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二战时期,远东战场的战斗之残酷超出人们想象,英国历史学家迈克斯·哈斯廷斯的新书《报复:为日本而战(1944-1945)》,披露了西方盟军在发现己方战俘如何遭日军虐待时,是何等的震惊……

  真相被掩盖至今

  那是1945年1月,英国陆军第14师穿越缅甸边境向曼德勒方向推进。在一场大胜之后,他们发现了许多日军虐待战俘的证据:一些英军士兵被剥去靴子,用电线缠着倒挂在树上,酷殴至死。这更加激发了英军对日本兵的憎恨。而在英国国内,事实证明日军的虐囚暴行绝不仅限于战场上。那些侥幸逃脱魔掌的战俘,讲述了更多日军惨无人道的极端虐囚故事,而英国政客及官员们怕日本人会报复性地变本加厉折磨那些仍掌握在他们手中的数万名盟军战俘,因而并未将这些丑闻完全曝光。

  在1942年著名的“巴丹半岛死亡行军”中,许多美军士兵被俘后即遭杀害,被击落的飞行员则惨遭斩首,美国政府拖了好几个月才将当时目击者的证词公布于众。

  把长蛆当成“小美人”

  太平洋战争爆发的最初几个月,菲律宾、荷属东印度群岛、香港(地区)、马来西亚和缅甸等地相继沦陷,众多盟军官兵短时间内落入日军手中成为战俘。当缴械投降的战俘们被关押在马尼拉、新加坡、香港或仰光等待命运的裁决时,他们绝没料到等待他们的会是地狱一般的命运。

  一名日本战地记者曾这样描述他所见到的美军战俘——“一群来自傲慢民族、却不得不接受大日本帝国军人蔑视的人”。“当我看到他们时,能感到他们只是一群混血杂种的后代,其尊严早已一无所有,而日本军人看起来英俊潇洒,我为自己身为日本人而自豪。”

  “那些不吃东西的人是第一批死去的,”保罗·路特斯下士说,“我亲手埋葬了许多看起来比我壮的人,就在于我从来不拒绝任何只要能吃的东西。”有一次,澳大利亚人斯诺·皮特在食物中发现了一寸长的蛆,他只是说了句:“小美人,走开吧。”“我们不得不把它们想象成圣诞布丁上的葡萄干,或者别的什么好东西。”

  对高个子特别看不上眼

  来自仰光战俘营的菲利普·斯蒂伯写道:“我们都变得铁石心肠、冷酷无情,大家经常会赌下一个谁死。当然为了抢救病号也要尽力,但当厄运不可避免之时,徒自伤悲也不是良方。”

  谁也不会关心什么自尊问题。每天战俘们都将面对自身的无能。罗森曾看到日本兵把美国战俘踢进了厕坑里:“当你不得不接受这些时,才会真正感受到什么是挫败的滋味。”

  几乎每一个战俘在后来的岁月中,都为当初眼看着自己的战友被日本兵殴打甚至残杀而无动于衷感到羞愧,他们也痛恨每天必须向每个日本兵鞠躬致敬,不管对方军衔多低甚至不管他是谁,稍显不敬便会激怒对方,招来杀身之祸。

  日本人似乎对高个子特别看不上眼,后者往往不得不弯腰低头接受包括杖击等惩罚。一天,飞行员弗莱德·杰克森正在阿姆邦省的珊瑚岛机场上干活,就看到6个英国军官被列队带入,一名日军准尉不分青红皂白将他们一个个地击倒在地。

  日军变态的虐囚现象随处可见,只能理解为这是制度性的。另外,还有如此多的斩首和被刺死的现象,这些都不能简单地归结为个别军官或士兵一时兴起所为。甚至有8名B-29轰炸机飞行员在未经麻醉的情况下,被医科院学生用作活体解剖,将他们的胃、心、肺和脑叶通通取出。

  半个世纪之后,一位在现场的大夫表示,“当时所有医生,没有一人对是否进行这样惨无人道的手术提出异议——这才是事情的古怪所在。”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