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在广州会议上,叶剑英为符振中当海南话翻译,这是很多解放海南书籍中都津津乐道的细节。细加对照,这些书中所写几乎都是附会符振中本人的回忆。

  符振中的回忆文章《接应大军 解放琼岛》中就这样说:“会上,我汇报了琼崖纵队三个总队兵力的部署,接应主力部队渡海作战的各项准备工作和岛上敌人的活动情况,要求大军尽快渡海。我还转达冯白驹同志的两条意见:一是乘敌人防线不严密,军心混乱,先偷渡一批兵力,加强琼崖纵队的接应力量;二是如果这样行不通,就派一批干部和技术员,把枪支、弹药、物资偷运过海,充实琼纵实力。叶帅对解放海南非常关心,很用心听取汇报,还在本子上作了记录。我开始汇报时,用普通话讲,但讲的是‘海南普通话’,大家都听不懂。叶帅说:‘你用广州话讲吧。’我讲的广州话也和普通话差不多。他又说:‘你干脆用海南话讲,我帮你翻译。’我心里感到惊奇:‘他也懂海南话吗?’后来才知道,叶帅在大革命时期来海南岛住过一段时间,会讲文昌话,于是我便改用海南话汇报。”

  这些回忆被演绎到很多包括今年新近出版的解放海南的书籍中,我们仅选方天等著《四野最后一战》(国防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可见一斑:符振中来到地图前,开始汇报情况。符振中开始用普通话讲,但讲的是“海南普通话”,大家都听不懂。符振中讲的广州话也和他的普通话差不多,大家照样听不懂。叶剑英又说:“你干脆用海南话讲,我帮你翻译。”符振中十分惊奇,心想:“叶司令难道也懂海南话?”在座的众将领也露出了不解的神色。叶剑英看出了大家的疑问,解释说:“大革命时期我在海南岛住过一段时间,会讲文昌话。”于是,符振中便改用海南话汇报,叶剑英一字一句地向大家翻译。琼纵符振中参谋长的汇报引起了大家的极大兴趣。大家认真地听,详细地记录,耐心地询问,直到把琼崖纵队的情况和海南敌人的兵力部署搞清楚为止。

  这些写作到底有多少真实的成分呢?琼崖党史研究上似乎迄今为止,还未看到叶剑英大革命时期在海南住过的记载,好在我们还能查到资料,知道叶剑英本人亲口讲过他听不懂海南话。

  那是1979年6月23日,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在出席五届人大二次会议的广东省代表团讨论会上发表谈话,他说:“上次我回到广东,赶上省里开地、县委书记会议,同他们见了面。我问他们,本地干部有多少,本地干部请举起手来,我看大约有三分之二。我说很好,说明重视培养本地干部。过去外来的干部,到了广东工作,因为有语言问题,在基层找农民谈话有困难,听不懂,有些政策贯彻不下去。所以,要号召外来干部学本地话,本地干部要学普通话。否则语言隔阂,不利于接近群众,交流经验。广东的语言太复杂,潮州讲话一个样,广州又一个样,开平、雷州、海南和客家地区讲的话都不一样。讲普通话,城市好一些,农村、山区差一些,所以,要积极学习、推广普通话。我是广东人,对海南话也听不懂。现在广东农村里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好在文字相通,但语言不通也不行,不容易接近群众。所以外来干部要学本地话。”(《叶剑英在广东》,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

  既然叶剑英都亲口说海南话他听不懂,那么他怎么能给符振中充当海南话翻译呢?会议的亲历者杨迪在《创造渡海作战的奇迹》所说,当是可信的:会议“听取了琼崖纵队符振中参谋长关于海南岛情况的介绍。符振中同志讲的广东普通话,大部分我们能听懂。有些地方我们听不懂,赖传珠政委就请兵团参加会议作记录的一位广东籍干部将听不懂的话翻译成普通话。”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