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张幼仪曾这样形容自己:“我是秋天的一把扇子,只用来驱赶吸血的蚊子。当蚊子咬伤月亮的时候,主人将扇子撕碎了。”

  张幼仪离开徐志摩后,带着幼子寡居在德国柏林,一个旧式女子生活在异国他乡,其悲凉可想而知。这时,离美赴欧到柏林深造的罗家伦便以“救世者”的姿态闯入她单调、乏味、黯淡的生活里。

  罗家伦是一个颇有争议的人物。他追求张幼仪的那段时间,刚好因误会和张维桢中断联系,周作人对罗家伦作过一个评价:“虽是文化运动出身,可是很有点鄙陋,钱玄同见过他的西文名片,写作罗斯福罗,每相见的时候,常要叫这个名字。”又说:“罗家伦不失为真小人,比起傅斯年的伪君子来,还要好一点。”他相貌斯文、尔雅,最显著的特征是有一双好大的手,手上面毛茸茸的像只熊,虽不及志摩的风流、才情和俊朗,倒也朴实、可靠。

  张幼仪虽为失婚的妇女,长相也仅清秀,但是她既有旧式女子婉约、可人的气质,又有新式女子的好学、勇敢,况且张幼仪凄苦无助的处境也引发了他内心深处无限的爱怜。于是,罗家伦抛弃世俗偏见,每个星期都去探望张幼仪好几回,政治家的务实,让他缺乏文人的浪漫气息,他不懂得说些甜蜜、体贴的情话,他只是默默地坐着陪着幼仪,间或说些生活的琐事,又或者陪着志摩的幼子彼得玩耍,如此真情至性的男子,且又未婚,有多少失婚的妇女能有幸遇见?

  罗家伦确实是真心怜惜幼仪的。最初刚离婚的时候,张幼仪生活窘迫,罗家伦去向打算离开柏林的杨步伟家借钱:“可不可以借几十元出来,我们大家欠张幼仪的家用,应到期的钱还没到,暂挪我们一点还账。”杨步伟拒绝,罗家伦放下尊严,死缠烂磨,最后帮张幼仪取得了40元的家用费。

  张幼仪毕竟还只是一个23岁的少妇,她对爱情还是有着少女的情怀和憧憬的,在她以往的人生里,除了志摩,并没有其他的男性如此亲密接触她的生活。如此亲近坐在她的身边,罗家伦俨然成为这个家的男主人,感情虽不轰轰烈烈,但也细水长流,顺理成章。

  张幼仪又是理性的,她并未被罗家伦的柔情冲昏头脑,她曾答应她的四哥,为了留住张家的颜面,在未来五年内,都不和一个男人同进同出,更何况结婚呢。而且,她并不是一个为了爱情不顾母亲责任的女人,她仍然顾虑孩子的成长和未来,在没有尽完做母亲的责任以前,她是不会嫁到另外一个家庭的。

  一天,罗家伦问张幼仪:“你打不打算再结婚?”这一求婚来的太突然了,张幼仪有些无措,看着坐在她面前的这个斯文、清秀的男子,张幼仪抑制住了内心的骚动和混乱,轻声拒绝了罗家伦:“不,没有这个打算。”罗家伦断然是想不到张幼仪会拒绝的,或许在他的心里认为,一个旧式女子在遭遗弃后,能允许一个男人进入她的生活,那必然是对这男子身份的默认,感情的接受。

  张幼仪的拒绝狠狠伤了罗家伦的心和自尊。从那以后,罗家伦再也没有像以往那般频繁、准时地去探望张幼仪了。不久,罗家伦又恢复了和张维桢的通信,继续他们的爱情长跑,最终在上海成婚。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