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还原前后的死海古卷

  有时,最微不足道的事物也可能改变历史,比如,一只迷路的山羊。

  这只1947年在耶路撒冷附近昆兰地区吃草的山羊,无意中掉了队,闯入一座山洞。它的主人也跟了进去,并在山洞里发现了一些被麻布包裹着的经卷。今年10月,以色列文物管理局宣布将对这些被称为“死海古卷”的珍贵文献进行拍照,并由搜索网站谷歌在互联网上进行发布。

  这些尘封了2000多年的“人类宝藏”即将与世人见面。

  起初,那个耶路撒冷的牧童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捡到了宝物。他将拾回的经卷卖给了一个鞋匠,几经转手后,手持部分古卷的生意人甚至在《华尔街日报》登起了边栏广告,将其形容为“最适合送给教育或宗教机构的礼物”。最终,这一部分古卷被眼尖的以色列历史学家以25万美元的价格匿名收藏。

  当时,只有极少数人清楚这些碎片的价值。这些经书是公元前100年左右唯一流传下来的圣经文献,记录了本是同源的基督教和犹太教如何分道扬镳,并从此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故事。有宗教学者甚至怀疑,耶稣也曾经长期与这群隐居山洞的抄经者生活在一起。

  80%%的经卷由羊皮纸制成,其余则书写在草莎纸和铜板上,不过留给考古学家们的只有成千上万张碎片。经文本应是将这些残片重新组合在一起的关键线索,但经历了数千年的岁月,残片上的很多字迹都已模糊,甚至消失不见。

  大部分碎片曾经由位于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考古博物馆严格看管。考古队奉行一条政策:官方未公布研究结果,就不准任何人查看书卷。考古队人数也保持有限的数目。每逢一个队员去世,才可以让另一个学者顶替。

  1967年,以色列在一场战争中占据东耶路撒冷,书卷也归以色列所有。但那些残篇仍然被少数人掌握。上世纪70年代,牛津大学教授盖佐·韦尔迈什毫不客气地将这些秘密收藏典籍的行为称为“20世纪学术界最大的丑闻”。

  对于那些掌管者来说,之所以迟迟不能公布内容,或许只是因为残破的经卷正在慢慢粉碎,他们却无法还原真正的内容。

  一位考古学家曾经这样形容还原工作的困难:“相当于把几份《纽约时报》撕成粉末,将其中的3/4烧毁,再用扇子将剩下的1/4吹散到房间各处。然后再试着把它们重新拼凑起来。”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只能用最小心翼翼的办法对待这些几乎变成了黄色的经书。他们将一块块小碎片用薄丝夹起,工作时甚至不敢大声呼吸。

  这时,格雷戈里·贝尔曼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他是一个考古迷,同时也是美国航空航天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也许应用在卫星上的多光谱成像技术可以帮助这些考古学家。”

  事实上,卫星常常运用这项技术从万米高空外拍摄地球上的陆地和海洋。各种不同于可见光波长的电磁波都能被用来收集信息。如果用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波长,就可以看到一张复杂并且精确的地球表面图片。

  这也是一个解决古卷难题的好办法。贝尔曼利用红外照相机和卫星成像软件扫描这些古卷。与古代墨水相比,红外线下的羊皮纸能反射出更多光线。最终,在红外照相机下,那些肉眼看来一片模糊的羊皮纸上出现了古老的经文。

  当以色列文物局和谷歌公司联合组队,为大众提供这些文件的全面可搜索数据库时,那些即将重见天日的经卷不会让世人失望。据说,死海古卷上记录着大量的秘密,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诗篇和神秘文字。

  最引人注意的是一组被称为“藏宝图”的铜卷。文中描述着一些巨大的宝藏:“数以吨计的黄金和白银”,就在“外面的山谷,一块岩石上圆圈的正中央,埋藏在地下17腕尺(一种古代计量单位)”。

  不过,2000多年过去,即便人们得以展开死海古卷,有一些东西也已永远被历史埋葬了。起码,人们找遍了铜卷中提到的64处宝藏,至今为止,却没有发现一丁点儿宝物。 本报记者 赵涵漠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