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1895年12月28日,法国巴黎卡普辛路14号,“大咖啡馆”地下室。一群观众等待着一场没有演员的演出。突然,一列火车从银幕上冲过来。观众惊慌失措,纷纷躲避。

    电影出现了。从放映机里投射的光芒,改写了人类的记忆。

    史前人类在岩洞画下牛的形象。从那时起,人类一直渴望留住时间,哪怕只是一瞬。1824年,法国科学家涅普斯为一张餐桌拍了照片。不久,“银板摄影术”实验成功,人类终于留住了一个真实的瞬间。如何把一段连续的时间记录下来成为科学家热衷的话题。

    比利时科学家普拉托发现,当物体从人的眼前移开后,反映在视网膜上的物象会短暂停留。由此他提出视觉暂留原理,为电影的出现奠定了理论基础。英国人慕布里奇为了解答马在奔跑的过程中否会四蹄腾空的疑问,沿着跑道放置了24架照相机,把马奔跑的瞬间依次拍摄下来。根据视觉暂留原理,这些快速闪过的照片成为活动影像。

    留住时间的梦想近在咫尺。法国人马莱发明了活动底片摄影枪,一秒钟之内在一块感光玻璃板上曝光了12副画面。美国人也不甘示弱,1894年爱迪生发明了可供一个人观看的电影视镜。

    最终,突破性成功属于法国的卢米埃尔兄弟。他们成长于照相材料制造商之家。1895年的一天,卢米埃尔兄弟偶然从缝纫机间歇运动的机械原理中找到灵感,发明了电影放映机的抓片机构。他们制造的电影机只有5公斤重,备有一个摄影镜头,以每秒12幅的频率摄影。在后人的演示中可以看到,它既可以拍摄又能放映。当时,每卷60英尺的胶片大约放映一分钟左右,但电影机的构造原理与今天基本一致。这盏当时用于街道照明的电灯投射出活动影像,人们给它起名为电影。

    1895年,卢米埃尔兄弟拍摄了大约50部短片,最先进入镜头的多是家庭生活场景。这些每部一分钟左右的短片既是世界电影的源头,又是最早的纪录电影,纪录片是电影的长子。法国电影史家萨杜尔说,卢米埃尔的影片《玩纸牌》、《吃饭的猫》、《孩子们吵架》既像一本家庭照相册,又像无意中拍摄下来的一部描写19世纪末法国富裕家庭的社会纪录片。

    电影带给人类崭新的视觉体验。俄国文学家高尔基在莫斯科看了卢米埃尔兄弟的影片后写道:“昨夜我身处幻影的王国,非身历其境你不知道有多奇怪,它是个没有声音也没有颜色的世界……这不是生活本身,而是它的影子,不是动态本身,而是它无声的幽灵。”

    大咖啡馆地下室的电影院生意兴隆,每张门票卖1 法郎,每天门票收入达到2500 法郎。欧美各地纷纷成立电影公司,为了保持领先地位,卢米埃尔兄弟把魔术、杂耍搬上了银幕,电影《会唱戏的狗》、《变换的帽子》、《研师和骗子》展示了这一努力。

    最初的短片都由固定位置的摄影机在一个镜头里拍摄而成,但摄影师出身的卢米埃尔十分注意画面构图和动作设计。他们有意识地设计了一些喜剧场景,这些噱头常常让观众捧腹大笑。

    卢米埃尔兄弟的电影事业蒸蒸日上,1896年,巴黎、伦敦、纽约的电影院都在上映他们的影片。
不久,观众厌倦了身边的故事,卢米埃尔派摄影师去遥远的地方为观众带回陌生的风景。19世纪末,轮船和火车是最为先进的交通工具,在以巴黎和伦敦为中心的西方人看来,俄罗斯、中国、日本、埃及等国家都是十分遥远又陌生的地方。于是,最早的探险电影便是关于这些遥远的人们和风景的短片。

    为了制造刺激的场面,1907年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在非洲狩猎的经历被搬上银幕,一个酷似罗斯福的人在摄影棚里击毙了一头老狮子。这种做法降低了拍摄成本,但摄影师的弄虚作假毁坏了纪实影片的名誉,探险电影一度陷入低谷。

    法国魔术师乔治•梅里爱是卢米埃尔电影的第一批观众。他被这个新鲜玩意儿深深吸引了。梅里爱从伦敦一位光学家手里买了电影机,并在自己的庄园里用八万金法郎搭建起一个玻璃场地,把电影从现实空间引入了光怪陆离的人工摄影棚。《太空旅行记》是梅里爱1905年的作品,讲述了一群宇宙地理学家乘坐飞翔的火车到太阳探险的故事。影片的背景全部由手工绘制,布景第一次在电影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梅里爱开创了故事片传统,重新把观众召回电影院。好莱坞的奠基人格里菲斯曾经说过,“我的一切都要归功于梅里爱”。格里菲斯导演的影片《一个国家的诞生》创造了“最后一分钟营救”手法,成为好莱坞电影的法宝。从此,故事片在摄影棚里发展壮大,为观众编织梦幻故事。然而,一些勇敢的探险家带上摄影机,走向人迹罕至的偏僻土地,甚至南极、北极,为探险电影挽回了声誉。20世纪初,探险是一种高贵、浪漫的社会风尚,世界各地的探险家和贵族们,都以认领未知的疆土为荣。摄影机成为探险家的新宠。

    探险意味着危险。伟大的英国探险家斯科特死在了南极探险归来的路上,他的故事被随行的摄影师记录了下来,影片《斯科特船长不朽的故事》成为当时影响广泛的探险电影。1910年6月,斯科特的探险船“新大陆”号从英国启程,奔赴南极。

    与此同时,美国探险家罗伯特•弗拉哈迪正在北极寻找矿藏。弗拉哈迪个头高大,心性好奇,致力于探索新的大陆。和斯科特严谨的探险旅程不同,弗拉哈迪的探险更为个人化,他从小就喜欢在沼泽地带猎捕兔子,跟印第安人坐着白桦皮筏子远征。

    斯科特的探险船队中有一位摄影师邦丁一路随行,记载了许多真实的细节。斯科特在前往南极的路上,收到挪威人阿蒙森的挑战书。为了争取最早到达南极的荣誉,一场艰苦的较量开始了。摄影师邦丁拍摄了探险队徒步行走、营地生活等场景,但他在零下30摄氏度的空气中换胶片时冻伤了手,最终没有走到南极。当斯科特与四名伙伴历尽艰辛到达终点时,失望地发现了挪威国旗。回归途中风雪暴虐,他们丢失了雪橇和补给物品,最终没有能够安全归来。四个月后,搜救队找到了他们的帐篷和遗体,还有企图运回基地的15公斤重的岩石标本。斯科特生前的最后一篇日记写于1912年3月29日,日记中写道:“我们的末日已经不远了。很遗憾,恐怕我已不能再坚持了。”

    1912年3月29日。地球的另一端,对弗拉哈迪来说,这一天也并不愉快。在这一天的日记里,他写道:“我们竭尽所能,但旅途似乎处处横亘着不可逾越的障碍。所有的人都疲惫不堪。” 不过,弗拉哈迪比斯科特幸运得多。斯科特的生命在探险中终结,弗拉哈迪的生命则在探险中出现了新的转机,他从北极带回了电影《北方纳努克》,因此被誉为“纪录电影之父”。

    这就是生活在北极的因纽特人纳努克,电影的主要角色。影片采用传统戏剧的开场方式,首先用画面和字幕让纳努克一家人一一亮相。在没有声音的默片时期,字幕是一种普遍采用的方法。捕捉海象是影片拍摄的第一场戏。弗拉哈迪和纳努克在海岛的宿营地守候了两天,等待海象上岸。与一只重达两吨的海象搏斗,纳努克时时可能被海象拖入大海。当时,因纽特人用步枪对付海象。为了拍摄更为古朴的生活状态,弗拉哈迪说服纳努克像父辈一样用鱼叉捕猎。这场艰苦的战斗持续了20多分钟,弗拉哈迪不停地转动摄影机的摇把,直到1200英尺胶片全部用光。捕海象一场由长镜头构成,纳努克的搏斗,海象的挣扎,潜在的危险与心理戏剧,完全地呈现在这些朴素而有力的镜头里。
这时,浮光掠影的旅行片正在世界各地流行,弗拉哈迪对这些旅行片并无好感,他认为,“在众多的旅行片中,电影制作者总是瞧不起、也不理解他们的被拍摄对象,他们永远都是从纽约或者伦敦来的大人物。” 弗拉哈迪尊重因纽特人和他们的文化,与纳努克一家人朝夕相处16个月,第一次把游移、猎奇的镜头转化为长期跟踪一个家庭,人成为影片表现的主题。

    探险是弗拉哈迪生活经验的主要组成部分,也是他观察世界的方式。弗拉哈迪用探险的方式寻找、等待、观察,捕捉因纽特人的生活细节。她的妻子弗朗西丝说:“弗拉哈迪将探险的理念和发现的过程融入到电影的制作中,他认为,所有的艺术都是一种探险。在他的电影中,艺术与科学相互融合,二者有着相似的过程,相似的追寻——对真理的追寻。”

    弗拉哈迪带着两架阿克莱摄影机来到北极。这是世界上第一部在三脚架上装有云台的摄影机,可以上下左右摇动。有了它的帮助,弗拉哈迪的镜头可以自如地追随纳努克穿越片片浮冰的敏捷身影,画面变得灵活生动。

    《北方纳努克》中结尾的雪景镜头以远景和仰角拍摄。雪地几乎充满了整个画面,人和狗群从远处渐渐靠近,视觉上的压迫感隐喻人与自然之间紧张的对抗。同时,弗拉哈迪在长镜头里设置悬念,制造心理戏剧。纳努克发现了猎物,悄悄地靠近,镜头与观众一起等待答案。悬念解开了,纳努克将一只落入陷阱的小狐狸抓了出来,走向远处的亲人。

    拍摄《北方纳努克》时,边缘人常常作为丑角出现在当时的电影里。弗拉哈迪带着白种人的忏悔之情拍摄纳努克。“在他拍摄纳努克之前,他已经制作了一部因纽特人的电影,但他觉得那部电影很糟糕。里面有很多有趣而且奇怪的人们,但这些不是他想要的。他说:“我已经和这些人们一起生活了六年,一起打猎,分享食物。他们是世界上占有资源最少的人,生活在不产粮食的土地,但他们是快乐的,是我见过的最快乐的人。我想要拍摄电影的唯一原因是出于对他们深深的敬意。”

    因纽特人住在冰块搭建的屋子里。因为没有照明设备,光线达不到拍摄要求,冰屋子不得不被削掉一半,纳努克一家人露天表演起床。弗拉哈迪是一个浪漫主义者,他用天真之眼避开被机器层层包围的现代都市,在遥远的地方寻找诗意的空间。他说,“有时你必须撒谎,人常常为了要掌握真实的精神而去扭曲事物的原貌。”法国电影理论家巴赞称《北方纳努克》为“诗意的真实”。

    尼拉用嘴把丈夫冻得僵硬的靴子咬得柔软,用唾液给小女儿洗澡。这种可能被当时的西方人斥之为野蛮、愚昧的举动,在弗拉哈迪的电影里却是真实、温馨的细节。正是这些细节,塑造了因纽特人的真实形象。“我相信,《北方纳努克》成功的秘诀,在于它是一部让他们成为他们的影片,不是‘表演’他们,而是‘是’他们。”

    贸易站是因纽特人与外界沟通的重要场所,也是现代文明进入北极的通道。但弗拉哈迪认为,正是所谓的“文明”使人类迷失本性,他用取景框尽可能屏蔽当时已经侵入因纽特人生活的现代场景,努力营造封闭自足的因纽特人的生活空间,以创造一个纯净、快乐的人性天堂。

    纳努克对弗拉哈迪带来的留声机十分好奇,像婴儿一样用嘴巴感知唱片,流露出憨厚、纯真的笑容。当时,纳努克想象不到,那些制造和使用这些机器的人过着怎样的生活。

    20世纪20年代,美国正在创造世界上第一个大众消费经济热潮,好莱坞开始向全球推进,工业化的制作模式已经形成,精明的电影公司老板发现明星可以带来巨大利润,纷纷按照市民的口味炮制明星。这些明星年薪高达百万,也为电影公司带来滚滚财源。据统计,1922年每周大约有4000万人走进影院,到了1929年观众数字上升到1亿。

    在这奢靡浮华的电影王国,朴素真实的《北方纳努克》在纽约的首映出乎意料地大获成功,为纪录电影编织了一个创世神话。

    纳努克为了捕获驯鹿,饿死在狩猎途中。70多年后,他的孙子也出现在电影里。这是2000年拍摄的纪录电影《伟大的北极》,影片展示了人类跟随驯鹿长途迁徙的过程。纳努克的孙子乘坐飞机在北极的天空翱翔,给驯鹿带上无线电项圈,追寻它们一年四季的踪迹。

    《北方纳努克》建立了探险电影的典型形态:选择遥远的人们作为拍摄对象,与他们一起生活,在生活中寻找人物与故事,长期跟踪,实地拍摄。这也成为纪录电影沿用至今的一种工作方法。纳努克的北极已经消失了,因纽特人的传统还在延续,电影《北方纳努克》成为因纽特人文明传承的纽带。

    纳努克孙子阿达米•印安努克说:“我叫阿达米•印安努克。我们在这片土地上已经生活了五千年。如果没有这些故事,我们如何知道自己的过去呢?又如何传承给我们的孩子们呢?这就是为什么对我来说,讲故事的人和伟大的猎人同样重要。”

    探险电影把遥远的风景带回了都市,也把纪录电影带上一条了遥远的道路。

    电影档案

    探险电影盛行于20世纪初至20年代,主要代表人物为赫伯特•邦丁、罗伯特•弗拉哈迪。它以遥远的边缘民族或探险事件为拍摄对象,长期跟踪,实地拍摄,具有重要的人类学价值。主要代表作品:
《斯科特船长不朽的故事》英国  1911年   赫伯特•邦丁
《非洲狩猎》            美国  1912年     保罗•雷尼       
《杰克•伦敦在南海》    美国  1912年     马丁与欧撒•强生 
《北方纳努克》          美国  1922年     罗伯特•弗拉哈迪          
《牧草》                美国  1925年  马利安•库伯与厄尼斯特•修德   
《黑色之旅》            美国  1926年     列昂•波瑞尔     
《荒蛮之美》            美国  1927年  马克雷           
《深入刚果》            美国  1929年     艾利斯•欧布莱恩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

channelId 1 1 遥远的风景——探险电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