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史上那些流放

  公元819年6月25日,酷夏,台风之前的酷。潮州,恶溪边一块高地上。场面:高地上人山人海,有荷锄挑担的,有执刀弯弓的,人群以一张供桌为核心,簇拥着。供桌上,一羊,一猪,香火缭绕。站在供桌前的,是一位穿官服的老者,白发稀疏,牙齿稀疏,皱纹却不稀疏,他手拿一纸文书,面对恶溪,等着。

  恶溪中,也有一个群体在等着。那是一群名叫鳄鱼的大型两栖爬行动物,充满杀机的琥珀色眼睛在水波中眨呀眨。

  等什么?鳄鱼们在等羊和猪,老者却在等着给鳄鱼们念文章。武士将羊和猪哗啦一声推入恶溪后,老者打开文章,朗诵:“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愈……”原来是韩愈先生!韩愈文章写得好,但鳄鱼们不一定这么认为,那些抑扬顿挫的腔调在它们听起来不一定比河水的哗啦声动听。可将近1200年前的那个潮州的酷夏,韩愈坚持要用自己美妙的文辞来和这群“冥顽”沟通,为什么?有什么用意?

  表面信号:用行政级别恫吓鳄鱼

  韩愈自元和14年被贬到潮州当刺史,从北纬33度左右南下到北纬23度左右,所谓的“夕贬潮阳路八千”。低纬度地区的气温很炎热,还有一个比气温更热的问题:鳄鱼为害。

  唐代潮州多鳄鱼

  公元9世纪的潮州多鳄鱼,“鳄鱼之涵淹卵育于此”,大量的鳄鱼在此生育栖息,据记载:“恶溪有鳄鱼,食民产且尽。”给当地人民的畜牧业饲养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既然是一方父母官,就得为一方除害。早前他也在诗里头信誓旦旦地说:“本为圣朝除弊事。”然后,具体如何“除弊事”呢?这鳄鱼力大皮糙牙利,据韩愈的文章,它们连熊都能吃。且人家是水族,能隐身沼泽,你进我退,你退我进,在21世纪的现代化的香港,抓住一条逃逸的鳄鱼都尚费周折,何况9世纪的潮州?

  现实手段不行,只好借助咒语。而祭文,就是文学化的咒语。这种方式在当时是合法的,韩愈当然不能免俗。于是,他写了这篇“除弊事”的《祭鳄鱼文》。

  这篇似乎带有神奇驱赶功效的祭文,使用了什么特殊手段呢?手段实在不特殊,用的无非是行政级别。“今天子嗣唐位,神圣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内,皆抚而有之”。听好了,天下都是我们老大的,包括你们藏身的恶溪。接着呢,又祭出自己的行政级别:“刺史,县令之所治……鳄鱼其不可与刺史杂处此土也。”听好啦,你们不能跟我这个受老大委派来的刺史同处一地。既然不能同处,那就你滚蛋,滚哪里去?去潮州南部的大海好了,那里“虾蟹”多了去。什么时候滚?三日;三日不能,就五日;五日不能就七日;七日就是极限,再不走,那就“操强弓毒矢”陪你们玩到底。

  处处提到天子刺史

  手段无非就是“天子”、“刺史”、“强弓毒矢”,换用现代的一句话就是“总统”、“州长”加“导弹”。有这么赶鳄鱼的吗?《古文观止》的选编者吴楚材一语道破玄机:“处处提出‘天子’二字,‘刺史’二字压服它。”

  这些人类范畴内的行政级别,对于鳄鱼哥鳄鱼姐来说,都是浮云。韩愈干吗放出这些浮云来?

  内在信号一:向天下喊话我还很倔

  我们来破译这些浮云。韩愈老师放出这些狠话来,其实根本就不是念给鳄鱼听的,而是念给人听的。

  早在写《祭鳄鱼文》半年前,韩愈曾在京城发过一番狠话。那一年,唐宪宗兴师动众迎接佛骨舍利,百姓们甚至烧伤自己身体作为供养。以儒家传承人自居的韩老师感到极度的不安,他无法容忍“异端”思想威胁儒家思想的主流地位。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