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爱西柚推荐

视频专辑热播榜


首播

重播

名将粟裕珍闻录

  《文汇读书周报》报道:《名将粟裕珍闻录》(张雄文著,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是迄今为止第一部全方位介绍粟裕大将丰功伟绩和生平轶事的著作,独家披露粟裕将军与中国第一代核心领导人的交往秘闻,解密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还原了粟裕“常胜将军”、“我军最优秀的将领”、“尽打神仙仗”的军事家、战略家的形象。

  井冈山的“老人”:名将是怎样炼成的

  粟裕第一所“青山大学”,是江西的井冈山。

  毛泽东对林彪、罗荣桓格外信任,总将红四军及其发展而来的红一军团、115师和东北野战军(第四野战军),都交给他们两人掌管。即便他们或伤或病,需要离职休息疗养时,毛泽东也绝不假手他人,必定留下他们中的一个在部队领军。

  1938年,林彪阴沟里翻船,遭友军小兵误伤,不得不去苏联就医,毛泽东便让罗荣桓担任代师长,全盘统领115师;1946年7月后,一年多时间里,罗荣桓到苏联治疗肾肿瘤,毛泽东就让林彪一个人军政全兼,统领东北民主联军(后改称东北野战军)。

  而当林彪离开部队,在延安休养的1943年1月后,罗荣桓肾脏病变,时常尿血,向毛泽东恳切提出准许“休养半年”时,毛泽东却回电坚决地说“暂时很难休息”。他还格外“加恩”,提升他为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115师代师长兼政委。

  罗荣桓便只好勉为其难,继续“横戈马上”,一直带病苦苦支撑数年,成为后来英年早逝,年仅61岁的重要原因之一。

  直到1945年6月,毛泽东见罗荣桓依旧尿血不止,已有性命之忧,才电告他“拟派林彪同志来鲁”,准备让林彪前来替换他的班。

  这除了林彪、罗荣桓两人的过人才干外,自然还基于他们倍受毛泽东的信任,是井冈山上的“老人马”;红四军及其发展而来的主力部队之源,也正是井冈山。

  粟裕因有17年不曾和毛泽东见面,没有达到以上诸人所受信任的程度。但因为他们曾有一座共同的山,是井冈山的“老人马”,一起吃过红米饭,喝过南瓜汤,解放战争里,粟裕也还是受到了毛泽东相当的信任和器重。

  1927年4月,朱德率领南昌起义余部辗转赶赴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师,两支队伍合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这时候的粟裕,就站在朱德的队伍里,傻傻地微笑,一脸激动地看着朱毛两双大手紧紧握在一起。

  他随二十四师教导队参加南昌起义后,一路跟随朱德辗转上了井冈山,担任叶挺独立团主力组成的红28团5连党代表。从此,他一生的命运也和朱毛连在了一起。

  1928年6月,蒋介石从湖南、江西两省各抽调5个团的兵力,分两路第四次“进剿”井冈山。湖南吴尚5个团由茶陵推向宁冈,江西杨池生、杨如轩的5个团,则由吉安推向永新。

  这不过是“分进合击”的老套路,毛泽东、朱德早已是洞庭湖上的“老麻雀”了,有的是办法。他们指挥红四军沉着应战。红四军主力按毛泽东、朱德的部署,一枪不放,主动撤出了永新县城,退到位于井冈山中心的宁冈。同时,毛泽东、朱德打算控制杨池生、杨如轩进攻的必经之路新、老七溪岭,等待机会予以痛歼。

  粟裕此时改行做了军事干部,担任28团的连长。红四军军长朱德命通讯员火速找来粟裕,告诉他严峻的敌情,并亲自交给他一个任务:控制老七溪岭。

  粟裕知道有大仗打了,十分兴奋,当即表示保证完成任务。但当他带全连跑步迂回,气喘吁吁赶到老七溪岭时,却发现杨池生、杨如轩的右路先头部队已“先到为君”,抢先一步,占领了该地制高点。

  这时,山头上“两杨”的云南兵们大概过足了鸦片瘾,正气宇轩昂,洋洋得意,站在制高点上“观山景”,似乎也在嘲弄粟裕和他的红军。

  七溪岭山峦重叠,地形险要,易守难攻。粟裕知道,若完不成朱德当面授予的任务,控制不了该地,将给红四军和井冈山根据地带来巨大损失。他立即组织部队攻击,尽管红军战士们前仆后继,但不利的地形和缺乏重武器,使他们从早上打到中午,多次“刀枪扑去争山顶”,都铩羽而归,未能成功。

  强攻不行,粟裕考虑还得智取。半天激战后,双方都十分疲劳,体力用到了极限。红军冲锋的枪声一停,山头的云南兵到了久盼的周末一般,马上松懈下来,一个个横七竖八歪倒在地,猛吸鸦片,准备补充“能量”。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粟裕立即令部队隐蔽接近山头,突然发起攻击。此举出其不意,瞬间就突破了对方的防御阵地。

  粟裕身先士卒,冲在连队的最前面,以矫健而神速的动作跨上了制高点。他稍稍定了定神,回头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身后只跟上来9个战士,其他人还远远落在后面,而四周全是黑压压的国军。

  这回可是将自己送进狼群了!继续冲过去,敌众我寡,无异于以身饲虎;但退下山去,等于又一次进攻失败。

  粟裕紧张地思考着。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粟裕没有再犹豫,当即把9个人分成两组:6人牢牢控制制高点,接应后续人马;自己亲自带3个人,越过山顶,继续猛打惊慌失措的国军。

  翻过一个山坳,粟裕发现有100多名国民党兵猬集在一起,慌不择路,准备逃窜。他立即冲过去挡在前头,以当年长板桥前张飞的气概大声怒吼:“放下枪,你们被俘虏了!”

  留在制高点的人中恰巧有个司号员,见此情景,灵机一动,连忙上前几步,鼓起腮帮,使劲吹起了冲锋号。另一个战士也十分灵泛,不断地挥动红旗,似乎在给大队人马指示攻击方向。

  这股国民党兵一时呆了,不知上来了多少红军,后面又还有多少人马,多年“拼搏疆场”、劫后余生的经验告诉他们,“好死不如赖活着”,幸许祖宗显灵,还可以优待回家,于是都纷纷“积极配合”,老老实实放下了手中的枪。

  粟裕十分机警,先命令把枪机卸下,才叫他们“帮忙”打扫战场,背着各自的枪下山。4个人以“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胆识,一下子捉了100多名俘虏。

  国民党兵被粟裕的勇气完全镇住了,无人敢有丝毫乱说乱动,乖乖走向俘虏收容所,成为粟裕的“战利品”。

  控制了这一制高点后,毛泽东、朱德的反“围剿”大获全胜,歼敌一个团、击溃两个团。红四军主力乘战胜之威,一路穷追猛打惊弓之鸟一般的云南兵,收复了才丢失几天的永新县城。

  红四军官兵有着节日般的喜悦,军中很快就传唱起两句顺口溜:“不费红军三分力,打败江西两只‘羊’(指杨池生、杨如轩)。”

  这一仗中立下大功的粟裕,因为精彩的指挥和勇猛的战术,被军长朱德夸奖为“青年战术家”。

  这一美名,连同期最“牛”的青年将领林彪也不曾有过。因此,迅速在井冈山上传开,成为将士们茶余饭后、战斗间隙的一段传奇,也成为粟裕这位井冈山“老人”一个深深的足迹。  

视频集>>

热词: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台推荐