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萧伯纳是17世纪以来英国最重要的现实主义戏剧家,他创作的小说和剧本深刻地表达出了关心工人阶级和社会问题、同情被压迫者的鲜明立场,1925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萧伯纳与宋庆龄一起,是“国际反帝同盟”的名誉主席,他对中国人民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他拍案而起,曾联合各国著名人士发表宣言,严厉谴责英帝国主义的残暴行径,支持中国人民的反帝爱国运动,此后一直密切关注着中国的民族独立和抗日救亡运动。“九·一八”事变以后,“国际反帝同盟”曾委托一批世界文化名人拟到中国访问,其中就有萧伯纳的名字。

  

  1933年初,在宋庆龄、蔡元培、鲁迅、杨杏佛发起的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总会的邀请下,77岁高龄的萧伯纳偕夫人将乘英国“不列颠皇后号”轮漫游世界,并从香港到上海作短暂访问。消息一传出,上海文化界的反应空前热烈,轰动如潮,各大媒体竞相刊登萧伯纳来沪的消息及其作品,而上海的几乎所有重要的作家也都纷纷撰文予以评说,掀起了一股“萧伯纳热”。2月2日,《申报·自由谈》发表郁达夫的《萧伯纳与高尔斯华绥》:“我们正在预备着热烈欢迎那位长脸预言家的萧老。”“我们对于萧的希望,就想他能以幽默的口吻去向世界各国说出我们政府对于日本帝国主义来侵后的幽默,与国联对于此事的幽默,另外倒也没有什么。”上海的生活书店也大登广告,推销有关萧伯纳的书籍。2月9日,《申报·自由谈》又发表玄(茅盾)的文章《萧伯纳来游中国》;2月15日起连载宜闲(汪倜然)翻译的中篇小说《黑女求神记》。而萧伯纳抵沪的当天和次日,《申报·自由谈》还连续两天刊出“萧伯纳专号”,其中有何家干(鲁迅)的《萧伯纳颂》、郁达夫的《介绍萧伯纳》、林语堂的《谈萧伯纳》、玄(茅盾)的《关于萧伯纳》、许杰的《绅士阶级的蜜蜂》和杨幸之的《Hello Shaw》等等,在高度评价萧伯纳的文学成就、批评国内对萧伯纳译介不够的同时,对萧伯纳此次到沪的现实意义发表了各自的见解,如同邹韬奋所说的那样,希望萧伯纳能在中国振作起国人的社会主义精神:“他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他的有声有色的著作都是在暴露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腐败、黑暗,在我国所谓‘有力量的人’尚彷徨于歧途中的时候,这位老先生到中国来走走,我们当然尤其表示欢迎。”

  2月16日的《申报》转载路透社15日电文,在当时国内率先刊发了萧伯纳离港来沪的消息,称萧伯纳夫妇将乘昌兴公司的英国皇后轮,周游世界由美国经欧洲而到香港,并在昨日上午6时已搭乘原轮,从香港开出,直达上海;预计明晨6时,船抵达吴淞口。

  2月17日一大早,中国电影文化会及上海剧团联合会代表洪深、戏剧协会代表应云卫和上海各界青年400多人手持旗帜,高举“Welcome to our Great Shaw”的标语,齐聚税关码头,等候萧伯纳的光临。民权保障同盟会的林语堂、邵洵美等人以及中外新闻记者20多人,也在欢迎的人群之列。现场打出了许多欢迎横幅、标语,大多为“欢迎革命艺术家萧伯纳”、“欢迎和平之神萧伯纳”、“欢迎同情中国土地完整的萧伯纳”等等,其热烈情形,比泰戈尔在1924年访问上海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直到中午12时,在寒风中站立了一个上午的欢迎人群仍兴致不减。而事实上,在当天的清晨5时,宋庆龄已经和杨杏佛等乘汽轮驶往吴淞口并上船迎接,他们在皇后轮上相见甚欢,还共进了早餐。在长达4个小时的密谈中,宋庆龄和萧伯纳围绕“危机的中国与红色的苏俄”展开探讨。萧伯纳迫切想知道危机的中国里正在发生的一切,他问中国对日本的侵略有什么准备,问“满洲国”是一个怎样的政府,问南京政府与红军能不能成立一种联合战线来抵抗日本,甚至迫不及待地问:“苏维埃区域在哪里?有多大面积?”

  萧伯纳本来不想再登岸了,他推辞道:“除了你们,我在上海什么人也不想见,什么东西也不想看。现在已经见到你们了,我为什么还要上岸呢?”宋庆龄笑道:“上海是有不值得见的人、不值得看的东西,你尽可不见不看。但你既是环游世界,到上海而不下船不上岸,这能算你到过上海吗?现在我请你到我的家里做客,一是尽我地主之谊,二也是成就你真正环游世界的宏愿。”萧伯纳不由得感叹宋庆龄的热情,也惊讶于宋庆龄的口才,不忍拒绝。这样,在宋庆龄的反复相邀之下,原本因夫人身体不适而心情郁烦、无心登岸的萧伯纳,这才“游兴复浓”,“愿登岸一行”。

   (来源:光明网——中华读书报)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