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1931年1月28日,东固苏维埃政府在富田召开公审大会。听说是公审“张屠夫”,男女老少蜂拥而来,多至三千余人。口号声中,张辉瓒被五花大绑推上土台,干部群众抢着控诉其罪行,声泪俱下。因记着毛、朱“不杀”的承诺,张以为只是批斗一下让老百姓消消气,所以低着头还自称“有罪”。及至听到宣判死刑时,吓得面无人色,大叫“饶命”,却哪里管用?会场上“剥皮”、“抽筋”的口号此起彼伏。张辉瓒被推到乱坟岗里一枪了结。

  上世纪60年代,毛泽东诗词热兴起,《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中有一阙: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张辉瓒由此成了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人物。其实,这是张辉瓒的第二次名声大扬。早在第一次反围剿中,他是红军活捉的最高级将领——中将师长,后违反俘虏政策错杀了他,南京当局褒扬他“成功成仁”,给予了优隆哀荣。对此,各大报章曾追踪报道,故当时红区白区已咸知其名。

  口不离“剃了朱毛的头”

  张辉瓒,字石侯,1884年生,湖南长沙东乡人,早年毕业于湖南兵目学堂,后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辛亥革命爆发湖南光复,被推为湖南军政府参谋兼军需学校总队长,以后靠着湘省都督谭延的提携,历任省兵站总监、第4混成旅旅长、省警务处长等职。1923年随谭延投奔国民党,出任湘军总司令部参谋长,1926年湘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张辉瓒改任第4师师长,率部参加北伐。

  “四一二”政变起,张辉瓒以“清党”有功,升为第2军副军长兼省政府委员。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第2军缩编为师,张辉瓒调任18师副师长,1929年9月升为18师中将师长,奉命开赴江西“剿共”前线,兼任南昌警备司令。

  杂牌军出身的张辉瓒,对蒋介石的器重与提拔感恩戴德,以加紧“剿共”相报,频频出动部队袭扰苏区,短短一年里,就杀了千余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苏区人民对他恨之入骨,斥之为“张屠夫”。

  蒋介石取得中原大战胜利后,腾出手来对付红军,调集10万大军“围剿”江西中央苏区,令第9路军总指挥、江西省政府主席鲁涤平为“剿共”总司令。张辉瓒也被委以重任——左路军前敌总指挥。一心想在“剿共”中立功的张辉瓒,事先亲自拟定了几条标语,令书记官抄写后分发至各连张贴。贴得最多的一条,是他视为最得意之作的“剃了朱毛的头”,“朱毛”指的是朱德与毛泽东。

  1930年12月16日,国民党第一次“围剿”开始。张辉瓒打着“前敌总指挥”的旗号,率18师挺进在前,耀武扬威向苏区杀来,所到之处实行“三光”,遍贴“剃了朱毛的头”的标语;向部下训话时,也总不离“剃了朱毛的头”。红一方面军前委书记毛泽东、总司令朱德,制定了“诱敌深入,歼敌于根据地内”的战略方针,带领主力向赣西转移,计划在地利人和的宁都县黄陂、小布地区集结,待机歼敌,故而以少数兵力边狙击边后撤,诱敌来追。

  张辉瓒的18师长驱直入,没遇到多大抵抗。他以为红军不敢恋战而流窜,遂命令公秉藩的28师加速前进,限12月20日占领东固,与他的18师在那里会师。18师走了一天,张辉瓒突然传令休息待命。他与公秉藩本就不和,利用职权公报私仇,有意让公师独自先攻东固,借红军之手打公秉藩。公秉藩不知是计,伤亡了好几百人马,晓得上了张借刀杀人的当,心愤难平,所幸拿下了东固,遂夸大战果报捷。蒋介石信以为真,通令嘉奖,赏大洋两万块。

  张辉瓒率18师姗姗来迟,临近东固时正值晨雾弥漫,双方都误以为遇到红军而开起火来,连小钢炮都用上了,直打到日高雾散,才知是自家人打了自家人。两人互相指责,乃至出言不逊,公秉藩一怒之下带着28师去了富田,留言张辉瓒:你胡乱指挥,畏敌不前,自伤部队,屁个总指挥!本师长不再受你节制,等打完了仗去南京评说。张辉瓒也负气不再与公秉藩联络。这时,张得到了大股红军在黄陂出现的情报,喜形于色,下令急行军,于29日进入黄陂不远处的龙冈,在群山环抱、峰峦重叠的龙冈圩宿营,命令吃饱睡好,明日决战。

  “朱毛”正在捕捉战机,发现张师孤军深入,决定来个瓮中捉鳖,集中优势兵力歼灭18师,于是在小别山设立指挥所,各路红军在浓雾掩护下悄悄进入阵地。

  全军覆没,张被生擒

  30日上午9时许,迟来的冬日从山后升起,雾霭渐散。张辉瓒下令出发,并传下话去:攻占黄陂,歼灭赤匪,有击毙朱、毛者,赏洋5千;活捉朱、毛者,赏洋1万。

  当18师先头部队52旅艰难攀爬至半山腰时,担任正面迎敌的红3军7师居高临下开火,拉开了龙冈之战的序幕。战至中午,52旅仍不能越雷池一步。张辉瓒并不慌张,计出奇兵,调53旅从两侧登山包抄红军。然而令他始料不及的是,被埋伏在两翼的红3军第8、第9师和红12军一部等个正着,给予迎头痛击。

  18师在山下仰攻,一次又一次冲锋,均死伤累累败下阵来,至下午3时许已伤亡过半。红12军、红4军又按“朱毛”的锦囊妙计,分别从左右迂回到龙冈侧后,阻断了18师的退路,从背后攻过来。红军将张师紧紧围住,成关门打狗之势。

  下午4时,“朱毛”下令发起总攻。本只存残兵败将的张师阵容大乱,官不顾兵,兵不顾官,或争相逃命,或缴械投降。

  龙冈一仗,红军大获全胜,消灭18师师部直属队及两个旅,俘敌九千余人,缴获长短枪近万支、子弹一百余万发,并于一个山洞中俘获了张辉瓒。(民国史专家陶菊隐在《政海轶闻》中有这样的说法:张的失败,是红军情报人员截获张的作战密信的结果。)

  战斗结束后,毛泽东、朱德离开指挥部下山看望前线指战员,谈笑风生正行走间,见男女老少眉飞色舞奔走相告:“前头捉到张辉瓒啦!”

  “抓了条大鱼!”朱德笑逐颜开。毛泽东跟着笑了:“这人可是蒋介石的爱将,骄横得很,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成为我们的阶下囚,去会会他。”

  先走一步的朱德来到集市大坪,见赤卫队员们围着张辉瓒叫骂,有的还挥舞着拳头。朱德拨开人丛,劝导大家遵守俘虏政策,不许打骂俘虏,还叫班长给张辉瓒松了绑。

  张辉瓒忖度来者是个红军长官,佯装傲慢地说:“既然被你们捉住了,无话可说,要多少钱才能放我?”朱德的声音不高却显威严:“我们不是在和你做生意,你一向卖力反共,杀害了我们许多同志,这次又打头阵进犯苏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笔账怎么个算法?”

  “你们要把我怎么样?”张辉瓒紧张起来。

  “这要看你的态度啦,认罪服罪可以优待,假使顽固不化,就批判你,公审你。”

  “总司令说得对,开大会斗争他,牵着他游街,看他再嘴硬不!”赤卫队员同声附和。

  张辉瓒一听“总司令”三字,才知这位红军长官正是朱德!顿时气焰大挫,低着头一言不发。

  “来看看我的湖南老乡!”毛泽东人未至声先到。张辉瓒先是一愣,随即一鞠躬:“润之先生,久违了,别来无恙。”他与毛泽东同是湖南人,北伐前还曾见面过。

  毛泽东莞尔一笑:“总指挥先生,你气势汹汹叫嚷要剃了朱毛的头,请问到底是谁剃了谁的头呀?”张辉瓒一脸尴尬,连声“不敢”。

  毛泽东叫人搬来一张凳子,招呼张辉瓒坐下,简要介绍了红军的俘虏政策。

  张辉瓒听得很认真,还不住点头。此时此刻,他最关心的是自己的性命,见毛泽东、朱德和善待人,大着胆子要求:“请润之先生,还有朱总司令高抬贵手,格外开恩,放我一条生路。只要不杀我,要钱要枪都可以,还有医药也可给。”

  毛泽东与朱德表态可以考虑,张辉瓒喜出望外。

  还有紧张战斗在后头,毛泽东、朱德决定把张辉瓒暂交当地苏维埃政府看管,特地叮嘱:“严格执行俘虏政策,不要使张辉瓒挨冻受饿,不能虐待他。”

  红军连打胜仗,粉碎了国民党军的围剿。毛泽东兴奋之余,龙飞凤舞,狂草了本文开头的《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词。

  围剿失败,“剿共”总司令、江西省主席鲁涤平向蒋介石报告:龙冈一役,18师片甲不还,张师长下落不明。蒋介石回电狠狠训斥了一顿,令疾速派人潜入苏区,打探张辉瓒的去向。为防动摇军心士气,蒋在“总理纪念周”上发表谈话:“赣省剿匪,18师稍有失利,此乃过程中所必然,各军更可多得经验,以达最终之胜利。”对张辉瓒,则称“受伤不知下落”。

  然而,18师被全歼、张辉瓒被俘的真相还是传了出来,《大公报》披露:“张师七千余人牺牲,张被捕去。”再也难以自圆其说了,国民党中央社承认“张师长为匪所执”的同时,大肆渲染张师如何浴血奋战。张辉瓒的妻子朱性芳得悉丈夫被俘后,焦急万分,几次去见鲁涤平,又哭又闹,要他用钱物赎回丈夫。湖南军政大员程潜、唐生智、何键等致电南京,建议营救张辉瓒。

  蒋介石为示对部属的关怀,令鲁涤平设法与中共方面接洽“赎张”,许以释放政治犯,付给20万块银元、20担医药为交换条件。 中共中央同意南京方面赎人,交由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负责。周恩来选派军委副秘书长李翔梧、中央特科人员涂作潮为代表,随王信一去南昌具体会商办理,又以中央军委的名义,通知毛泽东、朱德作好释放张辉瓒的准备。

  批斗被杀,首级顺江漂流

  国共交战以来,张辉瓒是被俘的第一个国民党中将师长,军阶与职务之高前所未有,因此就如何处置他,苏区中央局作了专门研究。

  会上,毛泽东、朱德提出,张辉瓒既已投降了,又愿输送武器金钱医药,就应按俘虏政策给予优待;甚至可以利用其一技之长,充当军事理论教员。然此时的苏区中央局尚在左倾冒险主义者控制下,正大张旗鼓“肃反”,连偶有错误言行的同志都无情打击,岂肯放过张辉瓒这个有民愤的国民党降将?称张罪大恶极,死有余辜,非杀不可。毛泽东据理力争:“实践证明,优待俘虏有利于瓦解敌军,壮大自己。张辉瓒不是没有可杀之罪,而是杀之有违我党我军的俘虏政策,给国民党诬蔑宣传以口实。总之是,杀之于我不利。”朱德也主张不杀张辉瓒,留着他可以解决根据地的困难,诸如武器装备、医药等,还可换回狱中同志。

  反对者固执己见,坚持要杀。毛泽东愤然作色:“诸葛亮尚且能七擒孟获,化敌为友,我们共产党人为什么古人都不及,连两擒两纵都做不到?” 争论既久,难以统一,最后决定汇报中央定夺。

  然而东固地区苏维埃政府领导人,此时以张辉瓒民愤极大为由,背着毛泽东、朱德杀了张辉瓒,演出了有损红军俘虏政策的愚昧一幕——

  1931年1月28日,东固苏维埃政府在富田召开公审大会。听说是公审“张屠夫”,男女老少蜂拥而来,多至三千余人。口号声中,张辉瓒被五花大绑推上土台,干部群众抢着控诉其罪行,声泪俱下。因记着毛、朱“不杀”的承诺,张以为只是批斗一下让老百姓消消气,所以低着头还自称“有罪”。及至听到宣判死刑时,吓得面无人色,大叫“饶命”,却哪里管用?会场上“剥皮”、“抽筋”的口号此起彼伏。张辉瓒被推到乱坟岗里一枪了结。

  苦大仇深的民众仍不解气,将张辉瓒的头颅砍下装进竹篓,用红布包裹,上书“张辉瓒首级”五字,固定在张氏宗祠木匾上,放进赣江,让它顺水飘到南昌去,给鲁涤平乃至蒋介石报丧。张辉瓒的首级随波逐流而下,4天后的2月2日,被驻防吉安的白军哨兵发现。

  哨兵把张的头颅送往吉安城中,师长罗霖召来留守的18师官兵辨认,确认无疑,于是电告南昌的鲁涤平及坐镇督察的军政部长何应钦。鲁涤平闻报后失声痛哭,于6日派人至吉安,把张辉瓒的首级迎来南昌。何应钦将张辉瓒“成功成仁”的经过,添油加醋报告给蒋介石,建议厚葬优恤。蒋介石复电何应钦:中央以张师长死难壮烈,准予国葬,照陆军上将例褒奖抚恤,由江西省政府拨款1万元办理丧事。

  因只有头颅而没有身躯,何应钦找来木工雕匠,限时制作了一个与张辉瓒一样胖瘦长短的树木肢体,与头颅连接起来,又定做了一口价值千余元的楠木棺材。9日中午,在何应钦、鲁涤平监视下,张辉瓒的人头木身尸体着装整齐,被放进棺材。 经由蒋介石核准,张辉瓒入土长沙岳麓山。张辉瓒的灵柩先移往九江,从水路运至汉口,转火车到长沙。何键在车站摆设祭坛、悬挂祭幛,焚烧纸钱香烛,召集了10万人迎灵祭奠。继而组织党、政、军及社会各界公祭,前后忙碌了两个多星期。3月29日下午,张辉瓒的棺材抬至岳麓山半山处下葬。墓前竖碑,正面刻有蒋介石写的“魂兮归来”。

  多年后,朱德忆起往事依然痛心:“按说真不该杀张辉瓒。如果当时留着他,不但可以解决根据地的不少困难,还可以用他做人质,换回许多狱中的同志,可是把他杀掉之后,蒋介石为了报复,立刻处决了我们许多被捕的共产党员,其中包括几次起义失败后被俘的军官……”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