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当伤痕累累的志士们当年戴着脚镣手铐在特务们外强中干、耀武扬威的威逼和强迫下走向刑场时,除了他们不惜付出鲜血和生命的革命理想和信念之外,在这个浮生芸芸的世界上,他们最牵挂和不舍的还有什么?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那就是“爱”——使人类生生不息、让世间幸福美满、令生命甜蜜如花的爱!为此,本报记者精心筛选采写了以下“红色恋情”经典故事。从这些或详或略的故事中我们可以发现,在红岩英烈们毕生为芸芸众生追求幸福未来的同时,自己的爱情却是如此曲折凄婉又充满革命和人性的绚烂光彩。

  人物小传

  姜绮华,著名小说《红岩》中许云峰的重要原型许晓轩的妻子。

  许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青年生活》月刊主编、中共川东特委青委宣传部长、重庆新市区区委委员等职。1940年4月,许被捕,辗转关押于贵州息烽监狱、白公馆看守所,于“11·27”大屠杀时英勇就义。

  姜与许1935年在家乡江苏江都结婚,共同生活了六年,后于1946年随许家迁往上海。解放后姜在政府机关从事资料收集整理工作直至上世纪70年代退休,至今仍居住在上海静安区昌平路一个幽静的小区内。

  姜绮华:革命者的婚姻背负了一种责任

  “跟现在的感情相比,那时候革命者的婚姻在多了一份真诚与忠实之外,还更多地背负了一种社会和历史的责任。”说这话时,一种异样的光彩在姜绮华老人的眼中闪烁。

  红色爱情的最亮点

  在嫁进许家前,年方二八的姜绮华从来没有见到过许晓轩。他们俩的婚姻是典型的旧式婚姻——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准绳。当时许父在钱庄做经理,姜父则是钱庄会计,他们的婚姻可谓门当户对。

  “结婚那天,吃过早饭便上轿,整整抬了将近一天,才将我从娘家抬到他家。一路上周围全是眼睛,我根本没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已经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只是偶尔趁人不注意时朝旁边瞅了几眼,恍惚看见那是一个高高瘦瘦的斯文人。”

  过门后,姜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从未见到过的大家庭,家里人各房管各房的事,非常独立。而她对丈夫的敬意一直有增无减:“晓轩是个才子。以前在仙女庙读私塾时,老先生出上联‘柴门闻犬吠’,他马上对出下联‘茅店听鸡鸣’。”

  姜敬佩丈夫还因为她知道丈夫是一个革命者。许从私塾毕业后参加了进步知识分子陈世德举办的外语讲习班,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婚后,许又前往无锡,在公益铁工厂任会计。为了组织军需生产,他全心泡在厂里,连孩子生病住院也顾不上去看望。偶尔姜埋怨他不顾家,他都耐心解释:“我不是不爱孩子,实在是工作抽不开身。有国才有家,只有国家安定了,才会有家庭的安宁。”在他的劝导下,妹妹许永清也加入了革命者的行列。

  可是接下来的一件事却使他们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他为人热情侠义,经常带革命志士到家里小住。不知怎的,其中一位就将痢疾传染给了我们一岁的儿子,送到医院已经没救了。”即便如此,许也从来没有埋怨过一句。1939年随厂来到重庆后,许在外面奔波的时间更多了。“逢礼拜天他有空时,他就常带我和许多朋友到自家后山去玩。我们说说笑笑,他偶尔也讲一些通俗易懂的革命给我听。后来我才明白,他是有意要发展我参加革命。而对我来说,那段快乐的日子就是我们爱情的至亮点,一直埋藏在我记忆的最深处。”

  宁死不屈与一生不嫁

  1940年4月,许晓轩不幸被捕。此时,他们的女儿仅出生八个月。“家里人全瞒着我,只是说他出了差。可是我觉得不对:即使出差,也应该有信或者电话传消息呀。直到后来他们才将这个噩耗告诉我。”

  得知心爱的人遭此噩运,姜悲痛之下染上严重的肺病,足足在家躺了三年。牙牙学语的女儿每次问她“爸爸到底是什么样”时,她都心如刀绞。三年来,她托许的大哥四面想法营救,可一切都是徒劳。丈夫辗转托人从狱中唯一送出的东西,便是一张字条,上面请家人捎20元给他,他想和家人见面。

  姜老回忆说,记得一次许的大哥得到消息,趁空袭放警报时来到监狱外,远远看见许被士兵押往防空洞。“他穿着囚服,人瘦得不成样子。他们远远地互望了一眼,可在凶神恶煞的士兵监视下,连一句话都说不上。”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