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库专题央视精品顶级首播走近真相纪录30分CCTV9

陈晓卿:《舌尖》要吸引全球观众,让他们看到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

陈晓卿纪录片名人工作坊 观察者 2014年11月17日 11:41 A-A+ 二维码
扫一扫,观看精彩纪录大片

原标题:

 

陈晓卿有一张黑脸,拍《脚步》采蜂蜜桥段时,工作人员没有进行安全保护被蜜蜂严重蜇伤,他听说后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脸更黑了。而平时,他黝黑的脸孔总是带着微笑,因为常年皱眉,即便是在开口大笑的时候,眉间依然留存着两道清晰的纹路。这位《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给这部纪录片打上自己的烙印,却很难讲出这种烙印究竟是什么。也许这个答案已在分集导演口中透露了,“陈导是站在观众的立场上(剪辑片子),最终呈现出来的,结果还是很好的。”第四集《家常》分集导演邓洁说。   

不平静的成功路  

陈晓卿生于60年代、成名于90年代、至今获奖无数,除了两季《舌尖上的中国》,他还曾参与拍摄《森林之歌》、《甲子》、《百年中国》等纪录片。如今,已身为央视纪录频道项目运营部主任的陈晓卿谈起纪录频道的成功,他认为这并非易事。  

当时的环境并不看好纪录片市场,很多人认为中国并不存在纪录片消费市场,商业模式也存疑。在西方国家,纪录片一般是由相应的基金会出资拍摄,而在中国则是央视这样的官方机构以半行政的力量主导。在“中国模式”下,陈晓卿花了三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从2011年1月1日央视纪录片频道开播到2013年《舌尖上的中国》的成功,再到《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的整体广告盈利超过1个亿。  

但这一路走来也不只是风平浪静,《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播出后,许多负面消息扑面而来。有网友指责,第一集《脚步》藏族小伙采集野蜂蜜的镜头与BBC纪录片《人类星球》如出一辙,陈晓卿回应称是“致敬经典”。第三集《时节》讲述飞鱼的四个镜头照搬了BBC纪录片《生命》的素材。《时节》的导演胡博在受访时说:“这五个镜头都有BBC授权,无论在流程上还是法律上都不存在问题。”  第四集《家常》中有一个故事讲到,一个妈妈为了女儿学琴,从河南来到上海当全职陪读。为了不影响女儿学习,她与女儿五年没有回过河南,没有与丈夫相见,连孩子的奶奶病重化疗都没有回去看一眼。这个故事播出后,不少网友纷纷吐槽导演三观不正。分集导演邓洁发表长微博对“子钰母女事件”作出回应:“只要子钰出国比赛,妈妈就马上赶回老家探望。虽然奶奶此后化疗多次,但生怕耽误孙女学习,劝说她们不用常回来。子钰母亲多次在我面前,为此事自责。” 而陈晓卿对于阴谋论的回应为:“节目可以争论,攻击片中人物就无聊了。” 

也有人质疑,从《舌尖1》到《舌尖2》讲美食的时间少了,讲故事的时间越来越多了。对此,陈晓卿认为应当通过社会事件让全世界的观众了解当下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们有很多的社会热点话题,比如说切糕、富士康、高考、陪读、单亲家庭、留守儿童、空巢老人,会有很多的东西,实际上如果我们能够通过美食吸引全世界的观众,让他们看到今天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我觉得可能会更好一些,这个也是做纪录片的人的责任。”  

细致的操作和策划  

除了外部压力,陈晓卿与同事们在筹备、制作《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时,也付出不少心血。相比第一季,第二季的投入大大增加。单集的成本从此前的70万元增长到近百万元,增幅达到30%。包括美食顾问团、调研员、分集导演在内的主创团队共四十多名成员历时一年时间,行程40万公里、调研400个地点,动用了包括航拍、水下、红外、显微、窥镜等技术,拍摄两百多个场地、总共两千多个小时的高清素材,以150:1的比例剪辑成9集(包括1集花絮)纪录片。无论是制作水准还是创作的精良程度都领先国际水平,“《舌尖》已经不逊于BBC的纪录片了。”陈晓卿告诉记者。  

在前期调研中,陈晓卿为编导们开出了一个庞大的书单,“大概有四五十本吧。有专门的美食书籍,还有一些文学作品也包含其中。”第八集《三餐》分集导演丁正说。  

此外,陈晓卿与他的团队还做了细致的调研,“在拍摄中调研还在继续,因为会有新的发现。而且摄制组每天会归纳大家意见,最终的播出版随时会做调整,这也是调研。我还给一帮经济学家放过第三集《时节》,未来我们可能做电影版或者其他版本,这也是调研。”  

节目播出后,《舌尖》总导演还会收到央视调研机构的数据报告,他还会在社交网络上关注网友的反馈,“第一季里很多省的观众说没有我们,很着急,第二季不存在这个问题,几乎都覆盖到了,可以说是美食地理地图的感觉。”陈晓卿说。  

在播出周期上,陈晓卿也做出改变,由过去的日播改为周播。纪录片周播在中国是一项大胆的尝试,但却是国际优秀纪录片的规律。在《舌尖》第二季开播前的一个月,央视评估部门通过结合第一季的数据进行评估后,最终决定于每周五晚9点的黄金时段播出,每周一集。而第一季是连续7天播完,无论广告客户还是冠名企业,其宣传营销的时间与空间都显得促狭。所以在《舌尖》第一季时,并没有任何广告商在后期进行投放。“我个人认为,这样(周播)比较有利于开发,包括广告的分配。对一个广告客户来说,如果没有一个月的热度,他肯定没有兴趣,周播可以最大限度地获得收益。”陈晓卿告诉记者。 

《舌尖2》也同时将版权分售给了优酷、搜狐视频、爱奇艺、乐视网等视频网站。乐视网公关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舌尖2》此次的特别之处还在于出售了互联网电视端的版权,乐视TV获得了独家播出权。获得最大利益的无疑是另外两家在片尾字幕中鸣谢的互联网公司——豆果美食和天猫食品。在成为《舌尖2》的独家合作平台后,前者第一时间公布每期的美食菜谱,而后者则同步首发每期节目中的食材。  

但这一切还不够,陈晓卿对《舌尖上的中国》还不满意。在拍第三季时,他希望把美食做得更加广泛一点,就是全国的,更往下走,真的绽放出好几个点,现在美食都集中在一个点。例如煎饼,我就是在沂蒙山拍了煎饼,关于中国饼卷的演化,我会从北到南甚至世界上彻底打开,类似的食物都去拍。

(综合《南方人物周刊》、《京华时报》、《现代快报》消息)

  • 央视纪录片
  • BBC 专场
  • 美国国家地理专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18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