文中找到了《苦干》摄影师雷·斯科特:他安葬在佐治亚州。她顺藤摸瓜,在Facebook上找到了雷·斯科特儿子的账号,并给斯科特的儿子发了信息,但没有把握对方是否会联络她。不久后,当对方打电话给她的那一刻,罗宾龙内心的喜悦无法形容。

尽管斯科特的儿子没有给她确定的消息,但是在联系的过程中,罗宾龙和斯科特的孙女米歇尔·斯科特取得了联系,米歇尔告诉罗宾龙,自己曾在斯科特家老房子的地窖里发现了很多祖父留下来的资料。而米歇尔也正在对这段历史进行研究,并以此作画,希望通过她的画笔,把这段历史拼接起来。

2009年底,在斯科特家老房子的地窖里,罗宾龙发现了一卷90分钟的《苦干》胶片。罗宾龙喜出望外,多年的寻找,终于有了结果。不过,当她拿到这90分钟的《苦干》拷贝时却发现,这部纪录片已经严重破损。罗宾龙决定把它送到奥斯卡电影学院,进行修复。经过3年修复,《苦干》基本成型,结合此前罗宾龙找到的35分钟的片段,85分钟的完整版《苦干》重见天日。

  • 央视纪录片
  • BBC 专场
  • 美国国家地理专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860010-1118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