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库专题央视精品顶级首播走近真相纪录30分CCTV9

专访纪录片《第三极》导演曾海若、摄影指导孙少光

纪录动态 东方早报 2015年04月15日 09:39 A-A+ 二维码
扫一扫,观看精彩纪录大片

原标题:

自《舌尖上的中国》之后,用“目前最受欢迎国产纪录大片”来形容《第三极》不足为过。首轮播出后,该片累计观众达8334万,平均收视率达到0.37%,比同时段电视剧还高10%。

记者近日专访了该片的总导演曾海若、摄影指导孙少光,在众口评论“质地如电影,截图可屏保”的夸赞下,他们其实在拍摄中,却一再对“好风光”尽力克制。

“西藏的美 片子传达了不到30%”

“一开始就以电影的要求来拍摄,但还是很节制,拍得最美的画面最后都没用。”摄影指导孙少光有些遗憾地说,“西藏足够美足够震撼,片子可能传达了不到30%。”

曾海若则认为自己没有介入太多创作,只是尽可能把他们“生活当中的细节表现出来就行了”,“也没有能力长篇大论去总结什么,那种总结我相信藏民们也不会认可。”

《第三极》的主题是人和自然的关系。无论是老人带羊转经、小赛马手,还是寻找小藏獒的故事,镜头看似误入,平静地叙述人与动物、大自然的关系,将观众渐渐拉入青藏高原的原生态,身临其境。近年来,以西藏为题材的纪录片不占少数,要么是大幅漂亮的风景、要么是难懂的人文历史,很少有人将二者紧密结合,《第三极》又是如何找到自己的独特性呢?

“片子的基本逻辑是什么样的环境对应什么样的人。”曾海若做了更多的减法,“我和摄影师都不主动追求美景,另外,不去拍与故事割裂开的美景,纯粹的空镜我们拍得不多;比如黑颈鹤很美,但它一定是在这个故事中的,而不是为了说明西藏环境好。”

镜头里,西藏农妇朝田野走去,村民们在耕种,镜头一摇,成群的黑颈鹤出现了。黑颈鹤在扇动翅膀仿佛欢迎农妇的到来,似乎在感谢曾经搭救过它们性命的人。“人能和谐到风景里,他就是风景。”曾海若说。

曾海若和孙少光都认为,藏族人的生活“已经足够让人惊讶”、“它接近你内心中最美好的东西”。

“每天就喝一种茶,衣服就那么几身,出门就骑着个摩托车或者骑马,牧区就一个帐篷,只是生活必需品而已,但他们非常快乐,这是片子想传递的思想之一,有时候我们需要做一些减法,因为最简单的东西最好。”曾海若说。

片中有一对80多岁的双胞胎姐妹,姐姐在山上修行,妹妹在山下是普通的藏民。开耕节过后,妹妹背着一袋点心去山上看望姐姐。记者对曾海若说最喜欢这个故事的直接感,有些像罗伯特`弗拉哈迪的《北方的纳努克》。

“我非常感恩你喜欢这个故事,这是我比较看重的一个故事。开耕节,大家为了明年的好收成祈福,非常热闹,但这个时候还有非常宁静的人。”开耕节上人们在欢快起舞,镜头的结尾落在了一个睡着的老太太脸上,她就是双胞胎妹妹。

“这两种人都代表着我认为的西藏人,既热烈、又不失宁静,宁静和热烈是共同存在,而且非常和谐。”曾海若解释说,“我第一次见她(双胞胎妹妹),她说你干什么来,我说来拍摄,她说,我最近也没有什么,就是膝盖有点儿疼,可能是关节炎,她非常坦诚,没有因为我要拍她而塑造了另一个自己,这种宁静超越我的拍摄。包括两位老太太在湖边聊天,她们也奇怪为什么拍她们俩,她们俩有什么好拍的?恰恰就是这种很愿意平静下来看待生命的感觉很打动我,一切都很自然。”

孙少光也有同样的感受,认为拍藏民“非常舒服”,“其实我们交往的(时间)特别短,有的只拍几个小时就走了,不像在城市,要去沟通和交流,他才能打开,在西藏这些都不需要,他如果有些害羞,那你就对他微笑,就没问题了。”

孙少光认为,藏民们的宽容完全是环境造成的,能够容纳“天地万物”。 

“这里的阳光 是有主人的”

剧组从筹备到拍花了2年,50多个人分了4个小组。从2013年开始,曾海若就派了6个组去调研,3个月内只是找故事。他之前大概知道在哪儿能拍到什么,但毕竟心中的故事都是“从书本上”、“朋友那里听说的”,不踏实。

曾经有人说,藏民一生只洗三次澡。而在片中,有一段藏民们结伴洗温泉的场景。“他们比我们想像的要现代得多,虽然在牧区确实没有澡堂子,但有很多温泉”,曾海若说,“他们经常在那儿待上好几天,甚至一天洗好几次,所以千万不要以为西藏人民一生只洗三次澡,而且在西藏洗温泉都是赤身裸体坦诚相见,只不过我们不想触及他们的隐私,没有拍。”

“所以调研非常重要,找到主人公,确定什么时候拍最合适。”临行前,曾海若给每个调研员发一份问卷,大概30-40个问题,其中包括“你拍摄的主人公是谁?”“他有什么爱好?”“他有什么家庭关系?”“故事的难点在哪里?”等等。

在第六集拍摄花絮中,曾海若和同伴们被蜜蜂蜇被虫咬、集体病倒、遭遇交通事故,他们在海拔5000米的堆村拍摄“赶羊过冰面”时,零下20多摄氏度,大伙儿都冻病了。摄影指导孙少光却很会以苦为乐,“这里的阳光是有主人的!”

孙少光在西藏生活过2年,去过很多地方,他说自己倒没觉得有多苦,拍野生动物“肯定是枯燥的”,待几个月等一个镜头稀松平常。

“黑颈鹤是一种行为比较单调的动物,它只有在求偶孵蛋的时候才有可能表现出推动情节的细节,我们能拍到它孵蛋,已经很有运气了。”他告诉记者,运气最差的那一次是拍藏羚羊,“当地农业部门告诉我们藏羚羊会在4月份产仔,结果我们到了现场才发现,仔已经都生了,所以没拍到。拍野生动物绝对是天时地利人和,急不得。”

“高原三部曲”还有两部

“青藏高原给了我们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它让你的身体不舒服,却让你想到很多来之不易的东西。”这一点,相比其他纪录片总坐在剪辑室里看素材的总导演,带队主拍的曾海若深有体会。

“拍蜂巢的那个悬崖,之前已经有两三个人摔死在那儿了,这个地方是最危险也是最难拍的,看起来下面郁郁葱葱都是植物,但其实都是空的,掉下去就是几百米深的悬崖,底下就是一条江,而且江水一冲就找不到的。”孙少光说。

夏尔巴人用火熏蜜蜂,孙少光因为头发短,第一个被咬了,当时岩壁摄影师被叮了100多个包,上来就冒冷汗,开始出现大便失禁的感觉,接着腹泻。

因为拍摄跨度比较大,交通车祸比比皆是,“一天开下来20多小时遇见四五起车祸”,孙少光告诉记者,“在墨脱,装器材的车差点掉到悬崖底下去,司机把车门打开,一半身子在外面,一只手操控方向盘,如果出问题,马上跳车。”还有一次是孙少光开车,那天行程800多公里,“雨季没到来之前,道路比较干燥,开出100米烟尘都不会散掉,开得又快,当时车就滚下去了,还好是草原,如果是山崖就完了”,现在想起来,孙少光还心有余悸。

在西藏,孙少光会莫名的感动,“我们汉族经常说传统是尊老爱幼,但你经常看到很多人并没有这样做。在西藏,你会看到一些看起来像小流氓的人,一看到老人,他立马会恭恭敬敬把老人请过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他说,信仰和尊重已经变成藏民们的血液和基因。

谈到遗憾,曾海若觉得片长虽然有45分钟,却并没有把每个故事延伸开,“我们可能还会分别做相对独立的故事,确实有观众提到不过瘾。”《第三极》是“高原三部曲”的第一部,第一部从人与自然的角度,第二部则可能更深入到传统的并不偏远的生活中;而第三部内容还没有最后定。

因画面壮美、故事动人、西藏的生态令人仿佛处在人间仙境,网友们看了以后,纷纷表示“超想去旅行”,曾海若笑道:“这个反应是我不太想看到的。”

“片子不是告诉你,你必须到某个地方才能找到(纯净心灵),它是告诉你,人可以这样,并不是只在高原,在你生活的环境里,就可以去珍惜与你有关的人、有关的环境,你就可以回归最纯粹的关系。十天半个月的旅行,很可能只能看风景。”他对记者说,“青藏高原是要让它远远的存在着,而不是占有。”

关于信仰,片子里几乎没提,曾海若说,不需要,因为在西藏,比比皆是。

  • 央视纪录片
  • BBC 专场
  • 美国国家地理专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860010-1118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