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它纪录了从大禹到现在现代文明的每个音符,烙下了华夏文明的历史脚印;

  这是地球上最后的母系部落,“阿肖”婚俗的存在,张扬了弗洛伊德的人性论的精华;

  这是神仙起居的地方,是人们向往的世外桃源,来到这里再也挪不动返程的脚步。美国历史、社会学家洛克先生偶然与它邂逅相逢,在“海堡”(湖中小岛)一住就是一个春秋,一觅就是十三载,他对妻儿说,当我升“天国”的时候,我唯一的心愿是回到那里,与它朝夕相伴。就连省中校花、国民党高级将领的女儿肖淑明,四三年当上王妃,入住这里,一住就是六十多年,成为这神秘土地的见证人;这是净化心灵的地方,它没有情杀、没有争斗,到处都充满人情味。

  泸沽湖,当地人称“谢纳咪”,即母海的意思。母海,母亲之海。她用宽厚的胸怀,肥美的乳汁,哺育了纯朴、豪爽、人情味浓烈的摩梭人,浇铸出独特的摩梭文化,成为人们向往的地方。我们今天讲述这些故事,也是为了对先民们的传承:

  

  “阿肖”的传说

  处处绽放着人性的泸沽湖是一个重女不轻男的东方伊甸园。

  相传,在远古时代,这里并没有湖,而是莽莽的大森林。林中住着一个靓丽的姑娘,叫格姆,是天上下凡的女神。格姆与林中的鸟儿为友,天天聚集鸟儿到她的房下,为鸟儿唱歌跳舞,用灵巧的双手专门为天庭织布、绣花,还用甘甜的露水酿造酥里玛酒,每到日出当空的时辰,太阳神总要轻轻地抿上一口,一时间太阳也醉得摇摇晃晃,脸更红了,光更亮了。

  一天,龙王的二太子后龙,骑着大白膘马到森林中打猎,一箭射中了一只鸟儿,鸟儿忍着巨痛飞到格姆身边,格姆一边落泪,一边替鸟儿包扎,后龙一路追来,见此情景十分羞愧,向格姆表示歉意,就这样,他们一见钟情地相爱了。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俩人便在林中燃起篝火,互诉衷情,直到清晨月亮西下的时候,后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这天晚上,幸福的时刻终于来到,他俩忘记了天庭的禁令,偷吃了“禁果”,在甜蜜柔情中一觉睡到了天明。后龙急忙跨上马背,扬鞭催马,忙中出错,马失前蹄,深深地陷入了泥潭,后龙从马背上摔下,横躺在马蹄印里,很快僵硬起来,化作了后龙山,格姆目睹心爱的人儿的不幸,泪如泉涌,哭个不停。七天过去了,格姆的眼泪填满了马蹄印窝,天神要把她带走,她死活不肯,于是将王母娘娘送的护身符珍珠项链扯断,把闪闪发光的珍珠抛洒在了马蹄印里,她也化作了那座狮子山,两山相望,两情依依,珍珠变成了七个小岛,为他俩再次架起了爱的桥梁。这就是泸沽湖最美、最动人的象征。狮子山便成了崇拜的石祖女神。从那以后,泸沽湖的儿女们开始了“阿肖”

  泸沽湖像一弯新月,镶嵌在群山环抱之中,58平方公里的湖面,经微风吹拂,翻滚着洁白的浪花,泛起层层涟漪。赭红的山岩,洁白的云彩和高飞的大雁,倒映在透明的湖水里,真所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洛克先生由衷赞叹:“无例外的最漂亮的一片水,无法想象比这更美丽的一个布景,笼罩这里的是安静和平的奇妙,小岛像船儿一样浮在平静的湖上,一切是静穆的,真是一个适合神仙居住的地方。”

 

歌而作、作而歌

  就在这神仙起居的地方,勤劳的摩梭人,在繁星点点的映衬下,便开始了一天的劳作。静静的湖面上,猪槽船儿伴随着情歌荡漾,他们一边捕鱼、一边对歌,在歌声中仿佛忘记了疲劳。家住博树村的二车娜姆告诉我们“摩梭人活泼开朗大方,整个农活都是在渔歌声和欢乐的陪伴下度过的”。“你看,今天早晨在湖上两个多小时,打到的鱼已是一箩筐了,湖里的鱼很值钱,大概要卖50多块钱,但今天唱的歌比刘三姐唱的还多得多,你敢和我们对山歌吗?! ”说着说着她情不自禁地又唱了起来,“我这迷人的家乡,山青水更清,美丽动人的传说,若把拉里,若把拉里若,若把拉里若若;我这神奇的家乡,神女格母在欢呼,泸沽湖水展笑容……”

  在泸沽湖从事农耕活动,的确是在欢乐中度过。今年十九岁的喇扎实是多合村的小伙,他主要负责耕田和上山找柴火。这位小伙可逗了,犁田时四周有姑娘与他对歌,上山找柴时,有姑娘伴他上山,他自豪地说:“我上山找柴,从来自己没有背过柴,都是姑娘们家的马帮我驮柴,就连我到湖里打鱼时,也有姑娘替我划船,泸沽湖的小伙就是这样逗姑娘喜欢……”

 

  猪槽船的故事

  世上有舒适豪华的游艇,也有富有诗情画意的帆船,而泸沽湖的猪槽船却别有一番风味。

  猪槽船,摩梭语称“日故”,教科书称它为“诺亚方舟”。据说,泸沽湖原不是湖,是一个群山环抱的盆地,盆地东北方有个出水洞,常年流水,有个放猪娃天天在这里放猪,饿了就在洞边烧东西吃,渴了就喝这里的流水,有一天,洞里不出水了,反而有一条大鱼的尾巴伸在外边,他抽出腰刀,割下一块鱼肉烧来吃。从此后,他便天天割鱼肉作晌午,奇怪的是第一天割了鱼肉的地方,第二天又长上,时间一长,村里的人便知道了,那些贪心的人,赶去九头牛,用九根绳子栓在鱼的身上拼命往外拉,大鱼拉出来了,灾难也随之降临,这些贪心的人们还没伸直身子,大水就铺天盖地般涌来,不一会儿大小村庄都被淹没了,在这危急时刻,唯有一位有身孕喂猪的妇女,急中生智,跳到猪槽中,顺手抓起一块黄板用作划水,才安全躲过灾难。

  正是这位妇女繁衍了泸沽湖畔的摩梭人,成为摩梭人的祖先。也许就是这个缘故,泸沽湖摩梭人崇拜女神,崇拜女石祖,崇拜女祖先,就连家庭也是以女为尊,以女为贵的母系大家庭。猪槽船这种“诺亚方舟”倒也十分奇怪,无论惊涛拍岸,还是遭遇险情,只要人坐在里面一定会化险为夷。直到今天也从未发生过任何安全事故。

  

  男不娶女不嫁

  以女性为轴心的摩梭人家庭,人少则十几个,多则几十个,都是由一个或几个始祖母的后裔组成,家庭成员中,祖辈唯有祖母及其兄弟姐妹。

  在家庭中,“男不娶,女不嫁”。夜间,女性在家中接待来自另一家庭自己心上的人儿——男阿肖,而男的则外出到女阿肖的家庭偶居,所生子女,皆居女方,血缘按母系算,财产按母系继承。正如摩梭谚语说道的:“女人是根种,缺了就断种”。这在中国现行社会形态中是绝无仅有的。

  木垮村拉姆家有姐妹4人,是村里的四朵金花,拉姆也算是个村里的知识分子。在她的记忆中,99年她初中刚毕业一心想外出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如愿的到了西昌一家餐厅当服务员,由于摩梭人开朗而多情的性格,餐厅男服务员和常客有许多人仰慕她,喜欢她,成了餐厅的“仙子”,但她总是觉得缺少了什么,不到3个月又回到了故乡。她说,“我们摩梭家里,不能没有女人,如果没有女人,这个家就犹如没有房屋的顶梁柱,家也不成为家了。”

  在通往“王妃岛”的途中,我们遇见了摩梭小伙甲聪,他现在是国家干部,他家非常好客,把我们迎进房里,喝酥里玛酒。他家一共有15口人,有母亲、舅舅、姨娘和妹妹,全家除他而外都在泸沽湖边生活,他风趣地叹息,“这家里面,我的文化最高,还是国家干部,按你们汉族家,我已经是光宗耀祖了,但在摩梭家地位最高的是这两个妹妹,她俩才是我家传世和未来主事的。我呵,一无所有……”。甲聪的老阿妈听到儿子这样讲,嘴都笑来合不拢了,并自语“这儿子不错,虽然从读书就走出了泸沽湖,一晃就30年了,可他还是没有忘记泸沽湖的规矩。”

  老阿妈在与我们道别时,还嘱托我们,到了泸沽湖就应该入乡随俗,有相中了的姑娘,不妨也建立建立感情,走走“婚”。

  

  家庭总管

  泸沽湖的家庭中,最重要的人物是总管。这个人的产生前提必须是女性,不分辈份,不分年龄,谁最能干、公正、威信高就由谁来当。摩梭人把他叫做“依杜达布”,家庭成员都绝对顺从她的安排。

  母系家庭中的成年男子一般以舅舅的身价和名义进行活动,在家庭受侄儿侄女的尊重。在这样的家庭中,无论姨表兄弟、姐妹均视为一母所出。家庭成员十分团结和睦,视“攒私房钱”、“闹分家”等为耻辱。

  摩梭人流传世代的古歌谣这样写道:

  当我还在襁褓中,睁眼认识世界时,

  首先看见的是母亲的容貌;

  当我还在襁褓中,饥渴啼哭时,

  首先塞入嘴里的是母亲的奶头;

  当我还在襁褓中,昏昏欲睡时,

  首先听到的是母亲的催眠曲;

  尊敬的母亲之神啊,世间万物离不开母亲的养育;

  尊敬的母亲之神啊,您的神灵注视着我生命的行程;

  谁要违背您的古规,就要受到患麻疯病的惩罚;

 

  走婚规矩

  泸沽湖自然没有神仙,但这里是女儿国的天堂。他们在神秘的花房里编织着青春的梦境。

  摩梭人称“阿肖”婚为“走婚”,意思是有性爱关系的男女双方的互称。男女之间十三四岁时候举行庄严的穿裙、穿裤仪式,表明已享有成人的权力,十八岁以上时,就可以结“阿肖”,过男女偶居的生活。

  “阿肖”婚姻不受家长、亲族、门第和身价的限制,在选择“阿肖”过程中主要以情感为基础,这种婚姻形式充分体现独立人格、抒展人性自由,以灵性为机遇,以渴望相聚为特点,但亲族之间是绝对不可以“走婚”的。

  “阿肖”婚,不仅建立非常自由,解除也是同样的,无论男方或女方,只要不想“走”了,便可以拒绝对方,退还信物就可解除婚约。这种独特的婚姻形态为我们这个多元化的世界留下了一页独特的篇章。到底这种婚姻形式世人怎样去评说,但泸沽湖的儿女们用事实给出了结果,据泸沽湖摩梭母系文化研究会2003年在泸沽湖对十三个自然村分户调查结果表明:被调查的青年男女2350人中,至今仍然“走婚”并认为这种形式好的人有1980人,占调查人数的84.26%,认为可“走”可不“走”的150人,占6.38%。认为还是像汉族一样结婚建立家庭的220人,占9.36%。

 

  成丁礼

  大年初一对泸沽湖来讲是个特殊而庄重的日子。这天一大早肖机玛便忙开了,一会儿接喇嘛,一会儿迎达巴,在圣灯的照耀下,她年满9岁的女儿宾玛拉初和11岁的哥哥宾玛扎石,将在神灵的宗教仪式中庄严宣传自己成人了。

  成丁礼,是摩梭人家最庄严而隆重地一个宗教仪式,每个摩梭人踏入社会之前都必须要走的程序。简单地讲就是女孩裤换裙,男孩裙换裤的仪式,当举行了这个仪式后,一个人就有灵魂了,就可以作为成人参加生产劳动和社会活动了。

  成丁礼,一般女孩7岁—9岁这个年龄可举行,男孩要晚一些,9岁—11岁举行。这个仪式,一年只有一天,即春节。主持仪式的人事先由达巴占卜而成。达巴根据人的十二属相分为四组:牛、蛇、鸡;虎、马、狗;猴、龙、鼠;猪、羊、兔。同一属相的人相克,不能主持仪式。同时还必须性别相同,即男人给男孩穿裤子,妇女给小女穿裙子。

  当海螺吹响的时候,肖机玛和她孩子的舅舅甲初分别将宾玛拉初、宾玛扎石带到堂屋分别站在神占前的猪膘肉上,由女主持和男主持分别脱下少女的长裤,男孩的长衫。换装时,女的穿百褶裙时先以右脚穿裙,男的穿裤先从左脚穿裤。穿戴后便跪在喇嘛面前,由喇嘛诵一遍祷告经,同时由家庭最年长的主妇向祖先、灶神敬食。紧接着将着裙(裤)的少年带到经堂、灶神、达马、喇嘛等年长者面前磕头施礼,达巴、喇嘛再次给少年念经和送给长命钱。

  按捺不住自己喜悦心情的翁机玛及孩子们的姨娘们端出了先准备好的“花花糖”、酥里玛酒、猪膘肉等特色食品与前来庆祝的亲戚、邻居们一同举行庆祝宴,你一杯,我一杯,不知不觉翁机玛醉了,她真的醉了,从心底就醉了,红透了的脸露出了几分自豪和轻松。是呵,她已完成了摩梭女人一生最大的责任,把女儿们养成人了。翁机玛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美丽的泸沽湖,迎来了朝霞;雄伟的狮子山,白云围绕;善良的阿妈,你何会这样高兴,呵…呵、呵、呵,只因为女儿长大成人哟,玛达咪……

  摩梭人热爱生活,崇拜大自然,信奉日、月、星、辰、风、雨、雷、电等神灵和藏传佛教。每到农历初五、十五、二十五认为神仙们都会降临,因此,这时祭祀就会得到神灵的保佑。

  

  转山节

  农历二十五,是摩梭人的转山节,它不仅是一次盛大的宗教仪式,也是结交“阿肖”、表白真情、抒发情怀的狂欢节。

  这对“阿肖”恋人,是多么的情深意长,用深情编织出的花腰带,结在了他的身上,他俩面对女神祈祷,珍惜生活,吉祥幸福。

  摩梭人十分珍惜人生,每天早晨,天还未明时,家里最年长的女主人“达布”便开始了早祭活动,她通过对神灵地祈祷,点燃了油灯,燃起了希望;她给万物之神烧香火,换来了全家的平安,换来了儿女们的幸福,换来了精神上的寄托。

  

  校花与“王妃岛”

  泸沽湖的确是诱人的。挡不住的诱惑,使年仅十六岁的省城中学的校花肖淑明踏上了泸沽湖这块土地。经由国民党西康省主席刘文辉主婚,她来到了泸沽湖,尽管她带着钢琴,带着课本,她希望传播先进文化的美好憧憬没有实现,尽管她一生都在坎坷中度过,尽管在豆蔻年华时需要情爱的时候,她孤身在“王妃岛”上度过,但泸沽湖的水、泸沽湖的山、泸沽湖的人性不时地震撼着她,填补着她内心的不实,就这样她在这里度过了六十多年。她深情地说,“这里不是仙境胜似仙境;走进泸沽湖一切都轻松了,没有你争我斗、没有尔虞我诈,一切都是平静的。在这里我懂得了人生的哲理,学会了生活。泸沽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泸沽湖这个奇妙的世界,它既是历史,又是现实;它既是空间,又是时间;在太阳下映衬下的每一道波光都掀起了人们无穷的遐想。每一个小岛都有一个神奇的传说。就连一个简单的词汇“阿哈巴啦”包含了摩梭人的喜、怒、哀、乐的丰富情感。那一面面随风飘荡的经幡传承着摩梭人远古的文明。充满诗情画意的情人桥上的每一块土板都包含着一个美妙的爱情。

  

起居礼俗

  泸沽湖以“静、奇、迷、美”而闻名中外。来到木垮村,公路两旁的民居非常有特点,民居除木摞子建筑风格以古延续至今外,红、黄、白是建筑物的主色调。房屋多以四合院为主,分正房、经堂、花房和畜厩四部分。正房,摩梭人称为“依梅”,一般坐北向南或坐西向东。结构复杂而独特,是家庭成员居住、祭祀、炊煮、用餐的活动场所,正房回壁需长约2丈以上的圆木200根,垒成正方形。前面则以木板为壁,从而将正房分为正室、左室、右室、前室和后室,在用途上有严格的习俗规定和约束。房屋中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女柱、男柱和火堂。右柱为女性,(摩梭语“尤杜梅”),左柱为男性(摩梭语“瓦杜梅”,两根柱出身同一棵大树一分为二节构成,意思是男女有永不分离,才会构成美满家庭。室内西北角和东南角有横 ?与木杆壁成平面一米高的上火堂及神?。在室内另一侧,设了下火堂,摩梭人称“喀古”,主要用于炊煮和取暖。

  正房正前方两层楼房称为“尼扎意”,即“花房”是家庭成年“走婚”女性的卧室,供其接待男阿肖住宿用。凡是“走婚”女性均每人一间。每个房间里内置卧具、茶具、酒具和小火堂。

  正房左方为经堂,为两层楼房,上为经堂,下层为贮存柴禾或杂物。经堂主要用于日常的祭祀活动,夜晚也可作为家庭男子集体居住的地方。

  摩梭人的正房上面挂满了经幡,随着微风的吹拂,也就是摩梭人借风诵法,祈求得到神灵的保佑。

  是呵,泸沽湖确实是醉人的,醉得如喝了摩梭主妇们酿造的“酥里玛酒”。

  微熏中,悠悠的思绪悠悠的情,却又听见了喇嘛寺里传出来的鼓乐声和诵经声。这时,无论你是什么肤色,你都会情不自禁地融入摩梭人欢乐的队伍中与其同乐,你也会忘记陈腐的世俗,净化人性的心灵,你更会呢喃自语:“处处风光留人驻,难忘最是泸沽湖”啊!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

channelId 1 1 母系社会最后一块领地 1 这是神仙起居的地方,是人们向往的世外桃源,来到这里再也挪不动返程的脚步。美国历史、社会学家洛克先生偶然与它邂逅相逢,在“海堡”(湖中小岛)一住就是一个春秋,一觅就是十三载,他对妻儿说,当我升“天国”的时候,我唯一的心愿是回到那里,与它朝夕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