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1930年12月初至1933年2月底,国民党南京政府以10万基础上递增到50万的重兵,对中央苏区发起了一至四次“围剿”。苏区军民运用“诱敌深入”及“运动中歼敌”的战略方针,使得敌军的进攻每每败北,先后歼敌8.7万余人,缴获的弹药物资难计其数。光是在战场上活捉、击毙敌军的师长就达10个。这10个“壮志未酬身先陷”的敌方师长,各自的命运不尽相同,但俱是悲哉惜哉。

  国民党军第十八师师长张辉瓒

  在国民党军对中央苏区第一次“围剿”的10万部队中,张辉瓒的第十八师是“剿总”总指挥鲁涤平最为倚重的精锐部队。该师为甲种编制,向有“铁军师”之称。正是这个原因,应验了骄兵必败的俗语。张辉瓒自恃实力,欲抢头功,率师楔进永丰,又不顾五十二旅旅长戴岳的劝谏,下令两个旅向龙冈推进,撞入红军早已严阵以待的罗网中。12月30日上午,经过3个小时的雾天激战,张师两个旅9000余人,除戴岳匿于破庙得以逃脱,其余无一漏网。副旅长洪汉杰、团长朱志先等战场毙命。旅长王捷俊、旅参谋长周纬黄等被俘。

  张辉瓒在部队溃败时换上士兵服装,也不要贴身警卫跟随,爬上万功山半腰钻进一棵枫树旁的乱草堆中,被搜山的红四军第十师一个班发现,给拉出来。开始张佯称是旅部“书记官”,到了山下被俘虏兵揭穿,才露出真实身份。

  张辉瓒被捉的战讯传开,在红军中引起了轰动性的欢呼。朱德、毛泽东闻讯赶来看张师长。毛泽东对早在长沙就相识的张问道:“是你剃了朱毛,还是朱毛剃了你?”张狼狈之极,细声回答后提出“润之先生请饶命吧”,说愿意捐枪捐款等,只求免于一死。

  张辉瓒被红军俘去的消息传到南昌,鲁涤平大为惊慌,与参谋长谢慕韩等人计议对策,决计派人与红军谈判进行“赎救”。张的妻子朱性芳也从武汉赶到南昌,催促鲁主席救出丈夫。这时,湘军将领程潜、唐生智等人也发来与中共中央谈判赎救张辉瓒的电报。朱性芳迅速赶到上海,通过中共地下联络员、也是长沙人的龚饮冰接上联系,愿意以30万银洋30担西药等优厚条件作抵,由上海三家大银行担保,换取张辉瓒。中共中央也基本同意这样做,派军委副秘书长李翔梧与涂作潮赴南昌落实“赎救”事宜。

  不料就在李翔梧两人与朱性芳等抵达南昌的前两天,张辉瓒在东固群众的万人公审大会上,被几百赤卫队涌到台上夺走,给斩杀了。刚刚下火车的李翔梧从新买的报纸上看见报道,立即与涂作潮潜逃出城。

  国民党的“赎张”行动,成为南柯一梦。蒋介石闻报不胜悲哀,提笔写了“呜呼石候,魂兮归来”八字(石候为张的字号)。

  国民党第五十师师长谭道源

  红军第一次反“围剿”之前,毛泽东与朱德计议的反攻突破口,是选定先打张辉瓒第十八师,还是先打谭道源的第五十师。而两相比较,又认为先打谭师有利,因为该师已孤军深入到乐安与宁都交界的源头圩,距红军集结地小布仅25华里。谭师又是乙种师,只有8000余人。源头至小布之间有一条狭长的山谷,两旁山势陡险,利于设伏。

  不料,红军在12月25日、26日接连两夜在山谷充伏落空,不见谭师撞上埋伏。原来,25日清早,有一个从小布逃出来的地主跑到源头圩,向谭师长报告了红军的机密。谭道源吓出一身冷汗,赶紧收回进攻小布的命令,并派人骑马将已出发的先头部队追回,随即向鲁涤平发报要求救援。谭的这一呼救,导致了鲁主席电令张辉瓒师出动两个旅向小布移动,最终在龙冈被红军歼灭的厄运。

  张师龙冈惨败,侥幸躲过一关的敌第五十师最终逃不出红军的手心。于龙冈获胜的红军转过身来,挥师向东扑向驻于宁都东韶的谭道源师。1931年1月2日,毛泽东、朱德签发了《进攻谭道源师的命令》。1月3日上午,担任正面和左翼进攻的红三军团与红十二军,赶到东韶抢占了黄泥寨制高点,从南、西、北三面向敌人发起攻击。下午1时,红军发起总攻,围歼了第五十师一五一旅,击毙敌军官兵近千人,俘虏3000余,缴获机关枪40挺,50瓦功率电台1部。谭师的师部是虚设的,谭道源这天正在151旅指挥战斗。因此,俘虏群里混杂了这个换了装的谭师长。红三军团急于赶到前面去追击第五十师的150旅,匆匆地释放了被俘虏的敌方士兵。由于未加甄别,谭道源也夹在其被开释了。谭氏一出东韶,又带人赶到150旅驻地,急率该旅全部往宁都北部逃走。由于担任左翼的红三军未能及时赶到,形成缺口,使得谭师150旅钻出罗网。尽管谭氏在战后布置部下对他被俘一事严加守密,但第五十师的剩余官兵们都知道,谭师长当过红军的俘虏。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