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纪录片是关于时间的艺术,时间既是它夸耀的财富,也是它无法脱下的衣服。纪录片所记录的人和事构成了一部社会史的某些章节,而纪录的方式则留下一道美学的印迹。如果从1978年开始在历史航道上作一次时空之旅,你将发现中国纪录片美学犹如大江东去,山势连绵,奇峰陡转,潮起潮落,惊涛拍岸,终于冲出三峡,海纳百川。这里从真实观、美学形态和拍摄模式考察中国纪录片30年的美学变迁。

    美学并不是居住在象牙塔里的神灵,也不免沾染世俗的习气。纪录片正如电影电视家族的其他成员一样,投射了每个时代特有的印记,而中国政治气候的特殊性为纪录片美学铺设了一个戏剧化舞台。以1978年为起点,中国纪录片的美学特征发生三次迁移,即形象化政论的内在转换、纪实美学与美学多元化,而每一次迁移都投射了政治、文化、社会与心理的影子,中国纪录片美学变迁往往呈现出戏剧性与伴随性,而随着社会发展常态化,纪录片美学变迁的动力也从外部压迫转向本体驱动。

    一、 形象化政论的内在转换(1978-1989)

    直到1978年底,中国纪录片的典型形态依然是形象化政论,这一形态自1953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成立时就被确定为唯一的创作模式。中央新影原厂长钱筱璋说,“‘形象化政论’一直是新闻纪录电影创作的指导原则,已经成为我们公认的创作传统。它既包含影片的内容,又标志着影片的样式。” 然而,这一形态在文化大革命中畸变为一种僵化模式:镜头是组织拍摄的,解说词抄自《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音乐是高昂的,解说是亢奋的,几乎所有纪录片都充满火药味儿。这种影片既谈不上真实——只是一些空洞教条,也谈不上美感——只是一些空洞画面与字句的生硬组合。

    显然,形象化政论无力表现改革开放的中国现实,可与世隔绝已久的中国电影人并不了解国际同行的动态,于是沿用旧套路成为无奈的选择。但是,纪录片人并没有简单地套用旧模式,而是对形象化政论进行内在置换,保留了画面加解说的外在形态,而置换了题材选择和解说词——原来的政治化题材为人文地理和日常生活所替代,宏伟亢奋的解说化为亲切平和的语调,一批耳目一新的作品就这样出现了:电影纪录片《竹》、《美的旋律》、《莫让年华付水流》、《春风从这里吹起》、《零的突破》等,电视纪录片《话说长江》、《话说运河》、《河殇》、《雕塑家刘焕章》等。
这一时期的纪录片虽然沿袭了画面加解说的模式,但拍摄的大多是自然地理与社会场景,解说不再是与画面无关的社论,而是与画面互补的文学性语言,以文学消解政论的僵化,一些才华横溢的解说词常常独立为文学作品,如《话说长江》的一部分解说词被选入当时的中学语文课本,而有些作品(如《河殇》)则结集出版成为畅销书。《莫让年华付水流》以朋友的身份与观众对话,《话说长江》让主持人与观众对面交流,拉近纪录片与观众的距离,画面也大多构图优美,人物亲切。即使以今天的目光审视,那一时期的作品依然具有高度的审美价值。

    此时,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的、由直接电影和真理电影组成的纪实美学思潮已经衰落,国际纪录片开始寻求新的表达方式,而电视成为纪录片常态化生存的突破口,一种文化工业形态纪录片——探索频道在美国出现。

    这一时期中国纪录片追求的真实并不是客观真实,而是真理——一种知识导游、思想导师或者道德劝诫。纪录片创作者虽然在主观上想与观众交朋友,但站位明显高于普通观众。这也应合了当时具有启蒙精神的精英文化思潮。从电影语言来说,因为同期声的缺席,解说和音乐占据了显赫的位置;画面追求美感,但有失生动自然,距真实生活还有一段路程。这些问题预示了下一时期纪录片的发展方向。

    二、 纪实美学(1990-1999)

    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的精英文化思潮在1989年发生一次突然转折,纪录片也在精英文化的扩张热潮中陡然逆转,放弃理想主义和精英立场,视点下移,真实不再是真理,而是实实在在的日常生活,操着各种口音的同期声取代了字正腔圆的配音和美妙高昂的音乐,晃晃悠悠的跟踪拍摄取代稳定优美的构图,纪实美学成为新的潮流,中国纪录片艰难地与国际思潮对接。这是一次美学迁移,也是一次文化转型。

    《闯江湖》开始尝试纪实语言,《望长城》把纪实美学扩展为一种美学思潮,而《流浪北京》则开启了民间影像的传统。《望长城》注重的不是作为伟大文化遗迹的长城,而是生活在长城周围的人,总编导刘效礼说,“长城要拍,更重要的是拍长城两边的人”。 《望长城》采用跟踪拍摄、同步录音的拍摄方法,把主持人寻访长城的过程都编进作品,强调过程而不是既成的结果,突出生活的质感,虚焦、变焦、晃动等镜头成为建构真实的一种方式。这部作品第一次把纪实语言和纪实美学在中国权威电视媒体展示出来。

    1993年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生活空间》和上海电视台《纪录片编辑室》把偶然的、个体的纪实美学实验引入电视主流媒体,获得体制与受众的双重成功。此后,纪实语言不仅仅是纪录片的特质,也成为大量电视节目的常规语言,并且纪实语言与平凡人物之间存在一种天然的和谐关系,小人物成为纪录片的主要题材。伴随着《最后的山神》、《龙脊》、《八廓南街16号》、《三节草》等作品在国际上获得奖项,与国际接轨从理想化为现实。在这一理论影响下,跟踪时间变成竞相夸耀的资本,等待和捕捉被誉为最成功的工作方式。

    这一时期的纪录片呈现出新的美学特征:以同期声消解文学的力量,放弃解说和音乐(或者只有简单的介绍性文字),放弃关于现实的理论概括,纪录片的读解空间因模糊而丰富,跟踪拍摄和同期声成为纪实语言的重要特征。因为纪实美学的影响,一些主旋律文献纪录片也开始采用平民视角和细节让领袖走下神坛,显示作为平凡人的一面。

    不过,当中国纪录片在进行纪实美学补课的同时,国际纪录片主潮已经颠覆纪实美学,自我反射方式开始流行,以《细细的蓝线》、《罗杰和我》为代表的纪录片成为新时尚。而文化工业纪录片也日趋发达,探索频道之外,美国国家地理频道、历史频道,英国BBC频道和法国、德国合作的ARTE频道都建立了独立的纪录片模式。

    三、 戏剧美学突出、多元化发散(2000-至今)

    纪实美学激起一场美学风暴,把中国纪录片带进一个新时期,催生了一批杰出的作品。然而,10年之间,电视媒体已经翻天覆地,频道增加,卫视升空,娱乐节目集团涌现,电视剧四面包抄,新闻从电视溢到新媒体。媒介喧闹了,受众分化了,而纪实美学也在一定程度上蜕化为“黑糊糊、晃悠悠”的无意义跟踪,重复单调的美学模式,戏剧美学重新崛起,成为一种风尚。

    就在这一时期,中央电视台率先实行末位淘汰制,按照收视率考核电视栏目——包括纪录片,纪录片被迫与娱乐节目、新闻节目、电视剧一起争夺收视率。市场来了,纪录片被迫调整美学步态,迎接陌生的未来。纪实美学不再是通行的法宝,等待和跟踪也不是唯一或者最佳的方式,被纪实美学蔑视的剧本、解说、音乐和真实再现等工作方法重新回归。2001年《英和白》一出现就引发的两种美学观念交锋:反对者声称这不是纪录片,影片中主要段落是非纪实的,而是导演的构成空间;赞成者认为这是一部优秀纪录片,它开拓了纪录片的表现空间。

    其实,这一时期纪录片已经面临生存危机,不少电视台纷纷撤下纪录片栏目,改播电视剧或法制节目,以求收视率最大化。幸存的纪录片栏目要么退出主流播出时间,改在凌晨与观众约会,如《见证》;要么改变纪实形态,突出戏剧特征,提升节奏,强力叙事,让纪录片娱乐起来,如《探索•发现》。同时,表现手段突破了纪实观念,《故宫》、《圆明园》以大制作的方式采用真实再现、动画等手段制造戏剧化情境,《姐妹》则以剧情片的拍摄方式和特殊题材引起轰动,一部传统美学模式画面加解说的《大国崛起》也取得巨大成功,而以商业片理念运作的《森林之歌》也为纪录片赢得尊严。2002年,一个专门播放纪录片的频道——上海纪实频道建立,纪录片向文化工业模式发展。

    与此同时,DV摄影机的普及为民间DV制作提供了开阔空间,个性化成为突出美学特征,既有以纪实美学为特色的独立纪录片《铁西区》、《梦游》,也有实验作品《纸飞机》、《三元里》等,而更多的DV作品则因作者背景、性格的不同呈现出形态各异的美学品貌。

    跨越2000年的中国纪录片在美学上呈现出戏剧化突出、多元化发散的态势,既有传统的形象化政论、纪实美学,又有个性化、实验性风格,同时剧情化、工业化成为主流媒体的美学选择。其中值得关注的是以民间DV为代表的美学个性化和以主流媒体为代表的制作模式化。这是文化多元的投射,更是市场压迫的结果。

    此时,中国纪录片与国际交流频繁,多元化不仅是中国纪录片的特征,也是国际纪录片的发展趋势:文化工业纪录片更加强大,电视市场不断拓展,美国探索频道、国家地理频道覆盖超过160多个国家;电影纪录片卷土重来,形成一股强大的潮流,以美国《华氏911》为代表的行动纪录片和以法国《帝企鹅日记》为代表的自然纪录片取得全球性成功,独立纪录片商业化趋势日渐明晰。
 
四、 展望

    30年中国纪录片美学思潮流过一条从单调向繁富、从因袭到开放的历程,宛如一条河流从发源到多支流汇入、最终奔向大海。期间,美学特征不断转换。美学转换往往是戏剧式陡峭,在某一历史时机突然出现;美学转换往往又是伴随性粘附,总是受政治、经济、文化事件的牵动被迫调整,如形象化政论的突然转移、纪实美学的突然迸发源于政治和文化事件,戏剧化、多元化美学的形成源于市场的压迫,而美学本体的自觉意识非常稀薄——纪录片并不是出于自身的驱动、而是迫于外在压力而进行美学调整。不过,随着时代的步态改变,纪录片本体意识渐渐觉醒,多元化时期一些自觉美学探索已经出现。

    从30年中国纪录片的发展轨迹看,每一次美学转换几乎都参与了国际对话。20世纪80年代起航之际,中国纪录片与国际主流思潮相差大约20多年,中日合拍行动把一些国际理念和方法带进中国;20世纪90年代转型之际,中国纪录片与国际主潮相差约30年,频繁国际交流带来新理念,中国开始恶补欧美20世纪60年代的纪实美学课程,实施美学接轨;2000年之际,中国纪录片已经建立多元化格局,美学形态已经与国际主潮相差无几,国际对话成为常规性机制,市场接轨正在成为中国纪录片努力的目标,而市场与美学的平衡却是不得不思考的新命题。

    “路漫漫其修远兮”,中国纪录片30年跨越了国际纪录片半个多世纪的历程,历经崇山峻岭、逆转急折到达美学的海洋。然而,海洋是辽阔无际的,探险是无穷尽的,中国纪录片面对是新的挑战和新的风景。
                                     


 2009年2月

     

视频集>>

热词: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channelId 1 1 中国纪录片30年的美学历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