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核心提示:有一次,重庆的文友为梁实秋摆“寿宴”。宴后梁实秋兴致不减,一定要冰心给他题字,冰心挥笔写道:“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不论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缺一,便不能做人家的一个好朋友。我的朋友之中,男人中只有实秋最像一朵花。”围观的其他男士们纷纷表示不满,大叫着说:“实秋最像一朵花,那我们都不够朋友了?”冰心回答,少安毋躁,我还没有写完呢!接着笔锋一转,继续写道:“虽然是一朵鸡冠花。培植尚未成功,实秋仍需努力!”

晚年冰心

晚年梁实秋

    一般的悼念文章都是为表达生者对已逝亲友的思念而作,绝无两者相互悼念的道理。但冰心和梁实秋之间,生前都曾发表过悼念对方的文章,这可谓千古一绝了。

  梁实秋问:“您到美国修习什么?”冰心回答:“文学。”然后反问:“您修习什么?”梁答:“文学批评。”话就谈不下去了。

  1923年8月,上海开往美国的杰克逊总统号轮船的甲板上,经许地山介绍,梁实秋认识了同是赴美留学的冰心。寒暄一阵之后,梁实秋问:“您到美国修习什么?”冰心回答:“文学。”然后反问:“您修习什么?”梁答:“文学批评。”话就谈不下去了。——初识冰心的梁实秋“觉得她不是一个令人容易亲近的人,冷冷的好像要拒人于千里之外。”这与不久前,梁实秋在《创造周报》第十二期(1923年7月29日)写过一篇评冰心小诗《繁星》和《春水》的评论《繁星与春水》,很保守的批评“那些小诗里理智多于情感,作者不是一个热情奔放的诗人,只是泰戈尔小诗影响下的一个冷隽的说理者。”的感觉似乎是一样的。

  这艘轮船上的乘客,几乎都是到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在船上颠簸的十几天里,许地山、顾一樵、冰心和梁实秋等几个爱好文学的人兴致勃勃地办了一份文学性质的壁报,起名《海啸》,张贴在船上客舱入口处。后来,选了其中14篇送给《小说月报》,发表在第十一期(1923年11月10日),作为一个专辑,就用原来壁报的名称《海啸》。其中有冰心的诗3首:《乡愁》、《惆怅》、《纸船》。在船上,冰心还结识梁实秋在清华的同班同学吴文藻,二人由此播下爱情的种子。1929年2月吴文藻学成归国后,与冰心于同年6月15日结为夫妇。

  “逐渐觉得她不是恃才傲物的人”

  到美国后,冰心进波士顿附近的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研究院学习。1924年秋,梁实秋也到了波士顿的哈佛大学。波士顿是美国文化中心,两所学校相距一个多小时的火车路程。遇有假期,梁实秋等几个朋友常去访问冰心,“邀她泛舟于脑伦璧迦湖”。冰心也常乘星期日之暇到波士顿去“做杏花楼的座上客”。

  1925年3月28日,波士顿一带的中国留学生在“美术剧院”用英文公演中国古典名剧《琵琶记》。剧本由顾一樵改写,梁实秋翻译,冰心负责设计服装。梁实秋在剧中饰蔡中郎,冰心饰宰相之女,另一女学生谢文秋饰赵五娘。后来谢文秋与同学朱世明订婚,冰心曾对梁实秋开玩笑说:“朱门一入深似海,从此秋郎是路人!”不料,梁实秋就此自称“秋郎”,往后的许多文章即署此名,这也为文坛一件趣事。梁实秋在《忆冰心》中形容此时的冰心:“逐渐觉得她不是恃才傲物的人,不过对人有几分矜持,至于她的胸襟之高超,感觉之敏锐,性情之细腻,均非一般人所可企及。”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