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首播

重播

  1949年3月,北平已和平解放,人民解放军正以摧枯拉朽之势,“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在这令人振奋的日子里,我人在香港,心系祖国,携新婚不久、有着身孕的妻子周荫君,打消她可能在船上流产的顾虑,怀着急于回到新生的祖国、急于参加新的工作的迫切心情,与生活书店在港的工作人员一起,登上党组织特意安排的一艘专送在港民主人士和文化人的外籍轮船,回到了新生的北平。

  在北平的生活还没有完全安定下来,上海也解放了,这在我心里引起了巨大的波澜。在学习全国第一次文代会的文件和许多作家的发言后,我强烈地意识到,展现在我面前的是陌生而又奇异的新生活,如果不去体验,将会两眼漆黑,无法写出像样的文学作品来。

  我决心辞去生活书店的工作,回到自己熟悉的上海,为自己的“城市写作”寻求一个更丰富更扎实的新空间。离开北平前夕,我专门到北京饭店向茅盾先生辞行。茅盾先生对我想回上海下生活的意愿表示了肯定,并说把写作放下一段时间没有什么关系,要紧的是须有长期深入生活的思想准备,为自己今后写作开辟一个新的起点。他当时还写了一封信,让我带给时任华东局统战部副部长的周而复同志。

  我当初并不知晓信中的内容,只是担心误事,回沪不久就赶紧找到上海大厦周而复工作的地方,将信交给了他。周而复看信后对我说,茅公提到你回上海是想深入生活,要我有机会时提供帮助。我听了,觉得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差一点掉下泪来。其实我和茅盾先生并没有太多交往,对一个文学青年,他竟如此的关爱和支持,这使我深为感动。

  不久,我接到通知,去上海市政府重工业处报到,随后被分配到上海第三钢铁厂,任军管会军事助理员;一年后,又继任副厂长。我的生活由此掀开了新的一页。其间,我出席了上海市第一次文代会。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错的话,张爱玲女士也参加了文代会,坐在会场靠后的位子上。会议开了六天,圆满闭幕。我深受鼓舞,更坚定了到生活中去的决心。

  我在钢铁厂工作了三年,后又到江南造船厂下生活一年多,这些都为我创作城市题材的作品提供了现实依据,也促使我展开了想象的翅膀。在钢铁厂期间,我创作、发表及出版了建国后第一部长篇小说《不疲倦的斗争》,独幕剧《炉边风波》,三幕话剧《钢铁的力量》等。短篇小说集《竞赛》出版后,其中的三篇作品还被日本《新の世界》等杂志翻译发表。

  后来,我调到上海电影剧本创作所任专职编剧。从严格意义上讲,进入创作所以前的我,只是一个业余作者,写作不是维持生活的主要来源。而现在,被正式任命为专业作家,这让我感到惶恐不安,也感到肩头上的分量。这段时间,我渐渐以写电影剧本为主,先后写作、拍摄、出版了电影剧本《伟大的起点》和《护士日记》,还有四幕七场喜剧《幸福》等,共十余部。另有长篇小说《浮沉》(《护士日记》即取《浮沉》中的故事)。上世纪50年代中期,我开始着手写作酝酿已久的长篇小说《火焰三部曲》。第一部《火种》写大革命时期的上海工人武装起义,于1962年出版,再版四次,发行九十余万册。第二部《燃烧吧,上海》由于“文革”的横生波折,出版发行已是二十年后的事了。前几年,出版了六卷本的《艾明之文集》。

  我年事已高,回顾自己六十多年的创作道路,虽然也曲折,也艰辛,终究还在向前走。但由于自己努力不够,仍感有愧于时代和人民的要求。

视频集>>

热词: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