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中国涉外事件秘闻》一书封面


末代皇帝溥仪


末代皇帝溥仪

  程远行是老一代外交家王炳南、乔冠华的秘书。他经历了许多鲜为人知的风云变幻的历史事件。当年“末代皇帝”溥仪是怎样被引渡回国的?他在火车上究竟有没有自杀?当时真有群众在火车站批斗溥仪?程远行将这些历史谜团著写成书《中国涉外事件秘闻》(作家出版社出版),本文摘自该书。

  关于末代皇帝溥仪等人被引渡回国的这段历史,特别是溥仪在引渡入境前后和火车上的表现和言论,知道的当事人极少极少。

  20世纪80年代初,我因工作关系,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开会的时候,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溥杰(溥仪的胞弟)常常见面。我们经常议论这段引渡溥仪的历史。当时,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想法,认为这段历史非写不可,一是为了历史的需要,二是我们的年龄已不年轻。写出这段引渡事件,也已经是一件事不宜迟的急案了。特别是在80年代,社会上有关皇上的宣传热,有些过头,有些失真。为此,我们很有必要,将溥仪这段被引渡回国的历史写出来,真实地向读者作个介绍,以免再以讹传讹。

  伪大臣被吓得尿裤子?

  伪满洲国各大臣和将领在被引渡回国过程中,精神上是有些紧张、有些害怕。据某大臣事后说,当时他们也不知道中国共产党会怎么处理他们,是像对待地主那样,先批斗、后枪毙,还是被发配到边陲流放,心里都没有底。他们带着重重疑虑,从苏联火车下来后,就四处观察,走了一百多米的步行路程,并没有看出有什么异常,反而在心里增加了几分安全感。他们看到的是,在车轨之外20多米外,站了几个人,有一个苏联押送代表苏军中校,有两个穿中山装的中共人员,还有在中国列车车厢门前的一个列车员。所见到的中国人,都看不出有什么敌意。这和当年日本关东军押送犯人的情景完全不同。

  然而,在某电视剧里,却把这些伪大臣、伪将领们描写得像胆小如鼠的草包。其中还传说有这么一段故事:有一个伪满大臣一登上中国的火车,就吓得直哆嗦,还没等找到座位,就吓得尿了裤子,还大声地向持枪的解放军报告说,他尿裤子了!

  编制这类耸人听闻的所谓历史故事,无非是要博得观众一笑。可作者想没想到,活着的那些当事人,看了这一电视,会有什么反应。有一位改造好的伪大臣说:“我们是有罪,应以法论处,何必如此丑化我们呢?与其这样丑化我们,还不如一枪崩了我们,不更痛快!”

  其实,这些人当中有文有武,虽说他们并不都是有觉悟的人,但也都不是一群大字不识的草包。虽说他们在懵懵懂懂地摸着石头过河,但他们都不是一群一文不值的傻瓜,其中有的人也很有学问。因此,还不至于在吉凶未卜的情况下,先吓得尿了裤子。

  再者,这些伪大臣、伪将领虽然在伪满时代,做了多年养尊处优的高官,养成了骄奢淫逸的习气,但他们大都是些经过风浪、碰过惊险的绿林好汉。他们有的人出身行武,有的人出身土匪、红胡子,有的人本身就是老一代东北军的军阀。他们都是些不怕死、玩过命的深山大王。这些人怕什么?什么也不怕!什么死亡风险啦,什么万炮齐轰啦,这些玩意儿对这些人来说,是小菜一碟,有何可惧!他们有的人虽然没有动过刀,没有动过枪,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历史经历,但他们都不是一些省油的灯,而是一些出卖过老祖宗、出卖过人格灵魂、出卖过国家资源的老油子。他们都是一些遇事不慌、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就是这一类的人物怎能在被移交回国的过程中,会流露出窝窝囊囊、贪生怕死的样子呢?

  我和溥杰均在现场,都没看到、也没听到有谁受吓而尿裤子的事,所以那些人纯粹是瞎掰。

  溥仪在厕所上吊自杀?

  尤其是在一部电影里,虚构了末代皇帝厕所自杀的场景,让人无法忍受。

  所虚构的故事是这样:时间是这批俘虏被引渡的路上,溥仪戴着一副深色眼镜,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手里提着一个中型皮箱,步调沉重地走进了一个宽大的厕所。当溥仪走进去时,厕所里传出了一声喊叫:“皇上上吊自杀了!”接着有几个伪满大臣,也陆续走进厕所,有些人也慌慌忙忙地在厕所门前进进出出,一场混乱。在这一片混乱的气氛中,有个大臣说出了皇上自杀的原因,说什么“皇上本想留在苏联,不想回国。今天既然已经被押了回来,他就以死不从”。

  这个故事弄得很玄虚。究竟溥仪上吊了没有?自杀身亡了没有?是怎么又活了过来?谁也弄不明白;各伪大臣在厕所跑进跑出,是在干什么?是进去看热闹?还是去救人?谁也弄不清楚。

  这故事给人一个总的印象是,溥仪出自对新中国不了解、不放心,对苏联把他引渡回国不满,而走进厕所上吊自杀的。换句话说,新中国这场引渡,把溥仪的小命差点给断送了。

  这种推断式的故事,对执行引渡使命的人来说,颇有压力。

  事实上,根本就没发生过溥仪上吊自杀的事情。

  溥仪这个人不是一个有胆量、有勇气、敢于自杀的人。如果他因为皇位旁落,或是皇座完蛋了而感到前景无望,就想自杀的话,那么,他这一生恐怕早就死过几次了。他在年近半百的时候,又被虏到了苏联,一些不如意的事情,接连发生,一些自杀的理由,不断出现,可他都挺了过来。这次被押送回国,谁也没逼他,谁也没惹他。他却要上吊自杀。谁相信?这位末代皇帝也是经历过风雨的顶尖人物。他面对这一崭新的客观形势,情况还没弄清楚,就先步入黄泉,用意何在?

  如果说溥仪出自“怕”或出自“惧”,而想了断自己,这也太低估了这位敢于出卖老祖宗,敢于向日本军国主义集团投靠,敢于坐上伪满皇帝宝座的溥仪了。

  溥仪此人的思想,在改造之前,就其根源和体系说来,是属于帝王将相、唯我独尊的范畴。他自认为是神仙下凡,是真龙天子,他的话就是法律,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天意。天下人谁也不能伤害他,谁也不敢伤害他。他本人也不容许受人欺辱,更不会遇到一点点挫折就想驾崩归天的人。

  假如溥仪真要自杀,他也下不了这个手。他没有这个勇气,因为他连个苍蝇都不敢打。既不敢杀生,何敢灭己呢?况且,他要自杀,也对不住他爱新觉罗的老祖宗啊。因为爱氏老祖宗给他的使命是,要支撑住老祖宗给他留下的江山——大清国家。祖传的“家业”被推翻的大趋势,他也奈何不得,但这好端端地“家业”落到人家手里,他怎么会甘心呢?怎么会俯首听命呢?因此,他不管处在何时何地,他满脑子里想的是“复辟”,想的是收回失去的江山,想的是恢复他的王位。有人硬说,溥仪在引渡过程中绝望了,想上吊自杀。这不是他当时的思想,不是他的本意。因为他真的就这样窝窝囊囊地一死,还有什么脸面,归天去见他的列祖列宗。

  如果溥仪上吊发生在苏联境内厕所里,但苏联押送代表就根本没谈及此事;如果是发生在绥芬河车站厕所里,那就更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因为,在绥芬河火车站里,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厕所,更没有像故事里描写的那种高水准的、规格高的大厕所。况且,在苏中双方移交战俘的时候,我们已明确下令限制:这批战俘从苏联火车下来,严格按照指定路线,步行200米的路程,直上中国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在这中间,不准许任何俘虏去火车站上厕所。

  溥仪刚坐上中国火车时,急切想摸摸车上的情况,以窥测火车的去向。他曾问过厕所是在前边,还是在后边。实际上,他是以上厕所为名,走过去看看有什么反应,车厢里有什么“动静”。他走到这节车厢的前头,转了一阵,也没上厕所,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一两天的旅途,溥仪也去过几次厕所,却没出现有任何找机会自杀的迹象。

  溥仪怕死,他不想死是一贯的。不想死对他来说,不难。只要不自杀就不会死的。但是,如果军事法庭一旦判他死刑,或者是把他交给农民批斗,就难逃一死。这两种死,都是他无法抗拒的,无法挽救的。这也是溥仪最担心最关心的事。于是,溥仪在登上中国火车之后,就千方百计地想从各方面了解中共对他的态度,是把他先送进法庭,或是先交给农民批斗,还是网开一面。他希望从押送人员嘴里得到的是,可以不死的信息。因为他不想死,他要力争活着。

  火车离开绥芬河不久,溥仪在车厢里转悠的时候,偶尔听到有人低声说:“上边来了!”他很高兴,似乎回到中国,又有人称他“皇上”了。同时,他看到几个大臣们又说又笑,嘻嘻哈哈,还和中共的押运兵(小王)拉得很熟。当小王走开之后,这几个大臣更是谈笑风生,比在苏联打麻将的时候还坦然、还自在。这一气氛对溥仪的影响不小,好像他和死神也拉开了不少距离。接着,他的情绪也有了变化,胆子也壮了起来。

  溥仪从车厢厕所回来之后,主动找陆曦谈了一次话。这次谈话,使溥仪多少也摸到了一点底。至少他知道,在火车上会平安无事。于是他便采取了走一步、看一步的办法,先吃好、再睡好,醒了以后再说。因此,溥仪被押送到抚顺的路上,连想自杀的念头,都不会有的。

  农民集体批斗溥仪?

  某电视剧里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在靠近火车的一个大站台上,有一大群农民,有的手持锄头,有的拿着扁担、铁锹,还有的拿着红缨枪,呼呼啦啦地拥了上来。为首的农民头目,还哇啦哇啦地嚷着什么,农民们也在喊些什么。

  当火车进站之后,农民们顿时静了下来,似乎要看看火车里都是些什么人?

  火车门一开,下来的竟是溥仪和几个伪满洲国的大臣。这时,就在这一片寂静的火车站上,突然爆发出一阵农民们的吼喊声。为首的农民大叫一声:“他就是皇帝,他就是康德,就是他!”他这么一叫,农民们跟着就七嘴八舌地喊了起来。有人喊:“就是他!没错,就是他!”有人喊:“打死他!打死他!”

  还有几个手持铁锹的农民挤到了火车门口,大喊大叫:“我要杀了这个狗皇帝!”

  溥仪面对这种斗争场面,很害怕,似乎死期已经来临,有些不知所措。有的伪大臣被吓得直哆嗦。火车门口,已有持枪大兵在把持,没有退路。两旁的军警虎视眈眈地在盯着他们。怎么办?想逃无处逃,想躲无处躲。对面的这些手持农具的贫雇农,似乎真的要把溥仪等人就地正法。

  以上这段惊心动魄批斗溥仪的故事,是援引溥仪担心自己会被农民批斗致死的心态编出来的。其目的是让人们看到,溥仪在农民面前是个罪人;也可看到农民的觉悟高,有一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革命气概,有一种要把这真龙天子批倒批臭、再踏上几千只脚的造反精神。同时也是为了吓唬吓唬溥仪。似乎将“文革”时的批斗场面,搬到了五十年代。

  我们认为编此故事的上述两个目的,已经达到了“效果不错”。

  溥杰和我作为这段历史的当事人、见证人,只能提供一些历史事实和有关情况来说明上述批斗溥仪的故事是假的、是编出来的。

  新中国刚刚成立,全国各大行政区还没撤销。东北人民政府在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下,负责处理引渡这批战俘的工作。对这批战俘的移交和押送工作,东北人民政府公安部、铁道部作出了专门部署。从绥芬河到沈阳沿线各大火车站,对这一特殊专列,必须提供方便,保证顺利通过。各站内的治安必须做到外松内紧、绝对保密、不让群众知道情况。因此,这列战俘车所通过的各火车站,不仅农民、群众不知道火车里坐的是什么人,就连许多车站的工作人员、包括车站负责人也都不知道溥仪就在这列火车上。

  既然沿途各站没有什么人知道这列火车里有溥仪,那么火车站台上批斗溥仪的故事,只能是子虚乌有。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

channelId 1 1 末代皇帝溥仪被引渡回国的真相(组图) 1  程远行是老一代外交家王炳南、乔冠华的秘书。他经历了许多鲜为人知的风云变幻的历史事件。当年“末代皇帝”溥仪是怎样被引渡回国的?他在火车上究竟有没有自杀?当时真有群众在火车站批斗溥仪?程远行将这些历史谜团著写成书《中国涉外事件秘闻》(作家出版社出版),本文摘自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