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苏联纪录电影《普通法西斯》有这样一个段落:和平年代,蹒跚学步的小男孩被妈妈温柔地抱起。同样是母亲的怀抱,背后是枪。《普通法西斯》以其深刻的思考与追问建立了一种电影类型的典型形态。

    1945年8月,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硝烟散尽,礼花绽放,人们欢欣鼓舞,亲吻、拥抱,用最真诚的方式表达着胜利的喜悦。大地满目疮痍,人们饱含着希望在废墟之上重建家园。战争过去了,但人们对于战争的思考却从未停止。苏联导演米哈伊尔•罗姆在1965年二战胜利20周年之际,拍摄了纪录电影《普通法西斯》。 导演罗姆在谈到这部电影时说:“这是一部思考影片,它谈到了为什么20世纪中期竟会出现法西斯这种可耻的现象。主要是考虑普通人为何会变成‘普通的法西斯主义者’,弄清楚当时的德国人为什么会跟着法西斯走,纳粹在普通人身上找到了什么样心灵的弱点,并如何利用了这些弱点。”影片从儿童教育探讨法西斯形成的根源。
电影《普通法西斯》解说:莱利有一次说,一个儿童长到四岁的时候,我们便给他一面小旗子。从这时起他就不知不觉的接受了我们的调教,我们把他一直调教到他进入坟墓为止,他们必须变成任我们捏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的面团。

    《普通法西斯》拍摄的时候,苏联已经告别斯大林时代,文艺界的创作环境逐渐宽松起来,出现了解冻思潮。在这种形势下苏联电影在艺术形式与艺术主题上做出了新探索。

    罗姆以《普通法西斯》建立了一种思想电影类型,其理论根源来自苏联导演爱森斯坦提出的理性蒙太奇。思想电影对人类重大问题进行拷问,作出独立思考,带有明显的知识分子气质。

    电影《普通法西斯》解说:希特勒不但说过,而且还写过“群众是守旧和懒惰的,他们不喜欢看书也不喜欢思考,他们应该看见自己前面有一个敌人,应该只知道一个上帝,也就是只有他这一个上帝。只有这样,他们才会跟着你走。

    《普通法西斯》的解说词由罗姆亲自撰写,时而冷峻,时而幽默,冷嘲热讽,嬉笑怒骂,具有明显的杂文风格。20世纪60年代的世界,冷战方兴未艾。曾经并肩作战的同盟国如今分裂为两大阵营,一道砖墙把柏林、也把世界分为两个敌对集团。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20周年之际,身处社会主义苏联的罗姆敏锐地察觉到世界的新变化。

    电影《普通法西斯》解说:但是西柏林的市长威利•布莱特却声称,什么该停止有关法西斯主义的议论。据他说,讲法西斯主义已经讲了20年,再也没有那么好的耐性了,够了,不必再去翻历史的旧账了。世界上已经没有纳粹主义。也许他讲得对,所以大家给他鼓掌,既然这样,那么这些鼓声又是为了什么呢?这样眼熟、我们好像见过的游行又是为了什么呢?据我分析,种族主义的毒瘤虽然已被切除,但它的病灶转移了,不仅转移到西德。

    作为思想电影的代表作,《普通法西斯》对法西斯如何产生又如何蔓延作出了深入的思考。这部影片获得了1965年慕尼黑电影节大奖,并在许多国家和地区引起强烈反响。

    早在《普通法西斯》之前,法国导演阿仑•雷乃也曾拍摄过反思二战的思想电影,这就是完成于1955年的《夜与雾》。当时,思想电影还没有成为一个明确的概念,但《夜与雾》已经具备了思想电影的基本特征。雷乃以个人化的思考构建了影片的双层结构,采用当时通行的画面加解说的方式,揭示了二战期间发生在纳粹集中营里的恐怖暴行。

    电影《夜与雾》解说:看建筑似乎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医院,希望真正能找到病床。但真正的死亡威胁来自注射,药是假的,穿的衣服是纸做的,所有的疼痛和疾病都用一种药膏。有时饥饿的病人把衣服吃了。最后,所有的病人都一样,不清楚年龄的尸体瞪着眼睛。

    《夜与雾》由代表现在的实拍影像和代表过去的资料片交叉剪辑而成,这种将过去和现在交织的结构方式给观众带来了关于历史的双重视角。“过去”是黑白的,凝滞的,“现在”是彩色的,流动的,“过去”和“现在”的组合构成视觉冲突和心理张力,引导观众一起思考。

    20世纪50年代的巴黎,赛纳河繁华依旧,人们重新沉浸于日常生活的幸福之中,还有人听到多年前往集中营运送囚犯的火车声么?

    仅仅因为犹太人身份,这些无辜的人们被赶进开往地狱的列车。这些踏上绝望之旅的人群中有一位幸存者,后来成为《夜与雾》的撰稿人,他的每一行字都来自沉重的生命体验。

    《夜与雾》被视为让•卡罗尔和阿仑•雷乃共同的作品,卡罗尔的解说词感情沉郁而富有诗意。他深情地写道:火车被密封并锁起来,几百个人挤在一节车厢里,没有白天黑夜,只有饥饿口渴、窒息和疯颠。一封信飘到地上,会有人发现吗?这是死神的第一步行动,第二步是让火车在有雾的夜晚到达。

    《夜与雾》以冷峻的拷问反思集中营里的暴行,也反思人性的弱点。其实,雷乃对法西斯现象的思考,在此之前就已经开始。1950年,雷乃拍摄了一部控诉战争的纪录片《格尔尼卡》。那时的雷乃已经从法国高等电影学院退学,自己尝试着制作电影,对蒙太奇和场面调度作了一系列实验。《格尔尼卡》将毕加索的绘画作品和诗歌组合起来,控诉战争给人类造成的创伤。这种控诉在《夜与雾》中沉淀成为冷静的反思和拷问。

    电影《夜与雾》解说:集中营的实况被建造者所鄙视,对于在里面受刑的人来说是深不可测的。我们了解实况为的是什么意图呢

    电影《夜与雾》审判场景:

    纳粹士兵:不是我的错。
囚犯头子:不是我的错。
纳粹军官:不是我的错。
电影《夜与雾》解说:那是谁的错?

    卡罗尔的解说富有思想深度:有谁能从这瞭望塔里提醒大家新的刽子手的到来?他们的面目真的和我们不同吗?在我们中间囚犯头子还苟延残喘,复生的军官及不为人知的告密者。有人会拒绝相信或随即抛诸脑后,我们用真诚的目光审视这些废墟,仿佛已被粉碎的怪物又重新匍匐在碎石上。当回忆回到过去,我们假装重拾希望,仿佛我们及那些在营中被蹂躏的受害者得到治愈,我们假装它只会在一个地点一个时间发生一次,我们对周遭视而不见,假装听不见人类不停地哭泣。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

channelId 1 1 战争哀歌:思想电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