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几天前,记不清谁告诉我的,说周兵在搞一个关于敦煌的舞台剧。我听到后的第一反应,这事有点扯,放着自己的片子不好好拍,整这妖蛾子作甚,假装文化人?第二反应则是有点生气,还口口声声称我作老大捏,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告诉我一声。最后的反应是,丫不会真不送票给我吧?

  不过还好,这位小老弟很快就发来了邀请,看了看票,靠!威挨屁的,虚荣心一家伙满足了。

  我大学没毕业就认识周兵,记得教学实习还给他们班讲过一学期的构图课,教的内容记不清楚了,但记得周兵经常旷课。后来成为同事,我们走得也很近,经常在一起混吃混喝。四年前,我和他接触慢慢少了,一来他在忙他的纪录片《故宫》,四脚朝天的,没时间出来;更重要的是,这小子信了佛,开始吃素,我们吃饭喝酒,丫就坐旁边笑么嘻嘻的,一脸同情。两顿饭之后,我便把他从我手机里的“饕餮男”组群里删除了。

  这次见到周兵,他显然更像导演了,下巴特地留了一撮山羊胡子,艺术家得很。其他还是那样,貌似憨厚,笑么嘻嘻的。据说这出戏从运作到上演,前后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所以周兵一个劲地强调,是闹着玩儿,是闹着玩儿。我心说,你以为我大老远跑过来是为了欣赏艺术?不就是捧捧场么。

  舞台剧折腾了两个小时,开始的时候我有些犯困,话太密了,唠里唠叨没完,像一个刚刚走上讲台的老师上课。但看着看着,发现授课的内容还是有些深度的,周兵把“煌”字的字面意义解释为光明,敦煌就是大光明,整个剧实际上是一个穿越千年的光明之旅,也是周兵作为一个电视人对敦煌的全部理解。看到最后,我甚至挺感慨,但究竟感慨什么,我也说不清。所以,当面对同事的“你觉得怎么样”这样的问题,我只得搪塞以“周兵是电视圈里玩舞台剧玩得最好的,同时也是舞台剧导演中最会拍电视的”这样的答复。

  敦煌我没去过,对佛教一窍不通,看戏也只看个热闹。有人告诉我,周兵这戏是先锋派的,我是觉得他先到是先了,但疯得还不够。比如,台词的设计有些教条,戏剧和朗诵还是有区别的;出场的人物多了,在这样一个时间段里,观众接受起来有些困难;人物着墨比例有些平均分配,以至于一些最鲜活的细节没有得以放大;舞美尽管增加了多媒体的因素,但完全没有有效利用舞台的空间;演员的功力显然也差得很多,包括形体和台词,尤其是电视摄制组的扮演者,那哪儿是拍纪录片,简直就是焦点访谈的……听我这么说,好像这个剧一无是处了,事实并不是这样。

  起码就我个人而言,这出戏我看懂了,而且,我接受了周兵自故宫以来的宏大叙事的习惯,也从粉墨登场的人物中体悟到了周兵在敦煌翻阅经卷时的迷惘,感受到了他在鸣沙山下独自冥想时的那种空旷、无助和坚定……这么说,好像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甚至有点儿歪理邪说的意思,但作为和他一样服务于一个庞大电视机构的同行,我有这种体会。

  这几天去看戏的,不少是纪录片同行。昨天深夜,肖博士给我打电话,这个酸文人声音颤抖着说:“我看了周兵的《敦煌》,感慨万千,难得在电视台还有人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肖博士不愧是一颗北斗星,我一下找到了自己为什么看了这个戏会有说不出来激动的原因。其实,这种激动一部分是因为舞台剧本身,更多的是来自对周兵老师的羡慕!他太牛B了,电视台几乎所有的人都被收视率折磨得七荤八素的当下,他还能心无旁骛地做着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在我服务的媒体,像周兵这样做片子的人以数百计,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周兵这样的机会--当然,周兵的机会也是因为自己的隐忍和坚持而获得的--和周老师比,更多的“体制内纪录片工作者”,他们的顾虑和羁绊更多,他们就像千百年来敦煌石窟里的画匠(如舞台剧中的史小玉),为了生计,也为了信念,日复一日地摹画着,他们从来不去想,其实人生在别处何尝不能找到解脱?周兵现在是我的老师,他用舞台剧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突然想起剧中的一个片断:双目失明但内心宁静的史小玉惘然伫立,慢慢地,他开始在昏暗的墙壁上画着……突然,整个舞台背景渐亮,电视特技流水一般挥洒出一缕缕飘逸的线条--那是神佛的轮廓,光明……或许,这种光明,就是周兵老师一直所说的,敦煌。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

channelId 1 1 陈晓卿:听周兵老师讲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