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核心提示:“按现在的说法,父亲是个‘月光族’。”徐庆平透露,当时,父亲所有的钱都用做支持抗战、帮助穷学生、购买字画,家里从来没有多余现钱。

  重庆画家将一幅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的画像送给徐庆平(左)(来源:重庆晚报)

  10月22日至28日,纪念徐悲鸿诞辰115周年全国书画大赛暨名家名作特邀展,将在渝中区日月光广场举办。昨日新闻发布会上,徐悲鸿之子、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徐庆平专程从北京来渝出席,并首次披露父亲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在新闻发布会上,徐庆平先生专门代父母向重庆及重庆人民表示感谢。他说,在重庆的8年里,是父亲艺术创作生涯最巅峰的时期。

  在重庆8年,徐悲鸿居住江北盘溪石家花园,曾顶着日本飞机大轰炸,每天摆渡去对面松林坡中央大学上课,回到家后,就点煤油灯创作。《愚公移山》、《醒狮》、《巴人汲水》、《奔马图》等300余幅国宝级的重庆题材美术作品,几乎是他创作巅峰的全部。

  2004年,《巴人汲水》在京拍出1650万元天价,被誉为“500年罕见”,世界艺术史上不朽之作。

  徐庆平说,当时,父亲看见江边劳作的挑夫,连草稿都没打,叫两个学生牵着画纸,现场一气呵成。并在这幅画上题词“忍看巴人惯挑担,汲登百丈路迢迢。盘中粒粒皆辛苦,辛苦还添血汗熬”。

  “按现在的说法,父亲是个‘月光族’。”徐庆平透露,当时,父亲所有的钱都用做支持抗战、帮助穷学生、购买字画,家里从来没有多余现钱。

  抗战胜利后,徐家迁至北平。徐庆平说,因为父亲把钱拿去购买字画了,自己上小学时,家里天天熬白菜,喝大米小米混合煮成的二米粥,很难下咽。有一次,家里实在没钱了,母亲廖静文甚至将她的一件衣服拿去典当。

  据透露,徐悲鸿平均每周都要去逛画院、画店,见到精品就眼睛发亮,人家叫价多少他就出多少钱。为此,许多画商故意将画品摆在店面显眼位置,为的是徐悲鸿经过时多看几眼,然后等待价格猛涨。

  据悉,徐悲鸿一生收藏古代名家字画1200余件,自己保存的画品万余件。

  徐庆平向广大家长进言

  除非孩子特别热爱

  否则别逼着去学画

  徐庆平身为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针对目前许多父母陪着甚至押着孩子学画,他向广大家长进言,除非孩子特别热爱,否则就不要逼着孩子专门去学习画画。

  抗战胜利后,徐悲鸿举家迁至北平。徐庆平就是在到北平后一个月生下来的,故取名庆平。他戏称,自己的籍贯说重庆或许更准确。

  徐庆平透露,虽然小时常帮父亲磨墨,但父亲一直不让自己学画。父亲先让他练字,坚持每天亲自批改。他后来才知道,画画有多苦,只有画家本人才能体会,父亲不教画画让他练字,是为了培养自己的艺术审美能力,并养成刚毅的精神。

  “直到父亲过世后,我才开始学画。”徐庆平说,如今许多父母陪着甚至押着孩子学画,其实并不好。他认为,不是每个孩子都适合画画,除非孩子自己特别喜欢,否则一定走不到头。

  本文摘自:《重庆晚报》2010年9月9日第14版,作者:丁香乐,原题:《徐悲鸿之子:我的父亲是个“月光族”》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