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1931年61期《良友》画报第12页刊登的杜月笙照片

  杜月笙这位出身于水果行的上海教父,不仅在黑道呼风唤雨,而且在文化界、艺术界也周旋得游刃有余。杜月笙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比如扩大社会声誉、提高社会地位、掌控社会舆论,就去亲近文化名人、艺人。而他对于京剧的喜爱,或许是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染,有一种本能的认可。这可从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向往与崇敬看出。他在门厅高悬对联“友天下士,读古人书”。可见他骨子里流淌的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传统意识。但他毕竟只读过5个月的书,无法去“读”,就重金聘请高明的说书艺人长期为他讲《三国》说《水浒》,学习历史知识和古人处世方式;他还一度勤练书法,虽然没有什么成就,但“杜镛”二字终可潇洒地到处签写。这种附庸风雅之举,使黑道大佬“满脸透着杀气的粗人”形象为之改变。

  这位温文尔雅书生样的上海教父对于京剧的喜好,不仅仅停留在一般戏迷的听和看,而是自己亲自走上舞台。1924年为难民组织募捐义演,他演过《连环套》;1930年杭州西湖博览会开幕时,他演过《打严嵩》;1931年上海中华赈济会募捐义演,他演过《骆马湖》。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长张慰如主演《玉堂春》,他和张啸林分别扮演蓝袍和红袍。这和现在很多人在KTV一展歌喉来吸引众人眼球有相同的心理,杜月笙当然不是缺少社会关注度,他是利用这唱戏的外衣给自己增加点文化气息,博得点好的口碑,扫除人们对黑道是不入流的惯常想法,为自己树立社会名望。正如法袍和假发是法官必不可少的行头一样,品位、文化及社会关怀也是上流社会所不可缺少的。没有了这些东西,他们的权威便会减少一半。这也正是杜月笙为何比黄金荣后来者居上的原因。杜月笙在鱼龙混杂的上海滩大行其道,各界人士都来拜他做老夫子,不是光靠他有庞大的黑社会组织,更在于他有深入人心的力量,也即现在我们常说的人格魅力。

  1931年为祝贺杜家祠堂落成,杜月笙举办堂会,邀请了各路京剧名家,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四大名旦,生行演员马连良、言菊朋、高庆奎、谭富英,武生演员杨小楼、李吉瑞,小生演员姜妙香、金钟仁,老旦演员龚云甫,丑角演员肖长华、马富禄以及南方名角麒麟童、刘奎官等,几乎名角“一堂打尽”,即使梨园界,也难以齐聚恁多名角。但众多名伶,唯独缺了“须生泰斗”、“伶王”谭鑫培的得意门生余叔岩。去赶热闹的贺客,不少是为了去看几场南北京戏名角会演的拿手戏,因为这在当时是有钱也不易看到的。1947年,为祝贺杜月笙60寿辰举办的堂会,连演十天,又是京剧名角毕至,“冬皇”孟小冬专程前往,演了一段《搜孤救孤》。这次演出,成为孟小冬的广陵绝唱,她拜余叔岩十余年,正式登台演出也就这一次。

1931年61期《良友》画报第12页刊登的杜月笙家祠仪仗游行盛况

  杜月笙家祠仪仗游行盛况。仪仗队有5000人之众,包括蒋介石、淞沪警备司令熊式辉、上海市长张群等在内的党国要人都送了匾额,极一时之盛。第一块匾为吴佩孚所题。

1931年61期《良友》画报第12页刊登杜家祠堂落成典礼

  心高气傲的孟小冬为何独为黑道老大而唱?知道孟梅恋的人都知道,孟小冬当年离开梅兰芳之时说过一句话:“我不嫁则已,要嫁就嫁一位跺脚乱颤(即有权有势)的人。”而杜月笙当然是“跺脚乱颤的人”。这样的男人才能让孟小冬去仰视,去放下身段。杜对孟的礼让与爱慕,又使孟小冬把高傲化为柔情。再骄傲的女人其实要的东西也很简单,就是男人对她的理解和呵护。杜月笙这两点恰恰都做到了。杜月笙懂得欣赏她的艺术才华。人需要来自别人的欣赏而达到自我的肯定,况且这欣赏是来自自己所仰视的男人。孟小冬一唱以谢知音。杜月笙的多年呵护使孟小冬饱受婚恋创伤的心找到了依靠,孟小冬也使这位阅尽美色而不识爱情的黑道大亨尝到了爱情。1949年,杜月笙带领全家离开上海去香港后,就安心做起了寓公,跟孟小冬学唱戏。这时候的杜月笙早已失去当年一呼百应的风光,但这时候的他或许更接近平常人的幸福。末路的英雄还有心仪的美人在旁侍奉,晚景不算坏,在感慨人生变幻无常,名利荣辱皆浮云之余,亦有世间真情最可贵之喟叹。因此也不难理解,在他垂暮之年,给孟小冬一个婚礼,去世之前,尽毁别人写给他的所有欠条的举动。

  这位当年以心狠手辣而让人闻风丧胆的黑社会大佬,最后却以一个“情”字为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句号。在中国京剧的传统叙事模式中,结尾往往是坏人变为了好人,好人得到了幸福的圆满结局,杜月笙充满戏剧性的风云人生,本身是一出比戏剧更为精彩的戏,人生谢幕之际也如传统戏剧的结尾一样漂亮。

  撰稿:良友图书有限公司 编辑 朱品君 来源:良友纪录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

channelId 1 1 上海教父杜月笙的京剧情缘 1  杜月笙这位出身于水果行的上海教父,不仅在黑道呼风唤雨,而且在文化界、艺术界也周旋得游刃有余。杜月笙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比如扩大社会声誉、提高社会地位、掌控社会舆论,就去亲近文化名人、艺人。而他对于京剧的喜爱,或许是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染,有一种本能的认可。这可从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向往与崇敬看出。他在门厅高悬对联“友天下士,读古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