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范执中(原志愿军20军58师政治部宣传干事,现81岁):现在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总感到一种遗憾。

  周文江(原志愿军20军59师177团2营副营长,现86岁):这是一排长叫张宏才,这是二排长叫纪金夫,这是三排长,这些人都死了。

  解说:20军的周文江曾经和杨根思一起被评为“全国一级战斗英雄”,当时他们有4个人一起到北京受到毛泽东的接见,而这四个人中有三个长眠在了长津湖,现在唯一幸存的周文江只能通过这些照片,来追忆那些年轻的战友了。

  曾经在长津湖指挥过新兴里战斗的詹大南老人住院半年之久了,目前他的身体状态依然不容乐观,很多老志愿军战士在提起詹大南指挥战斗的时候都说他喜欢吹胡子瞪眼,难以想象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家当年在风雪席卷的苍茫夜色中,面对美军的眼神是多么的咄咄逼人。

  27军的黄万丰对于朝鲜战场一直耿耿于怀,他所在的部队在开赴长津湖的路上曾经路过一些被美军飞机轰炸的朝鲜的小村庄,黄万丰当兵有五六年了,打仗死人的事情见的多了,但朝鲜老百姓的残垣断壁中,一个哭喊的孩子让他动了侧隐之心。

  黄万丰(原志愿军27军81师243团1连连长,现81岁):这个小女孩是敌人轰炸把她父母都打死了,就剩5岁一个小孩子,连这个椅背高都没有,我带个人过去,我以前有条短裤子给她做一套衣服,叫通讯班的战士做他们手都很巧,做套衣服给小姑娘。

  解说:这个小女孩名叫娇静子,这么一个幼小的孤儿,黄万丰不忍心看着她饿死冻死,就把女孩暂时收养在身边,黄万丰当时只有21岁,完全不会照顾小孩,所以打仗的时候就把她放在后方,行军的时候就用担子把她挑上。虽然两人语言不通,但黄万丰对她关爱有加,形同父女。

  黄万丰:冬天的衣服又给她弄两床小被,这个小孩一开始饿的那样,给她点好吃的拉的厉害,那时候也没有药,我还偷偷的把我吃的给她吃半片。

  解说:1952年,黄万丰所在的9兵团回到了国内,从那个时候起,他就一直惦念着他曾经收养的朝鲜女孩,算起来,到如今那个女孩都应该有六十几岁了。

  黄万丰:那时候咱有一个规定,不能带朝鲜人回来,我给她三个月的吃的用的,我后悔在那儿了,这个女孩本来我想带回来,我是怕人家检查出来不让我带,我怎么办,我没敢带。

  解说:志愿军过中朝边境回到祖国的时候都兴高采烈的,但是黄万丰却伤心不已,边境上并没有什么检查的程序,小女孩其实可以顺利的带回中国,这让他一辈子都后悔不已。

  1982年的时候,黄万丰有幸又去了一次朝鲜,他作为曾经朝鲜战场的战斗英雄,成为了中朝友好代表团的成员,受到了金日成的亲自接见,金日成用流利的汉语向中国的老志愿军表示了慰问。在国宾级高规格的热情款待之下,黄万丰还是念念不忘娇静子。

  黄万丰:我还想去看看那个小女孩,跟外交部一说,算了吧,不要麻烦你们了。人家的军事博物馆那建设的相当好的,还专门上他那个分界线,看三八线,看美军在那站岗清清楚楚。但是车要从他那过,他不让走。

  解说:60年过去了,直到现在黄万丰的愿望依然没能实现,他和娇静子天各一方,一直没有机会再次相见,曾经打过长津湖战役的迟浩田此后成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任国防部长。

  1996年12月,迟浩田率团访问美国,在德克萨斯州的胡德堡基地时,接待他的海军陆战队司令查尔斯上将私下里特别向迟浩田问起了长津湖战役的事情,因为他父亲就曾经在长津湖和9兵团交过手。

  迟浩田:他父亲是陆战一师的副师长,上校副师长,他说我父亲讲了后,讲到这件事,那是很激动,觉得一生难忘。你们志愿军飞机封锁轰炸挡不住,冰天雪地挡不住,大兵压境挡不住,不得了。我父亲费了很大的劲才跑出来,当时我告诉他,我们那时候基本是小米加步枪,没有飞机没大炮,完全靠勇敢精神,如果有现在的武器装备,那你父亲就当了俘虏了。

  解说:迟浩田向这位陆战一师的后人讲述了长津湖战役的经过,并且赠送给了他一本孙子兵法作为礼物,长津湖战役对于美军陆战一师来说,是一个永远难忘的记忆。

  迟浩田:谈起这件事以后啊,有点像谈虎色变,被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斗精神顽强精神吓住了,后来,谈到吃饭时,敬你一杯。干杯好几次,交了个朋友。所以我们打出了威风,打出了顽强精神,为国家争了光。

  解说:60年过去了,当白雪覆盖了碧血,当岁月吹散了硝烟,志愿军9兵团战士冒着冰雪和严寒在荒山野岭中与世界上军事实力最强大的部队,与美军最精锐的陆战第1师惨烈厮杀,用热血和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尊严。

  在长津湖冰天雪地里战斗过的每一个人,他们都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

channelId 1 1 迟浩田谈长津湖唏嘘不已:没见过冻死这么多人 1 迟浩田(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我第一次看到,战士瞪得眼睛很大,笑咪咪的,脸上都是冰,一化以后看那很安静的,这种场面确实我从来没见过,没见过一次冻死这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