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郁达夫《毁家诗纪》的背后

  1

  郁达夫1940年3月与王映霞离异之后,曾在新加坡珍珠巴刹小食摊上口占一绝,读来哀怨凄切:

  月缺花残太不情,

  富春江上暗愁生。

  如非燕垒来蛇鼠,

  忍作投荒万里行?

  郁达夫没有明言逼得他抛离故垒、远走南洋的“蛇鼠”是谁。从前一年他发表于香港《大风》旬刊、一度惊动文坛的《毁家诗纪》看,插足他与王映霞之间的应是许绍棣。但令人费解的是,论官位,许不过是浙江省的一个厅长,远非什么封疆大吏,纵有省党部为之撑腰,也不可能有呼风唤雨、权倾朝野的能量。以郁达夫的盛名,何至于仅仅因为许绍棣的作难,就弄得在神州大地无处容身,最后不得不挈妇将雏,间关万里,甚至在到达新加坡不久,又吟唱出“投荒大似屈原游……新营生圹在星洲”的绝命之词呢?

  老诗人汪静之在1993年8月撰写了《王映霞的一个秘密》一文(1998年8月在泰国《亚洲日报》发表),以知情人的身份,在海内外第一次公开了戴笠与此事的关系。我们这才知道,入侵郁达夫故垒的,除了许绍棣老爷,还有更危险、更可怖的军统特务头子戴笠在。面对这么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凶神恶煞,郁达夫的怨愤,郁达夫的“有家归未得”的一唱三叹,郁达夫的万里投荒和自营生圹,就不再是不可理解的了。

  2

  汪静之的《王映霞的一个秘密》主要追忆了1938年春夏之交他一家避难武昌时,王映霞想堕胎,暗中求他帮忙之事。其时郁达夫一家也在武昌,王映霞与汪静之之妻符竹因是浙江女子师范学校的同学,常相过从。一天,王映霞写信向汪静之夫妇求助,说自己有了身孕,战争时期逃难起来行动不便,决心堕胎。但医院规定:妇女堕胎一定要男方同来。王说达夫现正随前线慰问团在外地劳军,要好久以后才能回家,胎儿大了打起来不方便,她要求竹因姐把男人“借我一借”,即恳请诗人汪静之陪她去医院,权充“代理丈夫”。王还说:“静之是最忠诚老实的,达夫最信任他;如果请别的男人陪我去,达夫会起疑心的。”汪静之夫妇同意了。当时并未觉得其中有什么蹊跷。过了好久汪静之访郁,郁未回武昌,却见到郁的长子阳春(即郁飞)一脸愁容,说:“昨晚姆妈没有回来。”汪静之向王映霞的母亲探问,王母也不知究竟,只说“是一部小汽车接走的”。翌日汪静之再去郁家,见到了王映霞。言谈间王提及戴笠家花园洋房如何漂亮,室内陈设如何富丽堂皇……汪静之这才知道前一天晚上王映霞的去处,对她要自己充当“代理丈夫”、暗中堕胎的秘密也若有所悟。汪静之知道戴笠是何等人物,他不敢将实情向达夫和盘托出,怕达夫情绪失控,招来杀身之祸。1946年汪静之返沪,从钱青(汪妻符竹因和王映霞的同学)处得知,王映霞与郁达夫离异之后,回到重庆,又组建了新家庭,戴笠助其新丈夫找到一份差事,上海光复之后也还得到过戴笠的帮助。钱青说:“戴笠和王映霞有来往,外人不知道,我和叶雅棣、叶雅珍同学知道。”

  汪静之是一个处事谨慎的入,半个世纪以来,他对于此事始终未吐一字。1946年戴笠因飞机失事殒命之后,他本可以出来说话,但想到王映霞还在,决定继续保持缄默。直到妻子符竹因和她的同学钱青等相继逝世,汪静之也到了垂暮之年,他想到天地间知道这一秘密的可能仅有自己一人,如果再不开口,郁、王之间的恩怨是非,就永无真相大白之一日了。为了给老友郁达夫鸣冤,也给历史一个交代,他决定揭密。老诗人这样做的时候可能依然心有余悸,文章写完之后,他在落款处写道:“蛀书虫写于乌有之乡”。最后经过考虑,才又加了一条补注:“‘蛀书虫’是汪静之。”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