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核心提示:这条电讯被作为最重要的新闻处理,登在第二天《人民日报》的头版头条。但我内心并未十分重视。我认为朝鲜人民已解放五年,自能团结对敌;南部李承晚集团人心丧尽,居然以卵击石,战争定不会持久的。朝鲜战争最初的发展证实了我的想法,李承晚的部队不堪一击,美国的少爷兵也不经打。汉城之敌被轻易拔除,美军二十四师被朝鲜人民军歼灭。我真希望战局这样发展下去,迅速解决朝鲜问题,不影响我们解放台湾的准备工作。

  五十年前,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尚未抚平内战的创伤,国内一片凋蔽、百废待兴的情况下,进行了三年之久的抗美援朝战争,同朝鲜人民一起,取得了抗击美帝国主义的民族解放战争伟大胜利。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我曾三次到朝鲜进行战地采访。第一次是率国际记者团前往采访,那次采访写的通讯,陆续在报刊发表,后结集出了《朝鲜战地目击记》。现将第一次赴朝采访的有关情况忆述,以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五十周年。1950年6月25日夜间,我正在夜班编辑室发稿、安排版面,收到新华社发的一条急电:南朝鲜军队突然在“三八线”西部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守备部队发动进攻。朝鲜守备部队奋起迎击,并转为反攻。总编辑邓拓赶写社论,指出“朝鲜内战爆发了”。

  这条电讯被作为最重要的新闻处理,登在第二天《人民日报》的头版头条。但我内心并未十分重视。我认为朝鲜人民已解放五年,自能团结对敌;南部李承晚集团人心丧尽,居然以卵击石,战争定不会持久的。朝鲜战争最初的发展证实了我的想法,李承晚的部队不堪一击,美国的少爷兵也不经打。汉城之敌被轻易拔除,美军二十四师被朝鲜人民军歼灭。我真希望战局这样发展下去,迅速解决朝鲜问题,不影响我们解放台湾的准备工作。

  过了两天,范长江同志突然对我说:“从种种迹象判断,美国可能大举干涉,朝鲜预期的南部人民大起义并未发生,朝鲜战事很难像设想的那样迅速结束。法国《人道报》准备派马尼安、英国《工人日报》准备派魏宁敦去朝鲜采访,我们也要派人去,中央提到了你。你们组成一个国际记者团一起去,三人为众,你当团长,对外就称记者团发言人。”

  当时新中国建立不久,国际交往尚未开通,也没有建立对外航空联系。魏宁敦是英共党员,人已在北京,他算《工人日报》驻北京记者,实际是在我有关部门当专家,马尼安是《人道报》记者、法共中央委员。他要先从法国到香港,然后乘火车来北京,这样我有几天时间看有关资料,过去没有专门摸过朝鲜问题,临时抱佛脚,时间还是挺紧的。

  坐火车去朝鲜,跨过鸭绿江,第一站是新义州。新华社朝鲜分社社长丁雪松,即朝鲜著名作曲家郑律成的夫人,派记者刘桂梁来接我们。铁路交通已极不正常,刘桂梁是乘火车头从平壤赶来的。新义州是平安北道的首府,城市已被美国飞机炸掉一半,但市民情绪还很安定。平安北道劳动党委员长在一座地下室接见我们,向我们介绍全道人民支援前线的情况:“你们可以看到,美国飞机可以破坏我们的建筑,但是打不垮人民解放南半部的坚强意志。为了解放共和国南半部,平安北道要人有人,要钱有钱。现在敌人已被压缩到东南部,全面胜利指日可待。”以后我们所到之处,从干部到群众,充满乐观、速胜的情绪。

  平壤也被美国飞机炸得一塌糊涂,但还有地方可住。我们这个国际记者团被安排在平壤国际旅行社住,一栋两层楼房没有被炸,在当时是最好的条件。招呼我们的服务员是两个白俄。到了晚上,必须用厚毯子把窗户严严实实遮死,所以屋里十分气闷。朝鲜劳动党中央宣传部部长和朝鲜中央通讯社社长分别会见我们,作了详细的情况介绍。朝方为我们赴战地采访作了充分的准备。三人配备了三个翻译,加上保卫人员,我们一行成了由三辆苏联胜利牌轿车组成的车队,车坐得满满当当。

  在朝鲜采访,最恼人的是美国飞机。从6月28日起,它就参加了朝鲜内战,使朝鲜人民解放战争变成民族解放战争。随着战争的升级,美国经常保持近两千架作战飞机。军事目标炸完了,就炸公路上的机动车辆;公路上的车绝迹了,又炸居民的草房。美军的许多飞行员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飞行和作战技术相当熟练,这时又无对手,遂得横行无忌。我们乘车赶路,就曾多次遇险。一次三架美国海军飞机低空扫射我们的车队,不知是飞机机械故障,还是飞得过低撞到公路旁的树上,一架飞机竟栽到我们车队前百多米处,飞机轰然爆炸,飞行员当场摔死了,我们也吓了一大跳。此后我们由轿车改乘吉普车,并且摘掉风挡、车篷,为避险、跳车方便。再往后还不行,只能改昼行为夜行。

  最初我们的空军尚未编训完成,斯大林又说苏联飞机也没有准备好,我们只能消极防空,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后,毛泽东主席规定不取朝鲜一草一木,一切装备、给养都由国内运去,军运成为头等大事。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说过:我们在朝鲜发扬光荣传统,取得了伟大胜利。如果评功摆好,百分之五十一的功劳应归于后勤。这是对后勤工作的高度褒奖,也确实反映了在没有空军或空军极度弱小的条件下进行现代战争的艰苦。马尼安在二次大战中参加过抵抗运动。魏宁敦在二次大战中当过专门同德国飞机打交道的“防护队员”。他们两人都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德国飞机虽多虽强,总会遇到盟国飞机的抵抗和干扰,从来没有像美国飞机在朝鲜这样横行霸道。其实,同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以后的情况比,美国飞机在朝鲜战争初期的数量和活动还小得多呢。

  马尼安在平壤、元山采访了朝鲜人民支前工作后,到汉城仅呆了三天,就转道北京回国了。魏宁敦从汉城到大田呆了三天,采访了歼灭美军二十四师的遗迹,也匆匆回到北京,我们这个国际记者团只剩我一个人了。

  朝鲜战争初期,“三八线”以南大部分地区很快获得解放,但有一个“钉子”无法拔除。美国假“联合国军”之名,退守釜山一隅,纠集美军四个师、英军一个旅、李承晚军五个师和一些特种部队近二十万人,以大邱(在北)、釜山(在南)、庆州(在东)、马山(在西)为支点,构成方圆几十里的菱形阵地,号称“釜山环形防御圈”,又称“东南防御方阵”。敌人握有绝对的制空权和制海权,交通便捷,供应充裕,以大量坦克组成活动堡垒,以远程火炮和炮火校正机布成内线屏障,以轰炸机、歼击机构成外围屏障,弹药充足,昼夜炸射,同朝鲜人民军死磨软抗。以人民军的兵力、火力,绝难拔下这个“钉子”。此种情况很像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北非之战,美、英军队最后退守亚历山大港,凭借海空优势,坚壁困守,德军久攻不下,美、英终于扭转战局。殷鉴非远,值得注意。

  我采访了朝鲜人民军东线指挥官武亭将军。在我国抗日战争期间,武亭在八路军总部工作,驻太行山,并由朝鲜劳动党党员转为中共党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武亭回到朝鲜,任民族保卫省副相(国防部副部长)。我和他在太行山就认识,这时战地重逢,感觉特别亲切。他先用朝语说开场白。可能嫌翻译费时、费事,突然改用汉语问:“毛主席好吗?我非常想他。”其中文的熟练程度,同中国人完全一样。他向我详细介绍了东线即当时朝鲜主战场的敌我态势,分析敌人可能采取的动作,以及人民军的对策。但是他未提到人民军最高司令部所发“在八一五把敌人全部肃清”的命令,显然对那个命令有不同看法。最后他说,这里最近不会有大的动作,如果你有更重要的采访任务,可以考虑先去完成。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第二天,带着一包朝鲜人民军英勇作战的材料,乘车返回汉城。

  本来应该是几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却走了两夜两天。因为白天很难行车,夜间公路和渡口又十分拥挤。在春川过一条河,敌机刚在桥上投了几枚定时炸弹,有的还未爆炸。守桥战士无论如何不许我们通过。这可难为了陪同兼保卫和照顾生活的朴少校。经反复交涉,好说歹说,以我们“责任自负,仔细检查汽车机件,大距离、加速度过桥”为条件,使其他车辆让路,我们这两辆“外宾”汽车冒险通行。说来也巧,我乘坐的第二辆车通过不到一分钟,一颗定时炸弹轰然爆炸,泥土、碎石落了一身,幸喜无人受伤。我又一次体会到空军对现代战争的影响和作用。

  为参加朝鲜庆祝“八一五”解放五周年,慰问进行祖国解放战争的朝鲜军民,感谢朝鲜人民对中国革命的援助,我国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少数民族代表组成中国人民慰问团到朝鲜慰问。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大会委员会主席郭沫若任团长,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李立三任副团长。参加庆祝大会以后,郭沫若率领部分团员继续在朝鲜北部慰问,李立三率领部分团员到汉城慰问。参加了朝鲜最高领导人之一、南半部主要负责人李承烨举行的欢迎宴会之后,李立三同志与我长谈,询问我在朝鲜前线的见闻以及对东南前线战局的看法,最后含蓄地说:“你千万要注意敌人的动向。大邱、釜山不会这样长期僵持下去,敌人很可能另有动作。你要同大使馆密切联系,不能一个人跑来跑去。”在同一宾馆,我遇到十几位中年中国军官。他们听说我从东线前方回来,马上

  找我仔细询问敌方配备和动态,以及东南部山川景物,有些人作了详细记录,这样谈了大半天。我悄悄问大使馆临时代办柴成文,这里怎么有这么多中国军官?他随口说,这是大使馆武官组的同志,对他们什么都可以介绍,越详细越好。我越听越糊涂,一个武官组怎么有这么多人?而且语气、服装都不像外事人员。回到平壤,他才悄悄告诉我说,这是东北边防军的一些指挥员,是来了解情况的。我恍然大悟,联系在东南主战场的见闻,感觉到朝鲜战场正在酝酿着大的变化。

  过了几天,前方照样平静,敌机活动频率却大大增加。报社要我回京汇报工作,我遂搭柴成文的汽车返回祖国。到了安东(那时还未改称丹东)发现全市已处于临战状态。这是1950年9月上旬。我联系在朝鲜的所见所闻,自然而然地想到我们党中央实在英明。不久,美军在仁川登陆,朝鲜战局发生剧变,战火很快烧到我国门口。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伟大、艰巨的抗美援朝战争开始了。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