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5月12日
      随摄制组此行的第一站是在同江这个边陲小镇度过的,到这里时已是傍晚时分,夕阳欲垂,余晖染红一片天空,映照在松花江面上,隔江而望的就是俄罗斯。江边岸上立着一块两米多高的石碑,上面刻着“中俄边境”四个字。

中俄边境

    赶上如此美丽的夕阳西下,摄影师赵阳从跳下车那一刻便开始忙碌。选角度,架机器,换镜头,一样不落,赵阳,这个被同行刘岳导演称为军营里摄影第一把手的摄影师从容有序的记录下这日落前的美景。

摄制组一行

      晚饭后,我们来到江边散步,夕阳已经乖乖就范,天空也已变得星嚷云清,在得到满意的画面后,赵阳的步调竟然也慢了起来。他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扭头问道:“你们说这黑瞎子岛上究竟有没有黑瞎子?“我半开玩笑的回答:”黑瞎子岛上要是没有黑瞎子还叫黑瞎子吗?“一旁负责接待我们的杨干事认真的说:”早些年还曾有过黑瞎子伤人的事件,这些年来黑熊已经很难看到了。“赵阳笑着说:”那我们要是在岛上遇着就好玩咯,到时候大家赶紧躺下装死!“众人大笑,皆没想到这一路上自称要做”摄影界吴孟超“的江苏籍大叔不工作的时候还挺逗的。

黑瞎子岛行记

      散步毕回到房间,翻看这一日的照片,回想从佳木斯到同江的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中,车子跑过的高速路两旁几乎都是黑土地,常常一望无尽,目极处顶多有那么一两座小山,上面还整齐的排列着发电风车。真不愧是祖国粮仓,这样肥沃的土地对于出生生长在南方的我还是头一次看到。

      5月13日
      同江的天亮得十分早,早晨三点半太阳就已经露头。兴许是日出太早,我已是睡不着。看离早饭时间还有几个小时,便扛着相机再次来到江边。江边的几艘大船还停靠在岸边,长长的江岸就我一人。尽管已经五月中,这里依旧寒意逼人,拍了几张照片后寒气已侵透全身。
      挨到六点,突然一阵汽笛轰鸣声从江上传来,刘岳导演和赵阳听到巨响瞬时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站在走廊窗前观察。赵阳突然叫了一句:“军舰巡逻了”,便扛着摄像机,穿着拖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江边去了。
      到江边一看,近30艘快艇一列排开跟着三艘较大的军舰往东开去,行驶在主航道中间,这中间航道是中俄共用的。30余艘军舰快艇就这样浩浩荡荡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驶去了。
      待军舰快艇渐渐驶出我们视野后,赵阳也满意的咧开了嘴,紧跟着便打了个寒战,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穿着一件单衣和一双凉拖站在十度以下的空气里。
      这位立志到九十岁也要扛摄像机的男人就这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以一种军人般无可畏惧的体魄和专业精神把摄像机扛到了肩上,肩上看不到他大校的臂章,看到的却是一种最投入的工作热情。
      匆匆吃过早饭,我们一行人又踏上去往黑瞎子岛的路程。下一站抚远,从那里去岛上还要一个多小时。

白桦林

     去往抚远的公路不宽,两旁的白桦林密密麻麻,沿路已有小野花盛开,偶尔经过的山脚下也有成群的羊,我和赵阳都觉得,这一段跟英国北部高地的路十分相像。行走在这路上,仿佛前年在去往苏格拉高地,探访英弗尼斯小镇,寻找尼斯湖水怪一般的感觉。
      赵阳已是第二次来这边采访拍摄。他告诉大家几年前他曾来过,为的是一部关于抗美援朝志愿军的纪录片,很多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志愿军留在了这里参加北大仓的建设,他们留下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
      到达抚远已是下午,为了接下来黑瞎子岛的拍摄,充充吃过饭我们便出门去踩点了。一行人驱车行驶在石子路上,颠簸着前往黑瞎子岛各哨所,时间紧迫,几乎是到了一个点下车看一眼就走,就是这样待回到抚远住处时也已是过了饭店,一伙人蓬头垢面,吃过饭后便休息了。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