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2007年夏,中国大连电视台、日本TNC电视台、韩国KNN电视台共同商定拍摄一部纪录片:《非常成长2007》,欲反映中日韩三国少年在成长过程中出现的烦恼、困惑、彷徨、迷茫,这些问题不仅有较大共通性,又带有各自的特殊性,三国编导及主创(中方王轶群,日方滨田俊彦,韩方李湖义)将深入家庭、深入人物的内心世界,力图探究少年与家庭、与社会的矛盾根源,以此表明一个观点:青少年的成长不仅关乎个人、家庭,更关乎国家和世界。本片探讨的意义和价值即体现于此。全片分为上下集,每集40分钟,2007年9-10月分别在中国大连电视台、日本TNC电视台、韩国KNN电视台播出,因其共性相吸与个性相异,引发了三国观众的兴趣。

    非常成长,是非常问题

    拍什么样的青少年?题材确定后,落点在何处?三方导演思虑许久,反复沟通和多次商讨,最终定在“非常”性——即“问题少年”上。道理是,社会的发展,竞争的加剧,工作和事业的压力不断增大,人们的价值取向、道德标准已在变异,势必影响到家庭。因孩子的成长而引发家庭诸矛盾,使家庭关系复杂化,问题少年,其成长的经历,有了“非常性”,这也是社会、国家发展与变化的折射,他们的非常成长,就是家庭的非常问题,社会的非常问题。

    为了能够拍出真切、生动的“非常问题”,必须以平常心去认识和纪录具体的人、家庭,透过它反映一个社会正在发生的变化,对人们的生活态度和生存方式给以清楚的表达;只有以尊重之心、善良之心、同情之心、真诚之心走进他们的生活,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以独特视角去发现问题背后的人情和人性,才能去发现产生问题的根源,从而引发观众去关注我们自身、我们的人际关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我们未来的希望所在。这种关注是我们创作者应当肩负起的历史责任。

    什么样的青少年属于非常问题?经过进一步调查,我们明白,就是青少年在成长的过程中与人、家庭、社会的非一般矛盾和冲突,以及情感观、价值观、伦理观出现的非一般失衡,这是三国共存的现实问题和急需解决的棘手问题。理念的切口找到了。

    非常问题,寻找和发现

    中国、日本、韩国,作为亚洲经济中规模最大、发展最强劲的三个国家,以三国为核心的东北亚合作进程业已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三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变化必将给每一个家庭生活带来影响。同时三国政治、经济、文化存在差异,所以三国少年的非常问题,既有不同国度社会问题的差异性,也有从人情、人性的角度揭示社会问题的同一性,非常问题透析出的是社会问题的本质,而此“社会问题”跨越国家和地区界限,因而具有国际意义和普世价值。

    带着对社会问题探究的搜寻眼光,我们开始了《非常成长2007》的摄制。

    首先三方编导分别在各自所生活的地区择出六位“问题少年”作为拍摄候选人,再从中筛选出一位。筛选的标准是:1、经历特殊;2、家境特殊;3、问题特殊。

    确定对象1——恭太  16岁(日本)

    恭太,初中入学后,乖巧的恭太突然遭到好朋友莫明其妙的欺负。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谁也没有帮助过他,绝望的他甚至想过自杀。但他又转念一想,与其去死,为什么不反过来欺负别人变成强者呢?几年前,他突然离家出走,加入街头飞车党,一度在夜晚的街头疯狂飙车,盗窃群殴,甚至对疼爱他的母亲也拳打脚踢,导致母亲肋骨严重骨折,精神一度错乱。

    在父母心中,恭太是他们生活的希望。父亲认为严父出孝子,母亲却只是宠爱。观念之异,夫妻争吵,感情冷漠。恭太被人欺辱,加入飞车党,夫妻二人也无暇顾及。事实上当恭太决定走出家门那一刻,家庭在他心里已远离而去,亲情已远离而去。他不再乖巧。从父母的讲述中,我们逐步了解到,母亲的溺爱,给恭太带来了怎样的自我意识膨胀,父母教子观念的相异,以怎样潜意识影响恭太的自我判断。我们也看到,恭太的自私心态并非生来具有,而是父母自私行为在恭太心底逐渐生根开花所结之果。溺爱、冷漠都是自私的表现,这种自私也经常表现在无意之间。要想让恭太走上正轨,万般无奈之下,父母不得不将将其送往一家私人帮助辅导中心,希望他能够尽早改掉恶习……

    确定对象2——朴雅英  18岁(韩国)

    因为父亲喝酒,夫妻离异,雅英6岁起和爸爸、奶奶一起生活。上初中的时候,交了一些坏朋友,开始变得不爱学习,无故旷课,经常离家出走,没有拿到毕业证书。15岁的她,终于忍受不了父亲经常酗酒后的殴打,选择了离家独自生活。怀揣儿时的美好,她游移在离异后的父母之间,用女儿的情感去感受微弱的母爱和父爱。出于女儿的本能,雅英期盼妈妈能够嫁个好男人,期盼爸爸能够改掉因为孤独和对妈妈的思念而酗酒的习惯。雅英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父母感情不和的阴影至今难以抹去,并将伴随她一生,父亲酗酒后粗暴的殴打让他时时想起来恐惧万分。雅英哥哥小时候因为淘气和说谎之类的事儿,常常遭到爸爸的罚跪,让他跪在一把菜刀上,只要往下一滑,腿就会流血,爸爸打哥哥的时候,把木头椅子都打断了,因为无法容忍爸爸的酗酒和暴力,13岁的哥哥从此离开了家,在酒吧里唱歌谋生。

    家庭离异,往往会激发孩子某种欲望,使他们早熟。雅英四处打工,用以自养。哥哥想推迟服兵役,多赚点儿钱,供妹妹读大学,可却遭到父亲严厉训斥。雅英最大的愿望就是要成为一个歌星,并为之不懈努力,她相信只要用快乐的心情做事情,勇敢面对生活,就能找到未来的幸福。

    确定对象3——王吉毅  13岁(中国)

    从6岁开始,王吉毅就被父亲送到大连市艺术学校学习杂技。六年来,日复一日枯燥的训练让他开始厌烦。对儿子,父亲并不真正了解,由于他的境遇不好,便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像他表姐那样在国外演杂技挣钱),娶个好媳妇,有个美满的家庭。为此常常丢下生意跑到学校监督儿子学技,低三下四地求老师能够多教孩子一些东西。毕业临近,儿子的情绪烦躁不安,不能很好完成老师规定的要求,学技水平提高不大,这让他焦虑万分。是什么原因导致王吉毅不断出错呢?我们感到,是父亲没有尊重孩子的意愿,要求越高、越严厉,儿子的逆反心理越强,渐渐生成父子隔阂,儿子变得少言,经常偷懒耍滑,不用心学技,用各种办法逃避师教,当训练严酷时,他以装病、哭闹来抗争。一次次的抗争,得到的是到一次次更加严厉的惩罚,他的人格也在一次次的惩罚中被一次次伤害,自尊心也随着一次次的训斥一天天丧失,进而成为学校有名的坏学生。

    一个13岁的少年,过早承受成人的压力,他无力抗争这些压力,他的唯一选择只有利用各种方式逃避困难、压力,使他的心态扭曲。他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可他所处的环境除了训斥还是训斥,他找不到自尊、找不到自信、找不到自乐。无心学技,不是能力问题,主要是他扭曲的心态所影响,这对他的今后人生必埋伏下悲剧。

    玩耍是他的最爱,在毕业离校那一刻,王吉毅还忘不了和伙伴们最后一次嬉戏玩耍,在欢声笑语中他可无所顾忌,这就是一个13岁孩子的原本。这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玩耍在现今的少年中越来越少,天真、童趣的世界离我们的现实生活越来越远。王吉毅毕业了,在父亲千般努力,万般哀求下进了一家专业杂技团体。在新的环境中,竞争、困难和压力会更加严酷,他能克服心里的障碍勇敢的面对吗?
 
当我们从一般角度看三个问题少年时,他们确实是非正常的,可当我们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正是人在成长过程中必然遇到的,无法逾越和回避的。他们身上不乏可爱处,甚至要比所谓的正常少年更可爱,只不过是在错误的土壤里生长出错误的美丽、错误的可爱,这是我们在拍摄中的真实发现,也是我们走进家庭、认识孩子、了解父母后,给出的事实。它让我们思考社会、家庭、为人父母……

    三、非常表达,思维与创造

    1、中国导演的纪录感受

    镜头所关注的主人公王吉毅只有13岁,对普通城市孩子来说只是小学毕业的年龄,但是他已面临毕业后就业的压力,因为他是一个学习杂技,并且要以此为生的孩子,等于说从少年时代直接进入了成人世界。和普通孩子相比,这中间整整缺失了10年。特殊的人生道路,使他没有从容成长的时间,这也是他身上种种叛逆行为的背景根源。

    成长真的是一个险象环生的旅程,这个旅程不是仅由孩子们自己完成的,必然有周围成年人的参与,在这其中孩子需要我们社会尤其是来自父母对孩子的整个人生负起责任,是一种非功利性的帮助。这成为我片子想要表达的感受之点。

    2、日本导演的纪录感受

    在某种意义上讲,所关注的主人翁公恭太很可怜,是父母的牺牲品。父母的关系不好,两地分居。正在成长中的独生子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只好到社会上去寻找刺激。但在拍摄中我发现他真的是个好孩子,很聪明,什么东西一学都会。他之所以误入歧途,重要的是他的父母没有及时发现,帮助他改正。如果不是这样,恭太很认真很聪明,一定会考入好学校,成为一名很好的男孩子,这是我感到痛心的地方。意识到这点的恭太恨自己的父母,不能原谅他们。当今日本,大家只关心自己的生活,对自己以外的事情甚至对自己的孩子,都漠不关心,恭太正是这种社会心态的牺牲品。

    3、韩国导演的纪录感受

    在拍摄中有一点我觉得难以理解,那就是所有人都认为朴雅英应该怨恨自己的父母,但实际上这个女孩一直在理解和原谅着自己的父母,并且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努力去亲近和爱自己的父母 这是让我感到感动和难过的地方。通过这部纪录片我想说的是,父母对孩子一定要付出爱和责任,帮助和保证他们不误入歧途。只有这样,整个社会才有一个健康的未来。

    少年的非常成长影响了我们的创作态度,少年的非常问题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从以下五个方面在创作中加以表达。

    1、努力遵从感受
从人物的情节和细节入手,以充分翔实的纪录语言,丰富人物心理活动和行为个性,从而形成三个少年独特色彩,增强节目的可看性和故事性。
2、努力把持感受
在孩子、父母、家庭、社会之间建立一种联系一种关系,使人物和事件的表现更具现实意义和社会意义。
3、努力丰富感受
在感情、亲情、友情之间,审视道德观、伦理观、价值观的失衡给个人和家庭带来的不幸和痛苦,以此关注人物命运。
4、努力实现感受
从社会和人性的视角,采取交叉、比对、情绪的剪辑手法,以事件进行时展开故事的脉络,多侧面展示三国青少年的成长历程中所面临的问题与困惑。
5、努力“创造”感受

    这是一次“摆拍”性、介入性的纪录,也是我们课题研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为了使三位少年扭曲的心态能够得到纠正,使他们能够健康快乐地走进社会,2007年8月下旬,我们将他们带到韩国首尔的特警训练营,在4天时间内,他们三人将要进行一种特别训练——

    (1)在密切配合的前提下,共同完成体能训练操,训练时间为3个小时。训练目的是感知在执行共同任务过程中彼此合作的重要,优化自己和他人的关系。
(2)在15公里徒步行进中穿越障碍物,训练时间为4个小时。训练目的是体会和释放自身的力量,增强克服困难、健康成长的信心。
(3)完成60米高空跳跃和楼壁攀登,训练时间为4个小时。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受高空极限挑战。这个环节的训练目的是感知生理极限、认识自身潜能、克服恐惧心理,体验并学习理智地控制情绪。
(4)实弹射击训练,没有达到要求的要接受惩罚。这个环节的训练目的是感受准确的控制自己的行为,并为不理想的后果承担责任。
(5)特警训练营为他们举办了一个座谈会,让他们彼此相互交流,增进了解。即表达感情、敞开思想、了解他人的愿望和感受、理解他人的生活。

    雅英:爸爸妈妈我总是伤你们的心,现在想起来真后悔啊,但是你们的孩子正在改变,有朝一日我一定让你们看到我成功的一面。
恭太:爸爸、妈妈,真心地谢谢你们生了我,谢谢你们为我的事情操了很多心,尽管我动不动就和你们吵架,自暴自弃 还动手打妈妈,但谢谢你们没有对我弃而不管,等我成为一名真正男子汉的时候,我们再见面吧。
王吉毅:爸爸妈妈在我来到特警队之前,我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在我以后的学习生涯中,我会努力向前进,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退缩,谢谢你们这些年对我的培养。

    我们的努力在三个孩子身上有了收获,对于三个孩子来说,四天的时间是短暂的,但这将是他们人生的一个新开端。创作的实践让我们懂得少年成长过程中的任何缺失都是终身的缺失,就如同一颗幼苗生长阶段的小树,如果缺少必须的阳光,水分、营养和适宜温度,错失最佳生长时期,难以长成参天大树。而要想弥补少年成长过程中的缺失,家庭和社会则需要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而有些方面的缺失是后天无法弥补的,所以必须尊重孩子的天性、尊重孩子人格,尊重孩子们的快乐,创造机会给他们一个释放自己的天地,他们才能健康成长。

    正因为这是一个社会性、国际性的课题,对于当今社会现实,有着非常的意义,所以这次我们的纪录,除了以纪实、调查、访问等“自选动作”以外,还采用了浓缩进程、直奔主题的介入式的“规定动作”。因为我们不想袖手旁观,之所以作这样的非常表达,一是为了纪录片的有用性、向善性,二是作一次新的尝试,让纪录与生活、纪录与理想、纪录与创造,更有多维的意义和价值。

    李汝建  张申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

channelId 1 1 非常成长•非常表达—— 一部中日韩同题纪录片的创作感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