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主持人春晓:

  央视的网友们晚上好,我是主持人春晓。首先来介绍一下我们这期访谈的几位嘉宾,坐在我左边的这一位是瓷器的鉴定专家,文物界的泰斗人物,耿宝昌先生;在他左边的这一位是漆器研究专家,故宫博物院的器物部主任张荣女士,欢迎您;这边是我们台北故宫的总导演周兵先生,欢迎您;这边是我们的制片人崔争先生,欢迎您。

  专家:《台北故宫》让我身临其境

  网友:看完《台北故宫》对中国历史有一次深刻反思

  欢迎四位嘉宾今天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我们都已经看了《台北故宫》的六集,我想先问一问这两位专家,你们是专业的观众了,对这个片子有什么样特别的感受呢?

  耿宝昌:这部片子看来摄制组的同志已经历时好久了,完成了这么一部巨著吧。那么,我前一段也看了这个片子的全过程,最近这几天一经中央电视台开始播放,得到很多的观众对它的重视,尤其今天大陆跟台湾两方面各个方面的动向是很适。

  在我们两地故宫的人员,从1993年就开始进行业务交流。当然有来有往,我们大陆最早是1993年许旺达先生首次过去,第二位是我们陶瓷专家冯宪明先生,是1993年年底过去,他在那儿过了一个春节,因为他那里有家属。所以回来以后,那么就轮到我身上。我前去,到台北跟跟台北故宫所有的同道一起会面,双方觉得维持恨晚了。因为两方面藏品基本都是一个来源,都是明清皇宫遗留,所以有一部分在那个历史时期运到台湾,我们专业人员都有这么一个愿望,我们这边到那边去看看那边的东西,那边到这边来看看。

  主持人春晓:您这次在电视里看,什么感觉?

  耿宝昌:又一次身临其境,所以对这些东西,宋瓷那一部分,尤其是汝窑那一部分,很完整。

  主持人春晓:您是温故而知新。

  耿宝昌: 温故而知新,没错,没错。

  主持人春晓:我们张荣女士呢?

  张荣:《台北故宫》这个片子应该说期待很久的一个片子了,自从北京故宫的片子播出之后,有很多的专业人士还有很多的朋友,也在问有没有可能拍这个片子,当时从周兵导演那儿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自己感到非常兴奋。因为我是从专业角度,非常想了解台北“故宫”的收藏,而且我觉得看了这个片子,因为现在还没有全部播完,看了这个片子之后,我感觉,第一,画面很美;第二,我觉得节奏也很适中;第三,声音很美,解说得很甜,听上去非常舒服,我才知道是您解说的。今天见到您我也很高兴,我觉得它给整个片子增色非常多。

  从这个片子我也感受到一点,我们这个团队前期的准备工作也是下了不少的工夫,因为我觉得不管是采访的这些人,包括很多的方面,我觉得我们这个团队确实是用尽了脑子。

  主持人春晓: 台北故宫首先接受专家的考验,专家说了“好”字,我们看看网友怎么说。

  好,我们看网友他们是这么说:“看了《台北故宫》激动得睡不着觉。心灵的震撼,思维的联想,时时缠绕在我的脑海。感谢当时那些对历史高度负责的先人,他们的功劳永垂史册,彪炳千秋!”

  另外一位网友:“与第一部《故宫》相比,这个画面更唯美,让我不禁想去台北的‘故宫’看看,谢谢导演!”

  网友三:“片中展示了很多台湾珍贵的历史影像资料,看得出,摄制组下了很大的看完《台北故宫》后突然对中国历史有一次深刻的反思功夫,也一定克服了很多困难。我身边的台湾朋友说,好多影像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为这个团队的敬业鼓掌。”

  网友:“制作上很精致,无可挑剔。但是主题似乎有些乱,人物的故事、台湾变革占的份量太重了,历史文化部分显得有一点少。”

  还有网友:“很美,词美、曲美、解说风格美,总之,有一种婉约的美。值得看!”

  网友:“看完《台北故宫》后突然对中国历史有一次深刻的反思,中国民族的割裂,民族记忆的遗失,传统符号的寻找,“我们的民族”少了“谁”都不完整。”

  这是我们的网友在看完《台北故宫》以后,有他们很多自己的观片感想。在这里,首先要问一下我们这个片子的灵魂人物,我们的总导演周兵先生,这部片子播出来以后,很多网友会不自觉地把它和上一部《故宫》相比,那个纪录片是好评如潮,不知道您这个一脉相承的系列,风格是不是到了这儿,有一些什么样的改变,而且《台北故宫》里面有很多情感的渲染,不知道是不是您的本意也是在此呢?

  珍贵史料首次披露

  《台北故宫》凝结多人心血

  周兵:其实作为之初,肯定是想在《故宫》纪录片风格上完全有距离,那么,其实我们也花了至少半年的时间去确定一个创作风格,最后确定下来,希望它是一个非常贴近生活、贴近老百姓,亲切的、自然的或者质朴的。

  我们的风格上,甚至希望,刚才您提到的,用人物的情感和命运来结合这些文物,结合台北故宫这65万件的文物的迁移。怎么说呢,实际上在创作理念上,应该跟上一集的《故宫》,我们发生了一些变化。

  主持人:您刚才说在风格上和上一次的《故宫》发生了一些变化,您是怎么想到拍《台北故宫》呢?是不是在拍上一次纪录片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它的姊妹篇《台北故宫》呢?

  周兵:说句实话做为一个喜欢文化珍宝的纪录片导演,肯定是心里奢望过要去做这样的纪录片,但是当时的两岸形势不太可能完成这个事。一个机缘来自于九洲文化传播中心。

  我做完《故宫》突然有一天接到一个电话,打这个电话的人叫杜大宁,他要约我谈一谈。我跟他见面以后,他就告诉我,我们现在准备要做一个台北“故宫”的纪录片,希望你能来做这个片子的导演。我当时听完,我不太相信,是难以置信的。因为我们在做《故宫》的纪录片,台北“故宫”基本上是没戏,不可能去这样。当时我们采取了很多方法,通过官方的正式的,通过私下的很多管道,都被台北“故宫”方面拒绝了。最后,我们只拿到了十张照片作为影像资料。

  后来在2005年底2006年年初的时候,九州文化,我不得不在这儿借此感谢他们,杜大宁先生、秦兵先生、胡骁先生,他们实际上在和我见面之前,他们对这个片子的制作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在找我之前,基本上台北故宫文物精华的影像资料,他们已经有把握通过一些渠道购买到或者是整合。

  同时,我们这个片子的总撰稿胡骁先生他也用了多年的时间,把这段文物迁移的历史做了很详尽的梳理、钻研。所以我们一开始创作的时候,我们节目的基本线索和内容已经形成了。

  主持人春晓:难怪很多网友他们都反映,在看到这部片子的过程当中,能够见到很多珍贵的史料,甚至有一些台湾朋友他们说,那些影像的资料连他们在台湾都没有看过,所以可能这也是对大家的视觉和心理来讲都是一种补充。

  周兵:这些影像资料还跟我有直接的关系,我第二次去台湾台北的时候,待了12天。基本上从台湾的30年代一直到现在跟台北“故宫”有关的,或者跟台湾重要的历史有关的影像资料,我不敢说我全都看了,至少跟台北“故宫”有关的影像资料我基本上都看了。在历史上一些非常珍贵的影像资料,我们能通过我们的渠道能找到基本上都能找到,当然不是说全部能找到,我们能看到,基本上最后通过购买的方式。

  《青花瓷》打动制片人

  周董桂纶镁客串《台北故宫》

  主持人春晓:在《台北故宫》这部片子里,我相信除了影像资料以外,还有很多值得大家关注的东西。我们来看看网友们的一些问题:我觉得《台北故宫》看上去很亲切,特别感兴趣的是,为什么要选择一首情歌做主题曲呢?这个是刻意的吗?听说这一次没能够进台北“故宫”拍摄,那片子里的文物是怎么拍摄到的呢?这个也请我们导演和制片人解答一下。

  周兵:第一个问题我来回答,第二个问题崔争来回答。

  为什么用一首情歌,它的歌词大意和曲调似乎是一个像情歌或流行歌曲的一个感觉,但实际上大家仔细听它的内容,有小虫先生一个很深的含义在里面,所谓的《爱延续》不是讲男女之间的私情,也不是讲家人之间的亲情,它是讲中国人对自己的文明的一种爱的延续,对中国文化传统和人文精神思想的一种坚守。那么,它可能用这样一种方式。

  主持人春晓:大爱于心。

  周兵:对,而且这首歌请的是台湾的本土的一个歌手。

  主持人春晓:原住民歌手纪晓君。

  周兵:纪晓君,据小虫先生讲,她是台湾原住民里唱歌唱得最好听的歌手。所以当我们听到这首歌的时候非常喜欢,于是把它用在我们现在片子里。

  主持人春晓:对,不仅有音乐方面的一些时尚元素,好像你们还采访了,网友说,“太惊喜了,居然采访了周杰伦、桂纶镁,非常支持导演这么做”。是不是你也希望能够把时尚和更新的一些东西加入到你的纪录片当中。

  周兵:一开始就是这样考虑,但是采访周杰伦是崔争的主意。

  崔争:当时为什么要决定采访周杰伦呢?是因为我们拍片过程当中,他《青花瓷》那首歌出来了,那首歌真的很打动我,因为他把一个很死的器物把情给勾勒出来了。

  主持人春晓:真是适时出现那首歌,来得正是时候。

  崔争:当时不管是演唱者周杰伦还是写词的方文山,他们可能对这个五大名窑的东西,对咱们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应该有着更加直观的理解,所以他才能创造出非常美妙的一首歌曲,写出那样好的词。所以说站在这个理念上,我们就通过很多渠道联络到了周杰伦和方文山,对他们进行了一些采访。

  果然与我们后面设想是比较接近的。台北“故宫”在台湾地区的存在,对台湾地区整个文化几十年来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很多台北“故宫”的一些文物进入了当地课本的一些文章里,包括“翠玉白菜”什么的,从小他们就和台北“故宫”这些文物亲近。但是有意思的是什么呢?采访桂纶镁,包括周杰伦,他们都在说,小时候在学校的安排之下,定期要去台北“故宫”,进去以后,觉得黑咕隆咚,没有什么可看的,没有什么好看的,就觉得进去以后好象不敢说话,一下子感觉很肃穆,很严肃,这样一种东西。包括我们采访其他的一些导演,包括彭纯,给台北故宫拍宣传片的导演,都谈到这个概念。但是他们同时也说到另外一个概念,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阅历逐渐加深,内心对台北“故宫”的文物,乃至那些文物所记载的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文化,不由自主地有了一种亲近。

  主持人春晓:因为这些所有内容的加入和融合,所以网友们也说,“这部片子非常好看,不仅让人联想到上一部《故宫》,上一部《故宫》的收视率甚至超过了当时同期播出的电视剧《京华烟云》,不知道对《台北故宫》你们的收视又有什么样的期望?收视方面主创们有压力吗?”

  周兵:应该是没有什么指标和任务,但是心理上没有压力不可能,我当然希望,甚至所有参与这个项目的人,当然希望它有一个很好的收视。不过接着刚才崔争说,我刚才有一个话题遗漏了,我希望说出来。

  能采访周杰伦、桂纶镁,我们在台湾这次拍摄实际上也有很重要的机构,我不得不提,为什么?实际上我们做这个节目,虽然花了两年的时间,但是作为我们央视这样一个团队,对台湾方方面面是非常不熟悉的,这次真的要非常感谢九州文化中心,他们十多年,一直在从事两岸文化的交流。

  所以我们在接手这个项目的时候,就发现,其实很多路,在这十几年间他们都不知不觉地替我们铺好了,我们到台湾和不管是文化界、文艺界,甚至跟台北故宫很多方面的一些专家、学者的沟通,非常有效,非常融洽。

  所以,这次我觉得真是,我们央视这样一个团队自己在两岸之间交流不畅的背景下做这个片子很难完成,在这里对九洲文化的所有同仁们表示非常真诚的感谢。

  主持人春晓:除了我们能够看到的镜头前的团队以外,还有一个隐型的团队,是如此重要的团队在支持你们。看来每一个片子在镜头前和镜头后的付出都是同样巨大的。

  在这边关于这部片子,刚才有很多说好的朋友,但是也有很多网友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这位网友说,“片子很精致,但是感觉节奏有一点慢,播出的时间又有点晚,坚持看完不容易,建议每一集改短一些,紧凑一些”,这是美中求完美。

  周兵:确实是有这样的问题或者说这样的现象,我们这次纪录片的创作在整个节奏上,可能是从我个人的心态上,是有意识想希望做到从容的叙述,跟上一版的《故宫》比,节奏肯定是慢下来了。

  可能我也想传递给观众一种情绪,希望大家非常安静地或者非常沉稳地来欣赏国宝。当然,实际上这些故事背后有很多戏剧性的故事和让大家非常激动的一些历史事件,但在制作过程当中,我们也有意地没有去渲染。

  文博界权威深情忆故人

  赞叹不绝“云破天青”汝窑瓷

  主持人春晓: 所以和您的上一部《故宫》相比,这一部《台北故宫》是婉约片,一切都是细水长流的。我们也看看我们的网友提到的一个问题,在这儿我们要请教一下我们的耿老,“看了国宝迁台很是感慨,当年护送文物的学者们只是想让国宝远离战火,和这批文物辗转南北。但是他们发现有生之年无法陪伴文物回到北京,便用毕生看护和研究这些文物,我们应该为今天还能够看到这些国宝,向这些前辈深深地鞠躬”,我想这一点耿老应该有很多感慨。

  耿宝昌:有感慨,因为现在这些老同志基本上已经都去世了,当然还有一位和文物南迁有干系的一位同志,现在身体也不爽。

  主持人春晓:这片子里还有您认识的。

  耿宝昌:认识,这些先生基本上都认识。他们(把文物)从北京运到南京、湖北、湖南、四川到了峨嵋山,日本投降以后,又全部运回南京,安然无恙,这一点向他们可以做无限地致敬。

  主持人春晓:在电视里看到这些从前所熟悉的故人,有什么样的感慨?

  耿宝昌:从幼年时代开始,一直到了他最后,为了保护这些文物,可以说鞠躬尽瘁了。我本身也是搞博物馆的,对这些文物感情很深。我一生,现在已经86岁半,从1936年开始跟文物接触,终身跟文物相伴了。所以今天咱们国家文物在大陆也好,台湾也好,安全地很,所以很放心,向他们所有付出辛劳的先生和女士致敬。

  主持人春晓:

  耿老也是把毕生的精力全部献给了中国的文物。所以在这儿,我们是否能够请我们的两位专家来跟我们一起来赏析一些文物,看看台北“故宫”里面那些文物,我们用一种专业的角度来跟大家欣赏一下,好不好?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天青无纹椭圆水仙盆”。

  耿宝昌:水仙盆。

  主持人春晓:水仙盆,这个张荣女士有没有看到实物,去台北“故宫”?

  张荣:好像看不大清,这个照片看不大清楚。

  主持人春晓:耿老可以看看我这边的电脑。

  耿宝昌:我知道。

  张荣:有一个字打错了。

  主持人春晓:对,是水仙盆。

  张荣:我记得前年去的时候,好像在展处里面有这个东西,耿老说吧,因为耿老是瓷器专家。

  耿宝昌:这件器物,我从1994年开始,前后到台北“故宫”八次,每次去它都在展室,因为在柜子里拿出来不太方便。2006年,因为咱们的河南宝丰汝窑发现以后,我去。每次去,他们所有的同道,说耿先生您要提意见,您想看什么。恰好那个时候他们修正展室,东西在外边,我说那就看这件器物。

  因为这件器物跟所有的汝窑不相同,它这件器物没有开片,没有片纹,不像文献上所说的有蟹爪纹,隐隐约约的,很细密。看到这件东西了,一看,真是确实不错,有的人原来认为它是清代雍正仿品,其实不是。

  看到这个东西后,我回来,结果回来那一天,正好是河南宝丰汝窑考古发布会,我那一天离开台北的时候,下午两点的飞机,转到香港,香港转到北京,到北京已经晚上八点,下了飞机,直接上北京站,北京站八点钟坐火车,第二天早起六点到了郑州。

  郑州一下车,满天密布大雾,说十点半还得赶到宝丰,还有三百里路。司机也挺着急,我也挺着急,必须得十点钟赶到,正好是发布会。恰好差十分钟赶到了,当时与会了,在会上发表看法。

  过去都是这样认为的,汝窑是开片的,书上说是无片的更好,但是没有。就有这么一件,大伙对它还有记忆。宝丰清凉寺发掘出来的残器标本,有,也是跟它一模一样,没有纹片,我讲的这些话,在会上大家得到了共识,认为确实是有的。

  耿宝昌:无纹片在这个里边是很少见的。

  主持人春晓:它也是属于十大国宝之一。

  耿宝昌:是,应该是这样。因为多数的都是有片纹,这个没有片纹,所以比较特殊。

  主持人春晓:两位专家在这次《台北故宫》播出几集里面,你们印象最深的一件文物分别是哪一件呢?专家,看得太多。

  耿宝昌:张女士肯定是“翡翠白菜”,那块“五花肉”,人人都欣赏,都觉得太美了。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

channelId 1 1 《台北故宫》访谈实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