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2009年,成立不久的重庆科教频道亮出“渝派纪录片”的旗帜。

    这是一个久违的词汇。20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纪录片没有所谓流派概念,时代集体风格淹没个人风格和地域特征,直到90年代纪录片渐渐枝繁叶茂,异花纷呈,美学品貌因差异而丰富,央视的大气磅礴,海派的细腻繁复,川派的沉静内敛,都以名作佳构风云一时。行走在20世纪最后一个十年的纪录片曾经被冠以“京派”、“海派”、“川派”之类的称号。但随着2000年的脚印,新世纪的纪录片美学被市场洗劫一空,奖杯被收视率白眼相看。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作为文化风景的纪录片被迫脱下长衫,与电视节目、电视剧展开肉搏,抢夺观众。纪录片的地域特征或美学特色渐渐为类型特征所取代,从英国BBC、美国探索频道、国家地理频道到中国的《探索发现》。就在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时空坐标上,重庆纪录片人兀然竖起一面旗帜:渝派纪录片。个中原因值得深思。

    流派是美学风格的象征,是对作品精神内核的提炼。流派或因地域而生成,如电影左岸派、美术扬州画派;或因相同的美学追求而生成,如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法国新浪潮,真理电影,直接电影等,但流派的基本特征则是一种精神内核——无论地域或者时间的分割都不能改变,否则流派也就难以生成。那么,渝派纪录片的精神内核是什么?

    渝派纪录片生成于巴山渝水之间,此地也山峻水急,此民也彪悍坚韧,上承巴人之古韵,下开红岩之新风,巴渝文化在中华文明的版图中已然锻造出独特的性格。作为巴渝文化的影像展示,渝派纪录片首先是一种鲜明的地域文化呈现。

    从选材上,渝派纪录片把焦点对准生活在巴山渝水间的普通百姓,塑造了一个巴渝人物群像:《远祖之谜》里的巴人之祖巫山老母、巫山少女,《深山望远》中为了爱情而不惜刀耕火种、退走深山的徐朝清、刘国江夫妇,《陈小梅进城》里与养母相依为命、为改变命运而进城读书的少女陈小梅,《细细的小雨》中被遗弃的小女孩细小雨每天跑50里山路坚持读书,最后考上大学,《进城》里的李珍惊三次进城,三次回乡,最终决定在农村生活,《纤夫老李》中在大宁河拉纤为生,因为三峡工程远迁梁平县,《淹没》里即将被淹没的奉节县城中各色人物……

    从精神向度上,渝派纪录片追求一种人生态度的表达:坚韧不拔,生生不息。重庆并不缺乏精英和白领阶层,也不缺少悠闲的城市平民,但渝派纪录片却把那些幸福的人们挡在取景框外,有意识把镜头指向那些处于人生变局中的人们。或者遭遇命运的嘲弄,或者面临不可抗拒的社会变迁,他们不得不直面现实,被迫做出人生选择,但他们的选择却无一不是坚持自我,挑战命运。《细细的小雨》和《陈小梅进城》的主人公细小雨和陈小梅都是被父母遗弃的不幸女孩,又都被好心人收养。可是,生存环境依然恶劣:细小雨每天赤脚走50里山路上学,两年走了一万多里,终于考上大学,改变了命运;陈小梅背着养母参加考试,考上中专学校,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深山望远》中徐朝清、刘国江的爱情不为世俗所容,他们宁可远走深山,用粗砺的生活守护两个人的情感,直到生命的暮年。《进城》中李珍惊三次进城,三次回乡,这并不是他无奈的选择,而是彷徨犹豫之后明确的人生追求:“实实在在地说,就是我们这个地方,也需要像我们这样的人留下来,扎下根,不管是对生态也好,还是抚育后代也好,还是要我们这些人才得行。”话里透着坚韧与明悟。这些都是平凡的小人物,但他们在命运挑战面前所表现出的人生态度却并非每一个平凡的人甚至一些不平凡的人都能达到的境界。渝派纪录片选择这些人物形象暗示自己的人生理念,以此展示一种人与命运搏斗的主题。

    从美学形态看,渝派纪录片不拘一格,兼容并包,既有传统格里尔逊模式,也有直接电影、真理电影模式,只要契合表达对象,便大胆采用,毫不犹豫。这喻示重庆的纪录片工作者已经超越狭隘的纪实美学风格,不再以“黑糊糊晃悠悠”的形式印记掩饰脆弱的美学自信心,而是大胆创造,为我所用。《远祖之谜》采用情景再现展示远古猿人的生活状态,把单调的三颗牙齿演绎成一段惊心动魄的人类寻祖故事;《进城》采用直接电影模式,以五年时间记录了农民李珍惊三次进城、三次还乡的故事,从平淡的生活进程里可以看到创作者的坚持、冷静与思考;《陈小梅进城》和《细细的小雨》则是真理电影形态,创作者直接介入生活——事实上,陈小梅和细小雨已经成为媒介人物,媒体的介入已经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轨迹,尽管这种改变是良性的、正面的。

    “真实就是力量”,这是纪录片的底色,而到达真实的方式不止一种。从具有代表性的作品看,渝派纪录片在电影语言的运用上也是千变万化,求新求奇,但不管采用什么方式,守护真实的品质则是不变的中心。《进城》不追求戏剧化效果,采用长镜头缓缓叙事,随着主人公进城回乡的的反复,观众感受到思想的力量与人生的体验,特别是主人公最后决定回乡时的一番表述,就像与朋友的谈话,亲切,坦诚,真实。而《陈小梅进城》则以陈小梅的第一人称讲述这个故事,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女,在命运的安排下相遇,相依为命。然而,贫穷、孤独与分离考验着、撕裂着她们的情感,陈小梅离家去学校报到的场景具有悲剧式的情感和命运力量:母亲既担心小梅一去不回,又不忍心阻止小梅读书,一个人在灶间默默流泪,默默为小梅做饭;小梅不忍心看到年过七旬的母亲生活在孤独、贫困之中,却又无法放弃改变命运的机会,要进城读书,一早起来为妈妈背柴,晒苞谷,然后饭也没吃就离开妈妈,离开家乡。创作者没有煽情的音乐和解说,没有戏剧化的剪辑,只是忠实地展示这一对母女离别的场景,却蕴涵着巨大的情感能量。

    就表现重庆气质、提炼地域精神而言,渝派纪录片无疑已经取得相当的成功。不过,对于21世纪的纪录片尤其主流媒体纪录片来说,仅仅塑造地域形象、打造地域品牌还不够,渝派纪录片还有更大的拓展空间。首先,目前所谈论的渝派纪录片代表作都是长期跟踪、用心打造的精品,人文气质浓郁,个性特征突出,属于审美型作品,难以推广为一种工业化生产的模式,市场空间也并不稳定。其次,地域精神限制了纪录片的题材丰富度,压缩了纪录片的传播空间。因此,我建议渝派纪录片把地域精神转化为一种观看世界的方式,把对地域的观照提升到人文精神的层面,寻找作为一个流派的精神内核,并且赋予它一种恰当的美学形态。简言之,它不是对题材或特定人生经验的概括,而是观看世界的特定目光。有了这种目光,北京、上海、纽约、巴黎,全世界的题材都可以做成渝派纪录片,渝派将成为一种品牌,而不是一组产品。渝派纪录片作为品牌将在市场传播过程中释放出巨大的能量,甚至设置社会议程,参与社会建构,成为一种重要的文化力量。

    中国纪录片正在历经一场空前的艰难蜕变,市场主流从审美型向消费型悄悄转换。重庆科教频道敏锐地追踪市场动向,坚守文化品质,并提出渝派纪录片的概念,力图拓展纪录片版图,改善中国电视媒介生态,无论作为操作模式还是品牌传播,这都是一种充满锐气的探索,而这种探索将为中国纪录片的整体突围提供一次勇敢的努力。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

channelId 1 1 渝派纪录片:真实的力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