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1949年1月我被任命为海军第一编队舰队长,第一编队是师的编制,和“重庆”号、“灵甫”号一样直属总部,不属于四个舰队。上级命令我带领15艘舰艇到定海待命。我参加李宗仁召集的师长以上军官会议后,顾祝同在与我谈话时透露了他们“以和备战”的阴谋。我看出他们内心的算盘仍要打内战,眼看“和平八条”不能实现,抗战胜利后国家可能复兴的一线生机和希望将毁灭无遗,因此,我就决心起义,联络海防第二舰队司令林遵一起干。

  今年4月23日是国民党海军海防第二舰队在南京起义62周年,当年林遵和吴建安等率舰队起义后,被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称为“南京江面上的壮举”。这次起义的领导者之一、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大连舰艇学院原副院长吴建安生前曾撰有未刊稿,忆及这段经历的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现发表如下。

  1949年1月我被任命为海军第一编队舰队长,第一编队是师的编制,和“重庆”号、“灵甫”号一样直属总部,不属于四个舰队。上级命令我带领15艘舰艇到定海待命。

  我参加李宗仁召集的师长以上军官会议后,顾祝同在与我谈话时透露了他们“以和备战”的阴谋。我看出他们内心的算盘仍要打内战,眼看“和平八条”不能实现,抗战胜利后国家可能复兴的一线生机和希望将毁灭无遗,因此,我就决心起义,联络海防第二舰队司令林遵一起干。

  林遵司令以“永嘉”舰为旗舰,在长江天堑巡视长江防务。4月20日我离开南京下关码头,将编队移到八卦洲码头江面锚泊。我事先通知了信号兵,林遵司令乘“永嘉”舰下来马上报告。

  4月22日凌晨4时左右,得到报告,我命令发信号给林遵。此时,林遵的旗舰“永嘉”舰刚刚经过我舰要去上海。我在信号中说“请林司令返航,我有要事相商”。“永嘉”舰立即掉头上驶,距我舰200米左右锚泊,我乘小艇急登“永嘉”舰。我到“永嘉”舰后对林遵说:林司令,该是我们行动的时候了。他说:“不行,我手下没有一条船,他们都在镇江到吴淞口一带,我一定要考虑到吴淞口以后如何做。”经过商量,他仍有顾虑。我说:“那么我们这次就要分手告别了,不过我单独还要干,只是力量小一点。桂永清是什么人,你也清楚。你带头力量大,成功了你还是个头。如果我这面干起来,桂永清是不会放过你,我们是一个系统的,到时候他一定会迁怒于你,还可能软禁你,你还能干吗?”他考虑了一下,又对我说:“能不能如今大家在一起商量一下,听听大家的意见。”我说:“这正是我原来的想法。”于是发信号通知在八卦洲江面锚泊的各舰,请各舰长上午7时半到“永嘉”舰开会。

  在旗舰“永嘉”舰开会的有二舰队,第一编队,第二编队,以及江防舰队等各舰的舰长,共大小16条军舰的舰长,还有两个小艇队队长。在“永嘉”舰,我主持开会,会上主要讲去与留的问题。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有不表态的。会议时间较长,到晌午各舰派小艇来接舰长。最后林遵提出:无记名投票。表决结果是多数支持,少数反对,林遵宣布起义。会议决定,林司令坐镇“永嘉”舰,我派人过江与解放军联系,各舰长回舰。

  下午4时左右,林遵秘密离开旗舰,突然乘小艇来“惠安”舰,说要睡觉。我大吃一惊,“永嘉”舰无人坐镇怎么行呢?林遵说:“我已经四天四夜没有睡觉了,到你这来安全一点。”

  接近黄昏,有小艇在江面与各军舰间串来串去。天刚黑,“永嘉”舰发出了信号说:请示移锚位,立即起锚,下驶上海方向。永嘉舰是旗舰,开会表示是带头支持并且投了赞成票,也是这次带头下驶的军舰,很多舰跟着一乱而下。林遵用无线电喊话,叫回了四艘军舰:“永绥”舰、“楚同”舰、“安东”舰、“美盛”舰。

  天很黑,各舰舰长都自动地来到“惠安”舰,问为什么这么乱,聚集在“惠安”舰官厅。我问“吉安”舰长宋继宏:“你怎么没走?”“你舰队长没走,我怎么敢走。”准备开会,我请大家坐下,突然灯熄了。我对林遵讲:“会不能开了。”林遵同意,请各舰舰长迅速回去,掌握本舰情况,不能再乱了。这时林遵也要走,去“永绥”舰。我说“永绥”舰刚回来,天太黑,路上不好走,他舰上的情况你也不清楚,这样跑去很危险,还是在此安全。灯突然亮了,我说:“有问题我处理。”此时,少校轮机长胡陶滨跑来报告:“机舱有人捣乱,我已派武装控制了机器,没有你亲声口令,决不允许乱动机器。”

  随后,我就准备到士兵集中的地方去。刚出门,上尉副长伍岳一把将我抱住:“舰长你不能去,下面危险。”他被我用力推开,后退好几步碰在铁板上,碰得很响。我说:“我不怕危险,身上带有枪。”必须经过上甲板才能下去,天很黑,有一个士兵大声喊口令,我回答:“舰队长。”他说:“我的机枪已经上膛,谁不开船就打谁。”我故意靠近一步说:“是郑存岭吗?”他说:“是。”一个轮机下士为何不在机舱,而跑到上面来干什么?可能是受乌合之众的要挟。我没有时间盘问他,只说了两句:“枪不要走火,此地流急,必须有我的命令才能够解缆。”他回答:“是!”声音叫得很干脆。

  我急忙下梯,到达官厅门口,只见两名士兵跪在地上。持步枪士兵记不清了,持手枪的枪炮中士叫刘敬祖。他们齐声对我哀求说:“您一定要开船呀!我们是士兵代表,请您把船开上海去,到上海后我们以全舰的生命担保您。否则,我们当您的面自杀。”我忙扶起他们说:“凡是我的好弟兄,都不该自杀的。”我进入官厅,坐着的官兵都习惯地站起来。64岁的胡心长领江,也从座位上站起来。我说:“领江请坐!”然后自己也坐下,对大家说:“弟兄们都坐下吧!”

  胡领江精神很好,用湖北口音高声说:“我60多岁,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开航不听您的命令行吗?您的士兵用手枪逼着我,我说,就是打死我,没有您的命令我也不能领航。何况我一到晚上眼睛就看不见,每次夜航都是您亲自开的。”此时,胡领江的左边,仍站着一个拿着手枪的轮机中士史国华,不过,枪口已不指向胡领江,而是朝着地面。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