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库专题央视精品顶级首播走近真相纪录30分CCTV9

钢铁赞美诗——城市交响曲电影

张同道纪录片名人工作坊 纪实台 2011年09月28日 17:51 A-A+ 二维码
扫一扫,观看精彩纪录大片

原标题:

  苏联导演狄加?维尔托夫1929年完成的电影《带摄影机的人》里,一列火车像发疯的公牛一样迅猛冲向现代都市。火车、城市、运动和节奏创造了世界电影史上一种新的电影类型。

  城市来了。摩天大楼一夜之间拔地而起,汽车在水泥街道上匆忙穿梭,人们带着各自的语言和目的拥挤在同一片空间。当时,故事片热衷于在摄影棚里编造老套的滑稽故事,纪录片把镜头对准遥远的南北极,拍摄野蛮人的生活和极地风光。而年轻的艺术家则敏锐地发现了身边的城市,创造了一种电影新类型——城市交响曲电影。城市交响曲电影放弃情节和演员,以城市生活的一天为线索,按照交响曲的乐章和节奏组织结构,展示万花筒一般的城市面貌,强调城市带给人类的新体验:速度、力量和节奏。

  城市交响曲电影得名于1927年完成的纪录电影《柏林——大城市交响曲》,这部作品建立了城市交响曲电影的基本规范,它以高速运动镜头和快速剪接,传递出令人晕眩的节奏感。《柏林》一上映就被誉为欧洲先锋电影的代表作品。

  早在20世纪初,柏林就吸引了大批诗人和思想家,几乎所有的欧洲先锋艺术家都到这里寻找灵感。酒吧里泡出来的奇思妙想演化为实验艺术,超现实主义、未来派、达达派名目繁多,表现主义绘画格外引人注目,强烈的对比、冲突的色彩、扭曲的图案,诉说着现代都市的崭新体验。当时,一些画家不满于电影的卑微身份和庸俗做派,决定自己动手试试。

  1925年秋日的一天,德国表现主义电影的创始人卡尔·梅育站在柏林乌发电影宫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电车,突然想拍一部关于城市的电影。美国福克斯公司选定艺术家华尔特?罗特曼导演这部影片,他是刚从先锋派画家中脱颖而出的年轻导演。

  从1921年开始,罗特曼用蜡模代替手工绘画,以音乐为基础,按节奏绘制成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图案,让它们在银幕上流动起来,以此创造“沉默的、错落有致的旋律”。这些电影实验引起注意,也使他赢得了拍摄《柏林》的机会。罗特曼决定“依照严格的音乐原则一丝不苟地组织时间,”把电影《柏林》拍成一部共分为五幕的大城市交响曲。影片第一幕,罗特曼把摄影机对准两年前刚刚开通的高速城市铁路。火车是城市交响曲电影的主体元素,它象征了城市的力量、速度和形式美感。在电影里,快速闪过的电杆和电线如同五线谱一样优美,高速列车的滚滚铁轮呼应着柏林的城市节奏。列车从乡村开往城市,象征了人类从田园牧歌开进工业时代。这列火车从1924年8月4日开始服役,每天早晨把数以万计的人带进柏林。对于柏林人来说,高速城市火车不仅是交通工具,也是城市生活经验的组成部分。发车时的三和弦,如同教堂的钟声一样为柏林人所熟悉。罗特曼拍摄影片的1926年,柏林是世界第三大都市,两百万人在这里生活,正处于它的黄金时代。

  影片《柏林》第一幕,清晨,工人进入工厂,原来与土地打交道的手操作着机器的按钮。在电影里,机器按照音乐的节拍运转。机器是城市交响曲电影的另一项主体元素,它象征了钢铁的力量和运动的速度。

  影片《柏林》第二幕表现早晨八点之后的城市生活。罗特曼选择了最具有那个时代特征的场景:商店开门,市民上班,地铁、报纸、电报、电话,按照动作的相似性被剪辑在一起,节奏越来越快,镜头越来越短,表达了一种新型城市生活节奏。为这部影片配写音乐的作曲家埃德蒙特·迈泽尔说:“我为这部抽象电影所找到的唯一音乐的可能性是它那富有节奏感的构图,它们赋予影片一种贯穿始终的声音速度。”

  运动是城市交响曲电影着力表达的主题,而火车、汽车、电车则是最具城市特征的意象。罗特曼用摄影机捕捉柏林纵横交错的电车交通,编织出一首多层次、多方向、充满矛盾和张力的运动交响曲。美国电影史家埃里克?巴尔诺说:“没有一部电影像《柏林》一样使人联想起绘画的传统。”确实,在罗特曼的绘画中同样可以找到电影运动的线条和节奏。

  电影《柏林》没有演员和情节,却捕捉到城市生活的戏剧性场景,街道和广场成为舞台,从四面八方会聚起来的各色人等上演着不同的故事。罗特曼的镜头悄悄跟随四处张望的女郎晃晃悠悠地穿过几条街道。忽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女郎在街道拐角处与一个男人擦肩而过,透过橱窗的玻璃,两人传递着暧昧的微笑。男人跟了过去……1926年的柏林,妓女在大街上招摇过市。当时住在柏林的思想家瓦尔特·本雅明在《柏林纪事》中写道:“在妓女的引领下,街道的整个网络在你面前敞开了。”

  第四幕,懒洋洋的午后休息时间。机器停转,工厂下班。影片节奏舒缓下来。《柏林》一片的总摄影师卡尔·弗劳因特为了拍摄到真实的日常生活场景,把摄影机安装在货车里,通过车帮上的孔隙拍摄,有时把摄影机放在手提箱里边走边拍。事实证明这种方法是有效的,摄影机捕捉到大量有趣的画面。

  影片第五幕,节奏明显放慢,白天疯狂奔跑的摄影机也安静下来,缓缓地抚摸着柏林的夜晚。忙碌了一天的柏林人享受着1926年的前卫时尚,听音乐,泡酒吧,看电影,当然,也看最新的歌舞表演。女人是这个舞台永远的主角,大腿舞是那个时代最为流行的舞蹈,这些时髦女郎用身体语言撩拨着掩藏在夜色深处的城市欲望。

  这就是1926年的柏林,华尔特?罗特曼镜头里的柏林。德国著名女导演莱尼?里芬斯塔尔称赞《柏林》是“一部没有情节、却充满力量的纪录片”。事实上,《柏林》的拍摄方法来自于苏联导演狄加·维尔托夫的一种理论:电影眼睛。维尔托夫1918年开始制作《电影真理报》,1922年提出“电影眼睛”理论。他认为,摄影机比人的眼睛更完美,能看到人眼所不能看到的东西;电影应该出其不意地捕捉生活,并通过后期剪辑创造生活。维尔托夫1929年拍摄的《带摄影机的人》,是电影眼睛的理论宣言,也是城市交响曲电影的重要代表作品。

  • 央视纪录片
  • BBC 专场
  • 美国国家地理专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18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