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即使拍摄纪录片非常辛苦,但罗莎莎在拍摄时却依然挺“酷”。本版照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一次偶然的机会,岳阳女孩罗莎莎被张艺谋相中专门为其拍摄纪录片。5年来,她几乎天天与张艺谋朝夕相处,成为另类“谋女郎”

  从2006年开始,罗莎莎用摄像机镜头完整地记录了整个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台前幕后以及发生在张艺谋身上的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张艺谋奥运开幕式当晚破例 接了一个从日本打来的电话

  谈到张艺谋,罗莎莎说得最多的就是他在导演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时所发生的“趣事”。

  “我们平时的工作非常紧张,除了吃饭就是工作,大家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所以,平时只能自娱自乐。”罗莎莎说,有时候,工作人员会在闲暇时互相传发社会上恶搞张艺谋的那些手机短信“段子”,但张艺谋却并不“见外”。

  就在奥运会开、闭幕式运营中心刚刚成立时,曾经有一名工作人员给张艺谋发了一条手机恶搞短信,内容大致是奥运会开幕后,张艺谋有一天晚上出门,被人从背后拍了“板砖”。张艺谋顿时血流满面,只好立即去医院包扎,但当医生打开张艺谋脸上的纱布时发现受伤的人竟是张艺谋后,马上停止救治不说,而且还拿出一根针又猛扎了他好几下,边扎嘴里还边嘟哝说:“这不是搞奥运会开幕式的张艺谋吗?”

  “张艺谋看到这条短信后大笑不止。笑完了,他又严肃地对大家说:‘现在社会上能有这样的段子,只能证明大家对奥运会开幕式非常重视,所以,大家一定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不要让全国的老百姓失望。’说完这些话,他又立即召集几名主创人员开会研究开幕式的细节设计了。”

  在执导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期间,张艺谋还不厌其烦地常把报纸上看到的新闻转述给身边的工作人员听。“他很有导演的特质,很会讲故事,即便是在报纸上看到的内容,从他嘴里讲出来会格外有趣。有一阵子,他老爱给人讲汶川大地震时发生的‘猪坚强’的新闻,他说:‘哎,你有没有听过‘猪坚强’的故事,没听过?那我来给你讲一遍吧!’”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开始前好几个小时,为了保证自己不分心,张艺谋将手机关闭了。开幕式全部结束后,他打开手机发现手机里的短信早已经爆满了,向他表示祝贺的电话和短信铺天盖地。“但因为工作还没有结束,他始终没有接听和回复。”

  “不过,那天晚上,他还是破例接了一个从日本打来的电话,因为那个打电话的人是他的好朋友高仓健。”罗莎莎说,高仓健在电话里说“你们的开幕式是我看过的最好的开幕式,从开始到结束,我一直盯着电视看,一秒钟也没有离开!”“听了高仓健的一番话后,张艺谋开心极了,很是高兴地把高仓健在电话中所说的话转述给我们听……”

 

生活中的罗莎莎。

  张艺谋美国小餐馆吃饭时 想到“空中飞人”的点火方式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表演结束后,国外将李宁“空中飞人”的点火方式称为“中国式浪漫”。

  罗莎莎告诉记者,早在2006年初,刚刚接到做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的任务时,张艺谋曾设想由9个人从鸟巢的9个入口跑进来共同点燃主火炬,象征“九洲齐聚”、“九九归一”。“但他马上就否定了这个设想,认为这种点火方式‘太没有创意’。”

  今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大地震后,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的精神深深地打动了张艺谋,他又想到通过地面和空中接力的方式点燃奥运主火炬,但操作几次后发现这一方式虽然有创意,但很容易因风速、控制及设备的问题出现意外,只好再次放弃。

  两年多时间里,张艺谋和两名副导演及主创人员设想了成百上千种点火创意,直到今年6月在美国一家小餐馆吃饭时,张艺谋才想到用奥运冠军做“空中飞人”的点火方式。这一创意通过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空中特技总导演程小东的加工,终于得以完美演绎。

  奥运会开幕式到底应该通过什么方式拉开帷幕?这也是困扰张艺谋的一大难题。起初,主创人员曾经设想使用最具有中国古老传统的编钟,但在实际操作时,由于编钟构造复杂,摆放起来非常不容易,何况现在已找不到会使用其演奏出美妙音乐的人,而且撤走时需要浪费大量时间,因此,张艺谋坚决反对使用编钟。

  后来,又有人提出使用“祝”这种早在北宋就已失传的古代乐器,但由于这种乐器已无证可考,它的外形是什么样的,声音又是什么样的大家查遍了古代文献也不得而知,故而,张艺谋也只得将这一方案“流产”。

  经过主创人员一年多数百上千次激烈争执,张艺谋终于拍板使用外形虽然失传,但据史书记载发声为“金石之声”的“缶”作为开幕乐器。可是又有人提出“缶”与“否”同音,有不吉利的含义。为说服反面意见,张艺谋特意请来了专家,请他们对“缶”和“祝”作出选择,专家倾向了“老谋子”,最终,张艺谋选择了春秋战国时代的古老乐器——“缶”。2008面经过现代科技改装后的古乐器“缶”排列成壮观的“缶阵”。但就是这“缶阵”,也曾经让张艺谋和其他主创人员争执了不下千百次才敲定。

 

罗莎莎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现场跟拍张艺谋。

  张艺谋初见罗莎莎时告诉她: 你个子太瘦小,可能不太合适

  1998年9月,19岁的罗莎莎在岳阳高中毕业后成为北京电影学院导演专业的学生,4年后,她留校攻读该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在她刚读研究生那年,一位副导演找到她说,有一位拍过几部戏的老导演要拍新戏了,需要一个场记。

  与导演见面那天,罗莎莎和那位副导演坐在咖啡厅边喝咖啡边等人,“透过玻璃,我远远地看到张艺谋朝我们这个咖啡厅走过来,当时,我就傻了。本科毕业时,我父亲从岳阳打电话给我,要我想办法去跟一次张艺谋或陈凯歌的电影组,看看大导演是怎么拍片子的?我在电话里笑着说,这怎么可能?但就在这一天,张艺谋却飘然而至……”

  事隔近6年,罗莎莎回忆第一次与张艺谋见面时仍旧觉得“确实有些突然。”好在张艺谋很亲和地和她拉起了家常,“现在看张导演面试人多了,才悟出来,他就是在很平常的问话中,摸清楚对方的个性。”

  那天,张艺谋说她个子太瘦小,可能不太适合做场记,“你打板的时候还要摄影助理帮助举板才行啊!”张艺谋这样一说,罗莎莎的心就凉了,“肯定没戏了,张艺谋是用最现实的方式涮我啊。”

  罗莎莎这届研究生毕业之际,电影学院的领导通知要研究生们去校长办公室见张艺谋,说是张艺谋要挑选专业基础好的同学给他做纪录片。“同学们都兴奋地去了。我当时想,反正他已经见过我了,也说了我不适合,我如果再去面试,也没用。”那天,罗莎莎正准备去上海拍摄纪录片《私塾》。“有一个场景,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我拖着行李箱从学校里往外走,很多同学却从学校门口进来去校长办公楼,两个方向,我用羡慕的眼光看着那群同学。在去上海的火车上,有好几个同学还给我发了短信,问我怎么不去见张艺谋?不是我不想去见他,但有谁知道,我已经是被他涮过一次的人了!”

  在上海拍摄时,罗莎莎接到了上次那位副导演的电话,要求她把自己拍摄的作品给张艺谋看看。第二天,她托同学把大学时的毕业作品《奶奶》交给了那位副导演。就在她回到岳阳继续拍摄《私塾》时,她接到了那位副导演的电话,要她赶快回北京去见张艺谋。“这次见面的时间很短,张艺谋简单明了地对我说:‘我看了你的作品,就定你来拍摄我今后的纪录片,我不会干涉你的拍摄……”

  就这样,5年来,罗莎莎几乎天天不离张艺谋左右,为张艺谋拍摄了导演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纪实《奥运八分钟》和《图兰朵》、《满城尽带黄金甲》、《千里走单骑》等有关电影幕后的纪录片。此外,还拍摄了张艺谋筹划实景演出的幕后故事《印象漓江》,张艺谋、谭盾在美国大都会歌剧院排练《秦始皇》歌剧的纪实等。

  在云南丽江拍摄电影《千里走单骑》时,张艺谋带着罗莎莎见到了日本著名电影演员高仓健。“那天,高仓健老说我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说我拍了他很多秘密,多次竖着食指贴在嘴边做手势,言下之意,是要我为他保密。”

 

拍摄闲暇时的罗莎莎

  张艺谋执导伦敦奥运开幕式? 罗莎莎:不仅是他,我们都会疯了的

  北京奥运会后,当张艺谋拒绝了英国邀请他担任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时,罗莎莎对他很是理解。“如果他再接一次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的工作,我想不仅是他,我们这些常年在他身边工作的人都会疯了的……执导奥运会开、闭幕式的压力非比寻常。”

  张艺谋说,北京奥运会后他“很清闲”。虽然张艺谋说他是“惟一一个北京奥运会结束之后,不会有升迁的人,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民间人士,没有一官半职。”但由于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取得了空前的成功,一时间,他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声望陡涨,最近,网上就盛传张艺谋可能会出任电影管理行业的官员的说法。对此,罗莎莎认为“很不现实。”“他是一个电影导演,是一个创作者,亲自拍摄电影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生命……我想,他不会习惯于被行政事务束缚住创作的。”

  “8月9日凌晨,开幕式全部结束后,张艺谋对我们说,给我们整个团队可以打100分,但他对自己却没有作半句评价,他只是笑笑……他就是这样。”罗莎莎说。

   主编说话 假如我们身患残疾

  两个同样精彩的奥运会终于落幕。由辉煌的鸟巢飞出了一个新的流行词:鸟巢一代。“鸟巢

  一代”指的是我们中国的“80后”、“90后”,这些青春洋溢的运动健儿和志愿者,向全世界展示了自信开放、拼搏奉献、智慧理性的崭新形象。两个奥运会历时一个多月,感动无时不在。尤其打动我的是残奥会开幕式上的一幕,汶川大地震中失去一只脚的“芭蕾女孩”李月在轮椅上舒展双臂,翩翩起舞,脸上荡漾着晶莹的微笑……

  说实在的,对残奥会,我们许多健全人远不如对此前的奥运会那么关注,除了比赛本身观赏性的差异外,是出于同情怜悯而不愿看到激烈竞争的残酷?可这又是一种多么居高临下的心态?

  残疾人朋友可不愿我们这样居高临下地看他们,他们说,身体的残疾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灵的残疾。但是,真的“不可怕”吗?如果有一天我们发现自己身患残疾?反过来再问,即使我们四肢健全,耳聪目明,我们称得上心理健康吗?

  美国盲聋女作家海伦·凯勒写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举世闻名。她在书中写道:“我们对待生命如此怠倦。在对待自己的各种天赋及使用自己的器官上,又何尝不是如此……那些耳聪目明的人却从来不好好利用他们的这些天赋。他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无任何鉴赏之心。事情往往这样,一旦失去了的东西,人们才会留恋它。人们得了病才想到健康的幸福。如果让每个人在他成人后的某个阶段瞎上几天,聋上几天,黑暗将使他们更加珍惜光明;寂静将教会他们真正领略喧哗的欢乐……”

  拉拉杂杂说了这些,似与本期星期天专刊的内容关系不大。纯属有感而发,但愿读者诸君不嫌啰嗦。

  来源:湖南在线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

channelId 1 1 "谋女郎"罗莎莎讲述与张艺谋朝夕相处所见/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