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问道楼观》,“问”的不只是楼观台,问的更直接的是“道”。

  将中华文明的根基之作《道德经》拍成一部电影,在中国,当下,也许只有金铁木能做。

  作为一名纪录片导演,金铁木总是“纠结”在历史中。从2002年的《复活的军团》2亿人的收看纪录,到之后的《圆明园》、《玄奘之路》、《大明宫》,再到现在的《问道楼观》,他的每一部电影都是中国千年的历史中扒梳,必是大时代,必是大手笔,必是大气魄,必然是一个时代的大精神。

  金铁木扒梳着历史,再现着历史,也沉浸于历史。

  复活的军团

  《复活的军团》是金铁木拍摄的第一部纪录片。

  1999年,进了中央电视台的金铁木才知道原来电视台不拍电影,对于一个电影学院毕业的研究生,这无疑如同是人生的一个玩笑。此后他提交了《复活的军团》这个课题,而这部电影,他一做,就用了足足三年。

  金铁木的电影,最震撼的感觉是他不断让千年前的历史重现。而在时光机器没有出现之前,历史只能永远地远去,重现的历史如何保证真实性,这是作为纪录片最大的问题。

  金铁木对于历史的考证不仅是人生的,更让人感觉到是疯狂的。

  “拍摄这部影片之前,我的历史知识非常有限,对‘历史’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为了完成纪录片的剧本,我不得不大量阅读历史书籍。在将近半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泡在图书馆。半年之后,我从一个‘历史盲’变成了‘历史发烧友’,并且狂热地喜欢上了中国历史。”

  金铁木对历史的探寻,以不仅仅是在查找资料,更是在研究,在考古。

  为了这关于大秦帝国的影片,在中国的疆土上,沿着秦帝国统一的路线他行走了8万公里。

  在长平之战的古战场,他去看农民在地里抛出的钱币,甚至在路上踢到白森森的人骨。

  在图书馆,他能找到秦军的士兵,在战争中写给母亲的家书——夏天已至,可怜的士兵还穿着冬衣作战,因此请求家里赶紧把衣服寄过来。

  《复活的军团》复活了两千年前那支统一华夏的劲旅,而这部影片的拍摄过程,同样复活了金铁木内心对中国文化的痴迷。

  “也就是这部我28岁时编剧并拍摄的历史大片《复活的军团》,真正改变了我的命运。”

  这位“历史的发烧友”烧得一发而不可收。此后继续拍摄《圆明园》、《玄奘之路》和《大明宫》。而此次接拍《问道楼观》,编写剧本,三易其稿,他又花了一年时间。

  《复活的军团》后来被企业家用做企业培训的教材,在其中学习管理,学习创新。金铁木浸染在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当中不能自拔,给企业家开出自己建议的书单:首先该看《易经》和《老子》,其次才是《论语》和《孙子兵法》

  “如果说我是带着某种历史与传统的印迹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拍的纪录片就是我对自身血脉与对我们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仰望与尊重。”

  “我一直有个理想,就是把历史上那些足以感动中国人的、感动世界的英雄人物一一再现。他们的共同特征就是理想主义者,纯粹的人,为理想而奋斗的人。”

  这是一个为历史而生的人,也是一个让自己生活在历史中的人。

  历史中的自由

  金铁木总是在用影像书写历史,而在未来的未来,历史又会如何书写金铁木?
  无论这类大型文化纪录片的最终命运如何,对于这么一个特殊导演,他的大学前的经历,一定会在书写者的笔下被不断提及。

  金铁木的第一次大学只用了40天就“毕业”了。并非因为他神通广大,而是因为他之前同学写的一封信。

同学在心中极尽兴奋地描述了自己的的哥生活:开着出租车穿行在大街小巷之中,与各种人搭讪,自己开车去古河道。

这种自由让当时作为学生朝九晚五的金铁木难以忍受,但背着书包回家的他却未受到父母的责骂。包融的家庭环境中,金铁木在父亲的开导下,再次参加高考,虽然高考前一天他玩桌球到了凌晨3点,但依旧以全省第三的名次去了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专业是英语语言文学。

  报考英语专业是因为他对这个专业充满了幻想:“英语语言文学,一定是大声朗读莎士比亚原作的畅快,是径直走入艾略特的胸膛……”于是,大学,图书馆的“杂书”和电影成了他的主课。

  毕业后在北京作为一名旅游工作者“游荡”了一年,终于有一天,他自身那种只想过“一种只属于我的生活”的欲望开始爆发。“在这种生活里,激情随时涌荡,智慧即兴迸发,那是我的自由天国”。

  随后机缘之下,他开始准备北京电影学院的考试,他开始在电影中寻找自己的自由。

  而中国几千年详细的历史也为他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自由空间,不断地拍摄大型文化纪录片,让他开始可以在历史与现实之间自由游走。

  “西山被火烧云一点点地照亮,直到被一片朱红完全淹没……我无法形容眼前的“大水法”,它在燃烧!那是我所有的印象。一刹那,我完全忘记了我是在2005年还是身处1860年……我分明看到了1860年它被英法联军焚烧时的情景。或许,这就是圆明园久久不散的灵魂?”他用这样的语句来记录在看到火烧云中的圆明园。

  “每一次穿越历史都是我的灵魂之旅,就像从最初面对圆明园里几块石头的无所适从到最后的血脉贲张,历史一次一次赐予我激情与力量。”

  而在拍摄《玄奘之路》时,他的足迹沿着玄奘当年西去的道路一路同行。

  在印度之时,“有一次,我摸着玄奘本人肯定摸过的一尊佛陀像,当时有点走火入魔,那一刻,我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感觉。”

  历史的长河一如星空,真的很大。

  一个民族主义者的信心

  金铁木喜欢说自己是一个民族主义者,那份民族主义的情怀,来源于历史带来的信心。

  “三年多时间,我沉浸在秦始皇的世界中,沉浸在中国第一个大帝国的梦境里,我的血液被置换,我的心灵被洗涤。”他用如此的语言来描述自己拍摄《复活的军团》时的心理历程。

  而此后,每一部影片,他都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寻找千年文明的精髓。“十年时间,我一直在民族的长河中探索,十年之后,我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民族主义者。”
  这个痴迷于与历史对话的人,在历史中究竟发现了什么?

  在拍摄《大明宫》之时他说:“三百年的大唐,无数传奇好看的故事,反而是好看的故事太多,我需要选择和浓缩,哪些故事需要在这一个半小时里。”

  而他也直言,现在的编剧编的成分太多,很多大片都是胡编乱写,而这些人没有注意到:“历史中什么都有,不缺乏好看的东西。”因为“这是一个浮华的年代,一个商业的年代,如果你想眯在历史里,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而金铁木从历史所得到的不仅仅是精彩的电影题材,更多的还有对中华文明的那份信心。

  他说,现在的人热衷读史是内心脆弱的表现。因为现实世界的养分已经不足够让你内心平静,所以才去历史里找补,不然你总觉得自己脚下没有土壤。

   而在历史中自由游弋的他,显然因此获得了这种信心:“中华文明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引导着人类文明。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中华文明在不久的将来会再一次引导人类文明。”

  所以他愿意从历史当中,“去告诉中国人,我们的文化自信心要从哪而来,我们是有根有源的,所以为了解决当下的问题,我回到了历史当中”。

  这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还在不断用光与影表现着自己的信念,自己的信心。
“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中华文明会再一次引领人类文明。时间是唯一的答案。”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