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核心提示:此役,第一绕攻队毁敌野炮18门及铁甲车全部,炮镜、炮栓均被卸回,获敌详细作战地图及满洲国地域图数份,摄影机1架,机枪20余挺,砍死敌官兵五六百名。217团三营副营长过家芳手刃敌炮兵大佐,缴获其自卫手枪、望远镜及图囊。

 

  1933年3月11日松亭山保卫战结束后,喜峰口附近民众捐出食品、药品,推举喜峰口镇镇长陈子信、巡官苏润卿、开明士绅任辅亭等各界“三老”组成慰劳团,到前线指挥部慰问抗日将士。前敌总指挥赵登禹敬留“三老”请教战计。大家感到:如此拼杀下去,敌人器械精良,又占据有利地形,对我甚为不利。因此,我军应利用夜战、近战或绕其背后,出其不意予以袭击,他们愿提供带路向导。赵旅长非常重视,遂以电话向冯治安师长请示。冯师长又请示宋哲元总指挥。宋总指挥接报后当即指示:

  查喜峰口东北长城高地为敌占据已久,本日刘团西侧高地又被敌占去。今虽夺回,然东北长城高地喜峰山实为心腹之患。若不设法歼灭该处之敌,则我全线将受其害。今应乘敌疲惫之余,以喜峰口西侧高地为重点,坚守全线,着赵旅长等抽选劲旅,分由两侧绕攻敌之背后。迨绕击成功,即令我坚守阵地之众全力出击,必奏肤功。望该师转饬赵(登禹)、王(治邦)、佟(泽光)三旅长,善为妥议施行。实所至慰。

  奉总指挥电令,冯师长当即派刘自珍副师长驰赴前方,与赵、王、佟三旅长计议绕攻事宜。

  左翼(西路),赵旅长于当夜11时,将绕攻部队在潘家口滦河东岸集结,分途绕袭敌后:王团附手枪三连及王昆山营,沿滦河东岸至兰旗地东折,袭击蔡家峪、白台子之敌炮兵阵地。奏功后与董升堂团联络,进攻喜峰口东北高地。此为第一绕攻队,由于连贵作向导。董团由潘家口滦河东岸集结后,沿长城根袭击北山、南北杖子等地以北之敌。奏功后与王团联络,冲击喜峰口外东北之敌,占据紧要山头。此为第二绕攻队,由任庆丰作向导。赵旅长率特务营在董团后跟进。各队受命后,王团所部按时(12日凌晨4时)抵蔡家峪,先行占领了蔡家峪、白台子附近各山头及炮兵阵地,并将掩护炮兵之日军部队当即歼灭。拂晓,淀峪以北附近之敌以机关枪猛烈射击,我军一面奋力抗击,一面破坏、烧毁其野炮、铁甲车和接济车。当时火光冲天,烟雾四起。此时,董团也先后将北山、堡子、南北杖子、三家子各地区占领。

  此役,第一绕攻队毁敌野炮18门及铁甲车全部,炮镜、炮栓均被卸回,获敌详细作战地图及满洲国地域图数份,摄影机1架,机枪20余挺,砍死敌官兵五六百名。217团三营副营长过家芳手刃敌炮兵大佐,缴获其自卫手枪、望远镜及图囊。图囊中有日军长城作战地图,标注着日军近期作战计划、行进路线、进攻日期、部队番号等。此图对后来的罗文峪大捷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营长苏东元、代理营长王凤芝、团附胡重鲁、排长李怀福等10余员殉国,营长王子亮、团副冯庆远、孙儒鑫、连长陈作信、排长朱国忠等30余人受伤,士兵伤亡600余人。第二绕攻队毙敌步骑兵300余人,我军亦伤亡连、排长数人,士兵百余人。其中有一位士兵,面对隆隆而来的装甲车,将大束手榴弹捆在身上,仰卧于地,待铁甲车开到后引爆,与敌同归于尽。可惜这位英雄并没有留下姓名。

喜峰口鸟瞰图(来源:资料图)

  右翼(东路),佟旅长于11日夜11时,以李九思团为基干,附仝瑾莹团一部,抵铁门关集合后,以关仁景为向导,从长城东边墙,经炮岭庄、闯王台,向西进攻白台子附近之敌;又仝团之一部,以郎国兴为向导,挺进白台子以北,将通往宽城子凹道堵塞,以断敌退路。李九思团勇猛西进,但因地势关系迟至数时,迄不能与西路王、董两团联络,不得不仰攻于敌之瞰制枪火之下。激战历4小时,虽毙敌不下三四百,我军亦伤亡200余人。此时,全团之一部已将通往宽城子凹道阻绝完竣。

  12日凌晨,我军喜峰口正面王治邦旅长亦督率刘团长及戴团长之一营向敌出击。敌以猛烈之炮火及机枪向我迎击。一时炮声连天,弹如雨注,以致我军攀攻屡挫,未能与绕攻部队对敌形成夹击之势。此时赵旅长虽欲直冲,势不可能。至上午8时,天已大明,我军派攻喜峰口东北高地背后之步骑兵两连,也因两翼山头之敌向我猛击,伤亡殆尽。至午后3时,左右两翼遂先后撤回后方休整。随后,双方进入休战状态。本次夜袭,为29军提供方向的四位向导:于连贵,喜峰口南关人,汉族,贫民,当时其长子是唐山开滦矿工人,解放后其次子于永胜、幼子于永和亦先后去开滦做工;关仁景,喜峰口城里人,满族,出身行伍;郎国兴,喜峰口城里人,满族,出身行伍,解放后入党,任喜峰口城里村教育委员;任庆丰,喜峰口城里人,汉族,三老之一的任辅亭家侄,身高6尺,当时在喜峰口南关大街开肉铺,解放后被推举为喜峰口城里村第一任村长。

  这次夜袭,敌方伤亡在3000人以上,绝大部分为大刀砍死。受此重创后,日军惶恐万状,除留少数部队死守待援外,余均纷溃。我军生还者也个个遍身血污,大刀残缺如锯,刀柄和绸布皆被血浆染透。冯师长特意赶到喜峰口迎接凯旋的弟兄们,一见面就紧紧抱在一起,激动得泪如泉涌。

  当日,军团电令各师:

  查此次我军自喜峰口一带与敌激战以来,捷讯初传,震动全国。各方民众以至欣至佩之精神,组织各界慰劳团体,即日出发前方,携带大批慰劳物品,如被服、鞋袜、食品、药剂、钢盔、大刀等类前来阵地慰劳我军。所有我军受伤官兵送往后方,平津各大医院均以争先恐后之情态收容治疗。即各大学之女生亦均踊跃参加,担任看护,慰藉扶持,其情备至。再,我殉难之官兵不惟中央已定有相当抚恤办法,即地方民众亦有充分抚恤之准备。我军此次受全国民众之称扬援助,为国军抗日以来所未有者也。望我前方将士务本汉贼不两立之牺牲精神,沉着杀敌,坚持到底。殉国救亡,此正其时。幸勿辜负全国亲爱同胞之赞美与期望之热诚,是为至盼。仰各饬前方官兵知照为要!

  但也有部分国民政府高级官员对29军以大刀片、手榴弹战胜枪炮、坦克俱备的日本人表示怀疑。为此,宋哲元将军立即召开中外记者会,邀请他们到喜峰口战场参观。到场的有国民政府代表余飞鹏、华盛顿邮报记者杰克逊、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美使馆武官鲍罗廷、上海《申报》记者史量才等。会后,宋哲元将军赠送每人一把砍杀过日军十人以上并带有血迹的大刀。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