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首播

重播

  学历史本来是特别有用的,它不仅仅对于我们人生的远大理想,对于任何一个细微的情景都会很有用处。这是历史教育对于我们人生之重要性。

  说到历史教育的普及,无非就是两个问题:一是我们讲什么,二是我们怎么讲。如何普及历史教育,表面上似乎更侧重“怎么讲”,其实不是这样。普及什么,这一点很重要。所以,我先谈历史教育普及什么,就是讲什么,这一点非常重要。

  讲什么呢?讲前人嚼过的馍。所有的历史,无一例外都是前人嚼过的馍。我记得哲学上有一句命题,叫做“人生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它已经过去了,过去的事是不可再复原的东西,那么我们今天看到的是什么?看到的是当时的人,凭着他自己的感官印象和所拿到的材料,进行重新加工整理的东西。

  那么,他们的记述是真的吗?很难说。这还要依据当时的条件。在孔夫子那个时代,你会感觉很悲哀。为什么悲哀?因为那个时候,全世界都没有造纸术,字写在竹简和木简上,只能字斟句酌。孔夫子一部《论语》多少字?一万多字足矣。一部《春秋》多少字?一万多字。一万多字记载了好几百年的历史。平均每年几百个字,几十个字,太不可思议了。那么,历史的真相在孔夫子那个时代怎么去追寻?就只能限于考据学,这个字怎么理解,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过去中国的文字是没有标点符号的,没有标点符号自然会出现中国历史上很多奇闻趣事。“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完全满拧的意思,到底谁对谁错,我们只能追寻当时。这是那个时代。后来好不容易有了纸张,有了纸张之后,记录的可能会多了吗?记录者,还要有自己的判断。我们客观地说,任何人对历史的判断都要带有强烈的个人感情因素,这个个人好恶会影响到历史。

  比如今天,评论汉武帝。这个人怎么评价?是好是坏?司马迁《史记》的《今上本纪》(《孝武本纪》),就是记载汉武帝的,满打满算5000字,有2500字是揭露汉武帝的暴行、丑行、恶行,至于汉武帝一生53年的帝王生涯,他干了那么多的好事,司马迁2500字搞定。你要是看了司马迁记录的汉武帝之后,你会觉得这人怎么这么糟糕啊,他那些成功的事只是一个偶然。好在我们还有班固,弥补了司马迁的不足。

  司马迁写的《史记》和班固的《汉书》,从文采来说,班固差远了。但是从历史的真实性我们就对司马迁不敢恭维。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自然有一个问题,就是正史如何解读。正史是带有片面性的,带有史家的片面性的。同样讲汉武帝,你自然要参考司马迁的记载和班固的记载,把两个人的记载都拿出来,然后再依据我们后人的判断,进行材料处理,才能接近历史的本原。所以,同样是正史,也有不同。

  除了正史,如何看待野史?野史里面就没有真实性的东西吗?咱们还真不敢说。本来前四史——《史记》、《汉书》、《三国志》、《后汉书》这些著作,没有经过政府的处理,基本反映了史家个人的观点,个人对材料的加工处理,还算是比较完整的个人的看法。这种局面到了唐代后一去不复返。唐太宗把所有搞历史的专家都集中到一块,你们写书,经过我的审定才可以出版。这时候历史书就已经完全没有了私人的色彩,变成了封建王朝的一个传声筒。在这些史书当中,我们看到的是,唐太宗非常了不起,政权要是落到他哥哥或者他弟弟手里,中国肯定完了。事实真的如此吗?野史上记载,唐太宗在杀他哥哥和他弟弟的十个孩子的时候,手起刀落,8个月的孩子,格杀勿论。这难道不是一个暴君吗?到底谁是真实的?往往有的时候,私人笔记,他自己记载的东西,倒有可能接近于历史的真实。因为是私人笔记,他不是一个专家、一个史家,他依据的是自己的材料,他是用自己的眼光看自己所经历、所闻、所见,然后自己记载下来。所以,对于这些所谓的野史,我们不妨仔细审核、梳理,也可能有那么一点点用处。

  有时候,用野史来证正史,未见得错。正史未见得都真实,野史未见得都虚构。具体怎么处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可能我讲的和某位老师讲的不一样,但是我想,我们都是依据历史现有的材料,做我们认可的一个推断,因为历史已经没有办法还原了,我们只能无限地接近真相。完全的真相,真的抱歉,已经过去了。历史恰恰因此而精彩。

  这就回到了我们最初讲的,学历史有什么用?学历史是为了对我们今后有所启发,小孩的、大人的、个人的、集体的、国家的、世界的、局部的、全局的等等。其实历史教育要达到的本质就是追求历史的真实,从中受益。追求历史真实是研究者的事,而他们研究出来的结论,要由另外一部分人来传播,这就是我们中学历史老师,包括小学历史老师、大学历史老师的作用。

视频集>>

热词: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