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解放军炮击金门

  1958年我军炮击金门,是中央在北戴河会议上决定的。毛泽东亲自点将让时任中共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并且“工作的重点主要是地方”的福州军区第一政委叶飞指挥。叶飞接到命令后,“立即召开省委会议安排工作,决定江一真同志代替我主持省委日常工作,并立即组织前线指挥所”。7月19日,叶飞便和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张翼翔、副政委刘培善一行到达厦门,迅速展开各项准备工作,并在24日前完成一切作战部署。

  7月27日,叶飞突然收到毛泽东致彭(德怀)黄(克诚)信。信中说,打金门停止若干天似较适宜。“中东解决,要有时日”,“不打无把握之仗的原则必须坚持。如你们同意,请将此信转告叶飞,过细考虑一下,以其意见见告”。叶飞与张翼翔、刘培善商议,觉得各项准备工作比较紧张,加上福建沿海受台风袭击,大小桥梁数十座被冲毁;部队疲劳过度,疾病丛生;特别是空军进入福建前线的转场尚未完成,海军入闽尚在调动中,当即复电认为推迟炮击较有把握。这样又得到延长一个月的准备时间,完成了地面炮火的集结和展开,以及对金门炮击的所有目标进行测量并一一标在图上;空军完成了紧急的战斗转场,海军舰艇和岸炮部队完成了入闽部署;制定了炮兵、空军、海军协同作战方案。还对部队进行了形势任务和斗争方针政策的教育。

  8月20日,叶飞接到中央军委电话,要求他立即飞往北戴河。21日下午叶飞来到毛泽东的住处,“详细汇报了炮击金门的准备情况、炮兵的数量和部署,和实施突然袭击的打法”。在座的有彭德怀、林彪与作战部长王尚荣。第二天继续开会,毛泽东说:“那好,照你们的计划打。”并要叶飞留在北戴河指挥。“所以,炮击金门是在北戴河指挥的”。“前线则由张翼翔、刘培善同志代我指挥”。张翼翔兼任前线指挥所参谋长。

  但是,叶飞强调说:“炮击金门也可以说是毛主席在直接指挥。”

  

  

敲山震虎摇声东击西

  1958年7月14日,伊拉克人民发动了革命,推翻了旧的反动统治集团。美帝国主义直接出兵入侵黎巴嫩,随后英军入侵约旦。同时美国于7月15日宣布其远东地区陆海空军进入战备状态。中东形势突然紧张起来,成为世界矛盾的焦点。美英法介入后,苏联也有所动作。世界进步舆论都在声援中东人民的反侵略斗争。蒋介石集团趁机扩大事态,于7月16日宣布所属部队处于“特别戒备状态”。金门、马祖与台湾国民党军队先后进行军事演习,同时加强空军对大陆侦察活动和袭扰准备。

  正是在这种形势下,中央军委决定炮击金门。

  炮击金门由空战拉开序幕。为了加强前线空军的指挥,中央军委把原志愿军空军司令员聂凤智调任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7月的一天,我空军飞临福州上空,人民群众欢欣鼓舞。在福建,我军为争夺制空权的斗争持续了半个月。国民党的飞机损失50多架,我军也损失了20多架。空战后,制空权被我军控制了,为大批炮兵开进厦门,为炮击金门打下了基础,创造了条件。海军130岸炮部署在厦门对岸角尾。炮兵阵地从角尾到围头,长达30多公里,呈半圆形,大小金门及所有的港口、海面都在我炮兵的射程之内。

  炮击金门从1958年8月23日17时30分开始。第一次急袭,我军所有炮兵阵地突然间同时向金门开火,1个小时密集发射了几万发炮弹。首战告捷,以猛、准、狠的炮火予敌以沉重打击,毙伤敌500余人,毙敌金门防卫部中将副司令赵家骧、章杰及澎湖防卫部中将副司令吉星文,伤敌金门防卫部参谋长刘明奎及空军系统的幕僚长,并击伤敌运输舰1艘。接着8月24日又予敌以再次沉重打击。

  我军炮击金门敲山震虎,起到声东击西的效果。一是警告蒋介石;二是同美帝较量,把美国的注意力吸引到远东来,以支援中东人民的反美斗争。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面对我军大规模炮击金门,一时弄不清我军是要登陆金门呢,还是要大举渡海解放台湾,搞得3天睡不好觉;不出毛泽东所料,美国总统下令将地中海美军第六舰队的一半舰只调到台湾海峡,与第七舰队会合,以加强第七舰队。中东形势由此缓和下来。

  

  

解放军炮击金门机场

  陆海空三军协同作战取得重大胜利

  炮击金门是陆海空三军协同作战,其规模之大、炮火之烈开福建前线战史之先河,也是我军中外战史上的战争奇观。为实施炮击金门,以福州军区的炮兵为主,32个炮兵营部署在厦门、莲河、大小嶝岛及围头地区,从3个方向打击料罗湾的蒋军舰;同时厦门、莲河地区布防高射炮,以掩护地面炮兵的作战行动。8月23日这一天,拂晓前各部完成射击准备。459门大炮、80余艘舰艇、200多架飞机瞄准了各自的打击目标。17时20分,北京毛主席下令:“17时30分开炮!”时间一到,2600发炮弹惊天动地飞向金门,打得敌军魂飞魄散,血肉横飞。为扩大战果,24日我军又组织了全部炮兵,对金门蒋军进行第二次大规模炮击。这天下午,蒋军17艘舰艇驶向料罗湾,执行运兵员、输送物资和抢救舰艇的任务。敌军为掩护这些活动,便以炮兵向我厦门、莲河地区射击。我炮兵立即还击,回敬了近万发炮弹,蒋军舰艇见势不妙纷纷逃窜。我海军6艘鱼雷快艇在我炮火掩护下,立即从待机位置迅速出击,进入金门海域,迎击两艘大型运输舰、1艘中型运输舰。当抵近敌舰两链左右(约为400米)时施放鱼雷,击沉击伤敌舰各1艘,取得重大胜利。我前线指挥部首长于26日颁发嘉奖令,嘉奖炮击金门战斗中的有功海军部队。

  我空军在炮击金门开始前,为争夺福建前线制空权已进行过多次搏斗。敌人8月23日、24日连遭重大打击,在我军25日暂停炮击时,便出动F-86型飞机48架飞临金门上空,企图引诱我空军出海。我机长刘维敏在漳州以东发现敌机4架,经过激烈空战,他一人打下敌机两架。我军从8月23日开始到次年1月7日,一共进行了7次大规模的炮击和不定期的零炮射击,13次空战及3次海战,共击落敌机34架,击沉击伤敌各种舰艇23艘,毙敌官兵7000余人,在军事上取得重大胜利。

  

  

金门岛一角

  军事、政治、外交斗争交错进行互为依傍

  炮击金门不仅是军事斗争,而且是政治、外交上一场错综复杂的斗争,互为依傍。首先在军事上沉重打击了蒋军交错进行的袭扰窜犯活动,同时在政治、外交战线等也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蒋军连吃败仗,于8月25日停止了海上运输。金门守军则紧急呼救,请求支援。27日,蒋军改变了运输方式,改为使用中型运输舰,于夜间驶向料罗湾,然后再以小舰转驳。运输机也改为夜间对金门实施空投。26日中央军委下令,要求我军在地面、海上、空中严密封锁,切断蒋军海上和空中的一切补给。到9月2日止,台湾运送金门的各种物资不及平时的5%,致金门之敌缺弹少粮,处境日益艰难。9月中旬,敌又以中型登陆艇拖带小型登陆艇,直接抢滩补给军用物资;后又改变花样,用大型运输舰装载水陆两用输送车,把物资运上岸。还以运输机向小金门空投。我军则针锋相对,在海军雷达的指引下,夜间对料罗湾进行零炮射击,以增强封锁效果。我炮兵先后击伤蒋军运输舰7艘,击沉水陆运送车10余辆;海军击伤猎潜舰1艘;空军又击伤击落敌机各1架。从10月1日起,敌每日出动运输机百架次以上,日夜不停地空运。3日,我空军低空高速进入,抵近攻击,一举击落C-46型运输机两架。蒋介石遂下令停止白天空投。我炮兵总结了零炮射击经验,改进战法,每日击中目标30-50处,敌人防不胜防,军心浮动,士气低落。我军完全取得了炮击金门战斗的主动权。

  1954年12月2日,蒋介石在华盛顿与美国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蒋军要求美军履行条约,保护金门、马祖。在炮击金门的第3天晚上,艾森豪威尔在白宫与杜勒斯等人磋商,认为美国必须保住台湾,要遏制中共的进攻。美国要动用武装力量,必要时可考虑使用小型战术核武器,摧毁大陆福建的军用机场及其供应线。美军下令第七舰队处于紧急状态,第六舰队的一半舰队调往台湾海峡。至9月初已集结6艘航空母舰、3艘重巡洋舰、40余艘驱逐舰、4艘潜艇和其他数十艘辅助船只,以及飞机430架“听从”毛泽东的调遣。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

channelId 1 1 1958年解放军炮击金门 1小时击毙3中将(组图) 1 1958年我军炮击金门,是中央在北戴河会议上决定的。毛泽东亲自点将让时任中共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并且“工作的重点主要是地方”的福州军区第一政委叶飞指挥。叶飞接到命令后,“立即召开省委会议安排工作,决定江一真同志代替我主持省委日常工作,并立即组织前线指挥所”。7月19日,叶飞便和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张翼翔、副政委刘培善一行到达厦门,迅速展开各项准备工作,并在24日前完成一切作战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