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2012年6月,《科学发展铸辉煌》摄制组一行五人,在导演王森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四川省的北川羌族自治县。北川是我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但人们记住这个名字,却是因为2008年5月12日那场震惊中外的大地震。那场灾难中,一座座雕刻着这个古老民族沧桑历史的碉楼分崩离析,一个个维系着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纽带的羌族儿女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无不令人痛心。四年过去了,现在的北川究竟什么样子?那里的人们现在又生活得如何呢?
 从成都到北川的路上,车窗外尽是秀丽的蜀地风景,乡间晨雾还未散去,早有农户在田中耕作。前日舟车劳顿的疲惫还未消散,摄制组成员无暇顾及窗外景色,便已沉沉睡去。待汽车停稳,再度睁开眼时,车外的景象已是改天换地了……宽阔平整的街道、错落有致的建筑,依山傍水、绿草如茵,新北川让人仿佛置身欧洲小镇,宁静美丽。这座凝聚了国内顶尖建筑规划设计团队和诸多院士智慧的新县城,距离老县城23公里,取名永昌,寓意永远繁荣昌盛。

羌绣:古老艺术的涅槃重生

    险些消失的技艺

    新北川的城市建筑设计羌族特色浓郁,其中最具羌民族特色和气息的,当属商业步行街——北川巴拿恰了,“巴拿恰”在羌语中是集市的意思。在巴拿恰的起点,三层建筑的羌绣文化生活馆最为显眼,走进去,不仅能看到一幅幅精妙的羌绣作品,更能看到织机前穿梭走线的织女和潜心刺绣的北川绣娘。

   “这里要用‘十字挑’,线再细些,再密些……”设计师杨华利正手把手地向新入行的绣娘传授针法。杨华利从小热爱羌绣,从10岁起,就在挎包、衣服、鞋帕上绣各样图案。大地震前,她在北川老县城做小本生意,闲时,免费为人设计图案和教授羌绣。大地震毁掉了杨华利的家和生意,也夺走了她家里7位亲人的生命,但却没能让她放弃对羌绣的爱。在板房安置区时,她就办起了“纳吉绣坊”,彼时,依然会有妇女来绣坊学习,寄卖绣品。渐渐地,杨华利和她的羌绣声名在外。

“北川绣娘”重焕生机

    2011年初,杨华利一家搬进了新县城的尔玛小区,拥有了一户100多平米的房子。很快,她又有了新工作,成为北川羌绣文化生活馆的绣娘。“我在这里负责生产、设计图案、管理等一些工作”,自称汉语不好的杨华利有些拘谨,很难看出,这位看上去朴实平凡的羌族妇女,是单幅作品可以卖出近百万元的羌绣大师。“那幅作品是根据100多年前,一个英国人来北川拍摄的一张老照片设计的”,杨华利指着文化馆中一幅标价数十万的《漩坪竹索桥》说,“和这幅是一个系列的,很有史料价值。”

   “通过多方努力,羌绣正涅槃重生,飞入寻常百姓家,我们‘北川绣娘’也重焕生机。”大地震中,一些传统珍贵绣品被毁,一批羌绣传承人遇难,羌绣这一古老技艺面临灭顶之灾。“地震后,政府非常重视发展羌绣文化,大力推广,培养传承人,很多羌族的妇女现在都在学习羌绣。”据了解,到目前,北川已有羌绣企业10多家,还采取公司加农户的形式,吸纳羌族妇女参加刺绣。寨里的妇女们,忙时做农活,闲时绣花,既充实又增收。“现在公司经营得可以,绣娘都有稳定的收入,普通员工每个月三四千不等。”

将传统技艺发扬光大

    为了不断革新羌绣传统技法,过上好生活北川绣娘们也开始了他们全新的拜师求教之旅。“在传承原有针法的同时,我们还学习苏绣、蜀绣,使传统羌绣与之相结合,在传承中创新。根据不同的商品,采用不一样针法和绣线,打造高端、低端产品,满足不同人的需要。”赶上了好时代,杨华利和他的同事们说,一定要让羌绣传承下去。

    让杨华利高兴的是,她的小女儿也考上了湖南工艺美术学院绘画专业。“有了新房,收入稳定,比较幸福。”在新北川生活,杨华利觉得心里有安定的感觉,这或许也是所有新北川人的感受。

北川老县城:难以抹去的伤痛

   “再造一个新北川”

    要去北川老县城了,摄制组成员的心情开始沉重起来。汽车一路在山中行走,两侧偶尔可见崭新的羌寨和一栋栋新建的楼房。转过一座山,公路开始向下,在第一个拐弯处,经过大地震和泥石流袭击后的北川老县城尽收眼底,尽管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满目疮痍的老县城仍令每个到此的人为之神伤。在那场灾难中,地处深山峡谷地带的北川老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一万多人不幸遇难。

    2008年5月,温家宝总理曾站在这里,挥手和已成废墟的北川老县城挥手作别。如今,这里成了远眺老县城地震遗址的“望乡台”,每逢节假日,会有许多人来此凭吊在地震中遇难的亲友,最多时能达上万人。也正是在那一年5月,温家宝总理在北川老县城的废墟旁提出“再造一个新北川”的目标,以后又多次对建设新北川提出具体要求,这才有了北川新县城的拔地而起。

     再见了,灾区

    进入北川老县城,满含生命关爱的提示牌,与无情吞噬生命的残垣断壁,默然无语,相邻而立。整座老县城,已成永久性地震遗址,完全保存震后原貌。所有摄制组成员开始沉默,那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不是压抑,更多的是对逝者的尊重与敬畏。在纪念碑前拍摄时,导演王森第一个献上一束鲜花,祭奠逝者。大多数人的眼眶都在这个时候湿润了。

    对于摄制组的音频师小杨来说,北川老县城是一段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记忆。大地震后第一时间,小杨跟随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的报道队伍来到北川,那时候,几个大小伙子站在一片废墟中,看着受难同胞,哭得一塌糊涂。而他的大学同学,一位到北川支教的老师,也在那场大地震中不幸罹难。同行的司机师傅也是北川老县城人,经过一处路口时,他指着那里,“地震的时候,我就在那个路口趴活”,之后便不再说话……
 简短的拍摄过后,汽车开始驶离,再见了,北川老县城,安息吧,同胞们。

    这里的人都爱“山东人”

    出了北川老县城,沿着之字形的盘山公路上去,一座崭新的羌寨出现在眼前,已难看出这里曾在地震中被破坏十之七八。羌寨名为“石椅”,源于村子里有一处天然形成的石椅,据说恋人或夫妻坐上石椅之后,爱情甜蜜,婚姻幸福长久。走入寨中,果树成林,正值枇杷成熟的季节,黄澄澄的果实缀满枝头。见到摄制组,身着羌族传统服装的姑娘们迎了上来,羌歌响起,任何人都能感受到她们的热情与淳朴。村里的干部说,由于北川是山东兄弟援建的,因此村民听到说普通话的人来,都非常亲切。在这里,“山东人”,已经成为了恩人的代名词。

    大地震损毁了房屋,之后,村民们依靠政府资助和重建贷款建起了新房,生活压力不小。但石椅羌寨很快开始琢磨着在羌文化上做文章,让村子走上转型发展之路。震后,村中成立了石椅羌寨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新修了羌寨寨门,完善了接待中心等,古老的羌寨也开始以崭新的面貌迎接世人。

北川新县城:这里永远繁荣昌盛

    走出阴霾的老人

    行程的最后一天,在北川新县城,摄制组采访到了一位传奇老人。母广元大爷已经年逾七旬,大地震那天,他和老伴没有在北川老县城,得以幸存,但北川老县城的房屋和家当全毁了,他的家中有4位亲人遇难,其中两个孙子一个19岁,在家复习功课准备高考,一个13岁,在茅坝小学读6年级。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一家人心中永远的痛。

    大地震后,母大爷一家渐渐从阴霾中走出,乐观坚强的老人一直参与羌文化的抢救工作,从歌曲到诗词,再到舞蹈,他无不尽心费力,是弘扬、发掘、传承、保护、展示古羌文化的代表性人物,并为自己写下了“眼泪哭干不再流,生离死别莫悲伤。心儿伴着真情走,大爱更比长城长”的警言。

    热心传承羌族文化

    现在,母广元作为北川羌族文化的传承人之一,承担讲授羌族的历史、文化、礼仪等任务。每逢大型活动或者接待重要来宾时,也少不了他的身影,很多羌寨甚至北川巴拿恰的开门仪式,都是由他主持的。那天,老人洪亮的声音响彻新北川,而主持新北川“开门”的环节,也成为母大爷最自豪的一件事。“风从关山来、情系云天外……”一声声富有羌族文化历史的祝福、呼唤,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动容。

    同时,母大爷也是石椅羌寨文化旅游有限公司的民俗顾问,“团队来了有隆重的进寨仪式,我们放礼炮,敲锣打鼓,献接风美酒,披彩挂红,系吉祥带……全方位展示我们羌族文化。”石椅羌寨的村民都说,母大爷的到来,给整个羌寨都带来了生机和活力,而村民们也从母大爷的乐观精神中得到激励。

    胡书记亲自命名“永昌镇”

    “2008年的大地震,北川遭受了灭顶之灾,亲人没有了,家园没有了。但是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下,在全国人民的无私援助下,特别是山东兄弟的鼎力援建下,我们有了今天的新北川。”母大爷说,胡锦涛总书记为北川新县城所在地亲自斟定地名“永昌镇”,之所以叫这个名字,一是考虑到该地邻近永安镇和安昌镇的特殊地理位置,同时也是祝福这座县城的人民永远繁荣昌盛。

后记:

    如果说北川老县城是一座伤城,那么北川新县城就是一座希望之城。几天的拍摄,让摄制组对这座拔地而起的美丽小镇有了新的认识。在北川,路边随处可见“北川感谢您”、“感谢八方支援”的站牌标语,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怀与鼓励,有如温暖的烛火,驱散了北川人的恐惧与黑暗。

    很多到过北川新县城的人都说,小镇的平静祥和让人感动,尽管这里,从你身边走过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在那场灾难中失去亲人和朋友,但无论是清晨纪念广场上跳集体舞的妇女,还是图书馆内为今日生活感慨的老人,以及放声高歌的羌族姑娘小伙,北川人已经怀着一颗感恩之心,重拾起了坚不可摧、勇往直前的勇气和信心。我们无法去比较他们今天的生活和昨天的生活哪一个更幸福,但可以坚信,他们的生活会一天比一天更美好。
 
 (记者:韩平)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