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核心提示:盗墓者的肆意入侵,让文物保护部门不得不在这片“生命禁区”里日夜看守。但罗布泊实在太大了。仅楼兰古城一处遗址的面积就约12万平方米。而作为最基层的管理方,楼兰古城所在的若羌县全县人口仅有3万多人,县文物局只有12个编制,该局下属的楼兰保护站更是只有4名站员。

  曾有专家来到若羌县后感慨:我们拿什么保护你,楼兰?

楼兰(来源:人民网)

   引言:在广袤的罗布泊上,仿佛死寂般的荒芜里,千年古域楼兰古城以及小河墓地、圆沙古城、注宾古城等等古遗址和神秘墓葬的光芒,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幽灵般穿梭其中的盗墓贼。

  盗墓者的肆意入侵,让文物保护部门不得不在这片“生命禁区”里日夜看守。但罗布泊实在太大了。仅楼兰古城一处遗址的面积就约12万平方米。而作为最基层的管理方,楼兰古城所在的若羌县全县人口仅有3万多人,县文物局只有12个编制,该局下属的楼兰保护站更是只有4名站员。

  曾有专家来到若羌县后感慨:我们拿什么保护你,楼兰?

  去年12月,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若羌县文物局、公安部门接到楼兰保护站工作人员的报警后,在楼兰古城附近抓获了4名盗墓贼,之后这4人被判刑。但上周,记者赴若羌县采访时得知,这4名盗墓贼认为“挖了个旧木头盘子,就判10年,判得太重”,已提起上诉。谈及此事,若羌县文物局局长焦迎新颇感无奈地说,目前保护仍面临着资金缺乏、人员紧张、相关法规滞后、民众文物保护意识淡薄等问题。可以说,经过10年努力,对楼兰的保护才刚刚起步。

  “最近,我只能‘躲’在这儿把三普(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的资料整理出来。要不然,找我的人多、事也多,这活儿完成不了。”上周,记者在库尔勒市采访巴州文物局副局长覃大海时,他“埋”进资料堆里,已经几天没好好休息了。

  “巴州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8处、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30处。国保单位的数量在全疆各地州里排第二。但巴州文物局加上巴州博物馆,工作人员,一共12人。”覃大海说,“真是《天下无贼》里葛优那句话,21世纪最缺的是人才。”

  对巴州文物局而言,很多时候,恨不得把一个人分成几个人用——国家启动的三普项目必须按时完成,自治区文物局下达的各项工作必须落实,各县文物局定期汇报上来的材料也得有人整理,同时局里日常的工作还得开展。当然,楼兰一旦发现盗墓贼,局里人接上电话,肯定得一个蹦子跳起来,立即往600多公里外的楼兰赶。“老实说,对文物保护,很多时候,我们力不从心。”覃大海说。

  而提到楼兰盗墓,覃大海更是直挠头。“没去过楼兰的人,看到楼兰俩字,估计首先想到的是神秘啊、宝藏啊之类的,而对我来说,楼兰就是风沙、破路、暴晒的代名词。”覃大海说,“你想像不出那里有多大。我们局12个人就算全撒到楼兰保护区里,就像撒胡椒面一样,根本看不见人。”

  说到楼兰保护工作的辛苦和难度,覃大海说:“真正辛苦的是若羌县文物局、楼兰保护站的人。那么大的保护区,他们日夜守着,条件艰苦不说,搞不好还有生命危险。”

  据了解,楼兰保护区内,没水、没人、没啥植物,几万平方公里都是开放的无人区,里面大大小小的雅丹多得数不清(当地人管耸立在戈壁上的山丘叫雅丹),如果几个人绕在雅丹后面跟你“捉迷藏”,找起来非常困难。巴州境内8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处在这个区域内,包括楼兰墓群、楼兰古城遗址、罗布泊南古城遗址、米兰遗址。由于地形复杂,楼兰保护站工作人员骑摩托车猛跑一天,才能把保护区走个大概。

  “楼兰保护站一共就4个人,因为一进楼兰就一两个月不出来,所以其中一个人可以在县上轮休,这样一来,每天得有两个人外出巡逻,保护站里就剩一个人留守。”若羌县文物局局长焦迎新说,时间长了没人说话,保护站的人都变得不爱说话了。不过,焦迎新觉得,今年算是条件最好的一年了,若羌县文物保护管理所升级为若羌县文物局,县上给批了12个编制,现在招聘了6个人在岗。“有的县文物局就两三个人,我们县算人手多的了”。

  对于楼兰保护站,焦迎新介绍说,2000年前后,楼兰保护区内包括周边和田地区民丰县等地,盗墓活动太猖獗,当地政府才下决心在楼兰保护区里建保护站,展开巡逻和保护。

  “2002年、2003年,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摄制组,还有一个内地来的探险队进入楼兰保护区后,都遭遇了盗墓贼,这些事传出去后,当时在国内引起很大轰动。”焦迎新说,“而且有被抓捕的盗墓贼供述,当时在黑市上,新疆文物的价格一直在飙升,国内一流画家的画按平方尺计价,而新疆出土的古代毛织品按平方厘米计价。我们再不进楼兰展开保护,楼兰的古墓很快会被盗光。”

  据若羌县文物局的工作人员回忆,2003年建站之初,楼兰保护站就是一顶帐篷,经常一阵大风吹过来,帐篷就飞上天了。由于保护区自然条件恶劣,保护站的物资必须由县上供给,但遇恶劣天气供给车进不去,他们就面临断水、断粮的危险。“有一次夏季六七月份楼兰最热的时候,突遇大沙尘,供给车进不来,我们的人就靠一点挂面、一桶水坚持了一个星期。”焦迎新说,“冬天,保护区风大,特别冷,帐篷实在住不了,大家自己挖了地窝子住。”

  除了工作条件艰苦外,楼兰保护站的工作人员目前没有人获得执法证,也就是说,他们遇上盗墓贼只能说服教育,没权抓人、罚款。他们只能向县文物局和公安局报告,但楼兰保护区到县上距离较远,等警方的人赶来,盗墓贼早没影了。

  而且,一旦正面遭遇盗墓贼,楼兰保护站的工作人员还面临着生命危险。“有些盗墓团伙甚至有武器。”焦迎新说,“我一直叮嘱保护站的兄弟安全第一,文物保护固然重要,但不能拿命和他们拼。”

  “我觉得,和以前比,现在保护站的条件好多了,有卫星电话了,我们随时可以打电话报警。”楼兰保护站的工作人员高礼涛说,“去年315国道修好后,从县上赶到保护区只需6个小时,抓捕盗墓贼迅速多了。”

  实际上,去年12月份,楼兰保护站发现一伙盗墓贼后,打电话向巴州文物局、若羌县文物局汇报,6小时后,民警赶到,追捕两天两夜后,现场抓获两名盗墓贼,并很快将盗墓团伙共4人全部抓获,这种迅速抓捕以前是很难实现的。

  此外,近几年,随着国家对文物保护的重视,县财政收入的提高,楼兰保护站的条件得到了改善,站内装备了摩托车、卫星电话、太阳能发电设备。由于去年楼兰保护站获得了“全国文化系统先进集体”荣誉称号,今年,自治区文物局还给拨了30万元资金,保证了保护站今年的工资。气候恶劣的月份,站上人的工资也上浮到2000元左右。

  眼下,焦迎新最大的心事,是关于楼兰保护站下一步的建设。他非常想给楼兰保护站争取几个正式编制,“条件这么艰苦,没有编制,很难留住人。再说没编制,人员工资只能由县文物局想办法,工资水平得不到保证。有了编制,他们的工作积极性肯定不一样”。

  另外,保护资金不足的问题仍困扰着焦迎新。保护站有的地窝子需要维修了;因为没有瞭望塔,工作人员现在每天站在屋顶上瞭望。“房子本来就不结实,再说,高高的瞭望塔对盗墓贼也是个震慑”。

  说到盗墓贼,焦迎新更恨那些晃悠在若羌县、尉犁县等地的文物贩子,多年和盗墓贼交手,焦迎新发现,一些当地农民冒着极大风险进入楼兰保护区盗墓,大多是受文物贩子的诱惑。

  2000年左右,在尉犁县、若羌县、包括和田地区的民丰县就开始流传着有人因盗墓一夜暴富的传说。有的说,有人在楼兰挖出一块彩绘棺材板,被文物贩子开价100万元收走了;还有的说,有人从楼兰挖出来的干尸,文物贩子出六七万块钱当场收走。

  “这些传闻多了,难免有人铤而走险。”覃大海说,“可楼兰并不是捡宝地。我在巴州文物系统工作了20多年,去了楼兰二三十趟,也没随手捡个宝贝回来。按我们以往抓捕的盗墓贼的供述,文物贩子故意将收购价格报得很高,但盗墓得来的东西,如果没人收购,就是废物。文物贩子正是看到了里面的玄机,即便文物真被盗出来,他们也会压低价格。而且法律规定,盗掘、破坏文物量刑较重,而贩卖文物量刑相对较轻。”

  以去年12月被抓捕的4名盗墓贼来说,在今年5月的一审判决中,4名盗墓贼,主犯吾某被判12年,另外三人吾某某、巴某、亚某各被判10年。他们4人闯入楼兰,几天之内盗墓的惟一收获是一只带有四足的陈旧木盘。焦迎新认为,这个木质漆器木盘有上千年历史,经济价值虽然不高,但具有历史价值。由于楼兰古城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按刑法规定,盗挖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刑期在10年以上。

  此外,覃大海介绍说,由于相关法律法规的建设滞后,全国各地文物市场都处于一种无序的发展状态。这也给了文物贩子较大的交易空间。《文物法》规定,我国只允许合法的文物商店和文物拍卖机构存在,但目前各地由文物市场变身的“旧货市场”、“古玩市场”普遍存在着私下进行文物买卖的现象。

  “乌鲁木齐的一些古玩市场我也去转过,我看,不能说里面交易的都是假东西。”覃大海说,“我国规定1949年前的文物不许出口,但在国内交易文物就是合法的吗?实际上,这种交易同样会使文物价格飙升,催生盗墓事件的发生。”

  记者离开若羌时,焦迎新正在给楼兰保护站准备补给物资,正在县上轮休的高礼涛告诉记者,站上养了几只母鸡、一只狗和一群鸽子,尽管苦,兄弟们还是会在楼兰保护区坚守下去。“这地方,总得有人保护,呵呵,这是必须的。”高礼涛说。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